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穿越之鬼医凰妃

作者:姜小雨 | 言情小说

收藏

  她,是大名鼎鼎大名的罗刹鬼医苏酒儿。一夕再次穿越,成了相府最毫无用处的九小姐苏倾酒。他,是齐国战无不胜的大将墨轩,被赐以国姓。运筹帷幄,却要占居轮椅之上。利益的驱使或者命运齐国的都城霁城,到处都是绯红一片,鞭炮声与锣鼓声响成了一片。。

第6章 趴在你怀里休息_穿越之鬼医凰妃_ 苏酒儿, 齐墨轩

    “你这样就没办法让我想起一个词,恋童!”,苏倾酒哈哈大笑,“哈哈~”。迅速请移到冷血无情的面前,背后之人一瞬间铁青了脸,而房间之内的另一人拼命地忍着笑意,忍的也是十分幸苦。齐齐墨轩握紧拳头“咯咯”作响,苏倾酒却是埋头割着腐肉。。...

    “你这样就只能让我想到一个词,恋童!”,苏倾酒大笑,“哈哈~”。快速移步到冷血的面前,背后之人瞬间铁青了脸,而房间之内的另一人拼命忍住笑意,忍的也是非常辛苦。

    齐墨轩握紧拳头“咯咯”作响,苏倾酒却是埋头割着腐肉。

    “喂,你过来?”,苏倾酒叫道。冷血的事算是事发突然,麻沸的东西她并没有准备,因为这个时间不太够。

    即便她有办法延长冷血治疗的时间,但是为此耽误她睡觉的时间,她是绝对不愿意的。毕竟冷血这个人和她没什么交情,一见面还看不起她,这样的人就得让他好好体会一下。

    “你叫什么?你来和冷血聊聊天,让他时刻清醒,别晕过去了,一会你们王爷还问话呢”。

    水生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回头看了一眼齐墨轩,没有得到答复。

    “王妃,小的叫水生……”

    “不用那么谦卑,也别说那些言不由衷的话敷衍我”,苏倾酒没有抬头,继续手里的动作。冷血中的箭勾着血肉,她只凭一把匕首有些费力,这绝对是个考验技术与耐心的活。

    “冷血大哥,你有什么话想对水生说的吗?”,水生窘道。

    那么长时间就想到这么一句话,苏倾酒感到汗颜。一心两用对她不算难事,水生这话,她也只能判断这两个人认识。

    “没有”,冷血冷然道。手臂上的疼痛让他开口都觉得费力,他不明白苏倾酒为什么还要让水生和他聊天?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难道苏倾酒现在正报复他?

    “冷血大哥,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水生再次问道。

    “噗~”,苏倾酒咬着嘴唇,冷血已是脸涨得通红。没话找话聊,这绝对也是门学问。

    得,别聊了,再聊冷血估计也忍不住了!

    “水生,你去熬药吧!桌子上,有药方”,苏倾酒吩咐道,“顺便让人做个银耳羹,你家王爷他饿了……”。

    这个环境着实不能再待下去了,水生连忙点头说好。临行前,又看了一下齐墨轩。齐墨轩的嘴角挂着笑容,水生带着药方关上房门离去了。

    银耳羹?似乎王爷不怎么喜欢吃啊!冷血转头看向苏倾酒。这个女人可真是胆大啊,睁着眼说瞎话脸不红心不跳的,明明是自己饿了,却非得说是他家王爷。

    最让人不解的还是他家王爷,竟然什么都不说默许了。

    “你忍耐力,还真不错啊”,苏倾酒说了一句尽是夸赞的话。

    冷血尴尬一笑,他与苏倾酒相处不长,但是深感对方脾气古怪。这样的人同他家王爷一样,还是少说话微妙。

    “一般,一般……”,冷血淡淡说道。

    “哦,是吗?”苏倾酒拿起了手上的针线。这线她仔细检查过,虽然比不上现代缝合用到的线,但是用用也没什么大问题。

    “你打算干吗?”,齐墨轩惊道。伤口处理好了,就该上药了,苏倾酒这是要做什么。

    “不知道了吧”,苏倾酒得意一笑。她这做法,估计一百个大夫里也找不出一个,但是这绝对对恢复伤口有好处。

    “我要缝合他的伤口,解释我就不说了,不会有问题的!”。

    “你!”

    在齐墨轩与冷血的叫声中苏倾酒缝合了起来,一个行动不便,一个重病在床,水生不在,完全只有看看的份。

    “不是说好信我的我,你现在是在……”,苏倾酒勾勒出一丝冷笑。

    “对不起,我只是……”,齐墨轩眉头紧皱。不知道说什么好的他,选择了道歉。

    “好了”,灵巧的打了一个结,撒药,包扎,动作一气呵成。

    五千两黄金到手,苏倾酒不觉得心情愉悦起来。回头看见齐墨轩纠结的脸,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来?我没听见”。

    说什么?那是道歉。王爷没说过“对不起”吧,冷血在心里暗自遐想。今天的王爷,真是太有问题了!

    “你过来抱我一下齐墨轩,我动不了了,腿麻……”,苏倾酒撇嘴道。医疗条件太差,全靠她一人撑场,现在撑不住了。

    “哦”,齐墨轩张开了双臂,完全没有考虑苏倾酒说的话。

    “齐墨轩,我先眯会,一会吃的到了叫我”

    “苏倾酒,你!”,齐墨轩揉了揉太阳穴,此刻,他需要冷静。

    这算不算彻底利用?苏倾酒整个人都贴在了齐墨轩的身上,令他动弹不得。银耳羹,假借他的名义,还叫着他的名字。

    “王爷……”,冷血轻声说道。

    “你怎么样?”,齐墨轩问道。床边周围血迹斑斑,苏倾酒的太多做法他理解不了。好在,冷血的气色好了很多。

    “王妃医术很高,感觉好多了”,冷血微闭着眼睛回答道。

    认可了?齐墨轩收回视线重新看怀中的人儿。小小的人儿还在酣睡,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细长的睫毛微微颤动