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穿越之鬼医凰妃

作者:姜小雨 | 言情小说

收藏

  她,是大名鼎鼎大名的罗刹鬼医苏酒儿。一夕再次穿越,成了相府最毫无用处的九小姐苏倾酒。他,是齐国战无不胜的大将墨轩,被赐以国姓。运筹帷幄,却要占居轮椅之上。利益的驱使或者命运齐国的都城霁城,到处都是绯红一片,鞭炮声与锣鼓声响成了一片。。

第9章 适时,讨好正主_穿越之鬼医凰妃_ 苏酒儿, 齐墨轩

    “你给他留的是什么啊?”,齐墨轩附在苏倾酒的耳边问着。苏倾酒而已扭头就会觉得脸颊触碰了柔软细腻的东西,不需要想也明白是什么。感觉到气氛的不对,齐墨轩把头靠向了另一侧,眼苏倾酒只是转头就觉得脸颊碰触了柔软的东西,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感觉到气氛的不对,齐墨轩把头靠向了另一侧,眼神依旧看向苏倾酒。。...

    “你给他留的是什么啊?”,齐墨轩附在苏倾酒的耳边问道。

    苏倾酒只是转头就觉得脸颊碰触了柔软的东西,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感觉到气氛的不对,齐墨轩把头靠向了另一侧,眼神依旧看向苏倾酒。

    “这是我作为主子的能力,他现在一定在膜拜我”,苏倾酒靠在齐墨轩的耳边得意的说。她的脸庞微微泛红,却依旧遮不住她得意的笑容。

    “真是个鬼精灵”,齐墨轩伸手捏住了苏倾酒的鼻尖。

    这一举动实在颇为亲密,苏倾酒愣神。有些想不明白,她与齐墨轩不过才认识一日,她对他的行为举止不仅没有厌烦,甚至还有默许的意味,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们是一类人,所以自来熟快了点吗?

    “我睡会,你慢慢看书”,苏倾酒连忙回到自己的椅子上,闭上了眼睛。这感觉来的怪异,她不想多想,保持现状就很好。

    “好”,齐墨轩抬起了头。适时三月,桃花开的美艳,花自飘零人长叹。若不是苏倾酒的意外到来,他的生活想必会那样一直无趣下去吧!

    “喂,苏倾酒你懂音律吗?弹琴或者吹笛子”,齐墨轩淡淡的问道。

    苏倾酒睁开了眼,幽幽的说道:“你说我是会呢?还是会呢?”。

    “呵,哈”齐墨轩露出一丝愉悦的笑容,“想不想风雅一下,有时间我们奏一曲可好?”。

    苏倾酒把手放在脑后,飘落的桃花落在了额头上,风雅这个词她多少年不曾听过了。她想说,她这人风雅不起来。不过,偶尔单独的一下似乎也没什么。

    “齐墨轩你刚才是不是不知道叫我什么?”,苏倾酒有些随意,到目前为止她直呼对方名字,对方也未曾反感。可是,齐墨轩似乎不太习惯叫她名字。

    “叫我酒儿吧,我习惯这个名字”,苏倾酒认真的说道。

    “酒儿……”,齐墨轩轻声细说,似在回味一样。颓废的日子齐墨轩嗜酒如命,越沉的酒越香,不知道为什么,他忽而觉得苏倾酒会是他喝酒的终结。

    不过怎样,都捉摸不透!

    念了几遍之后,齐墨轩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酒儿比起苏倾酒全名似乎是更要亲近一点的,他有种冲动,他想听听苏倾酒如何唤他。

    “我唤你酒儿,与之对应的你会唤我什么?”齐墨轩小心的试探着,带着莫名的期待和激动。

    “阿~轩”

    齐墨轩慢慢的回头,女子肆意的笑着。高举的手臂穿过飘落的花瓣,那样清澈的眼神未曾沾染过尘世。那一刻,齐墨轩想到了永远……

    “以后,就这样唤我吧”,齐墨轩拿起腿上的书遮住了面容。他忽然发现,他有点不敢面对苏倾酒那样的眼神。

    “不,才不”,双手伸起手指交叉在一起,苏倾酒坚定的说道:“王爷那会称我喂,是因为我与王爷很陌生。恕我直言,我觉得我们的关系还没有好到,我可以那么自然的那样称呼您”。

    “王爷,您还是安心看书吧,我真的要休息了……”

    苏倾酒的话始终在心头回绕不去,齐墨轩叹了一声气,索性放下了手中的书。他靠在苏倾酒的椅子旁边,顺势让苏倾酒靠在他的肩头。

    看着苏倾酒熟睡的面容,齐墨轩忽然觉得有些困顿,不自觉的闭上了眼睛。

    这一觉他睡得异常的安心,从前的担忧烦恼似乎在看到了那个笑脸以后,都显得那么不重要了。齐墨轩忽然觉得,与苏倾酒的意外结合是他此生最幸运的事,那些算计的人没有想到。

    那个最不可能脱离掌控的人,已经离开了预定的路线。

    “你醒了,我只是想看看你能睡多久,没想到……”,齐墨轩望着窗外,抑制住内心的笑声。

    苏倾酒抬头,窗外已染上了夜色。而齐墨轩那刻意伪装的淡定,她也不想多说什么了。既然事也如此,那她能怎样?

    “你惊讶什么?我还惊讶呢,我还以为我把今天睡过去了,没想到才只是过了半天……”

    这算什么?好没底线的感觉。齐墨轩看着苏倾酒,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说些什么话反驳。最后无奈的说道:“饭菜在桌子上,吃完再休息吧!”。

    这一日又算是过去了,苏倾酒面无表情,手中的刀却是飞快的动着。她有很多的事想不明白,还有就是她要归宁,也就是回相府,这事怎么做才算自然?

    “你,会武功吗?”,苏幽瞪大双眼,小心的问道。

    “你觉得来?”苏倾酒不以为然反问道。

    “看好,这三道菜是怎么做的,限你十天之内把味道做个七八成像”苏倾酒一边翻着菜一边和告诫着身旁的苏幽,“还有,这几天你做的菜可以带回去,我不觉得你这几天能做出我做的这个味道……”。

    “不要太小瞧人”,苏幽有些生气,他很不喜欢苏倾酒看不起人的语气。

    菜已出盘,苏倾酒拿着菜板开始剁肉,她取一点熬粥。粥,苏幽是不用学的,这可是苏倾酒今日近厨房的主要原因。

    “让我瞧的起你,你要是能剁出我这种水平的肉沫,我以后和你说话保准客气……”

    肉是苏幽买的,上面包着一层油纸,而苏倾酒在剁肉的时候,底下还铺着油纸。苏倾酒指着油纸道:“你过来看一看,你什么时候做到这样再说吧!”。

    “嘚瑟什么啊?剁肉,谁不会”苏幽拿着筷子挑开肉沫。对此他只能说,苏倾酒做的快而已,如果熟悉他也能。可是他看到了底下的油纸,忽然觉得梗塞无比。

    油纸之上的肉沫可以说是肉泥也不为过,而油纸之上却是一道刀痕都没有。对力道把握道什么程度,才可以做到如此?

    苏幽愣在菜板前,他要做到如此地步,估计至少需要时间不是天也不是月,而是以年来算了。

    舌尖的味道久久不散,苏幽第一次觉得美味的东西也着实让人难以下咽。

    “不和你说了,我还有正事干”,苏倾酒吃了点自己做好的菜,然后端起粥提醒道。

    苏幽缓过神来,忽而问道:“你做的这粥,我不需要学吗?”。

    “当然不需要了,你要是会了,那我干什么?”苏倾酒眯起一双凤眼,笑意渐浓。

    “这粥可是我去讨好正主的,哪能让你学了去?”

    “你还需要讨好正主?”,苏幽不确定的问,他不明白苏倾酒是怎么想的。

    苏倾酒翻了一个白眼,道:“你说你和我年龄相仿,我说过我们说话不用那么主仆那么客气,但是你好歹给我长点脑子。难道,你没听过大树底下好乘凉吗?”。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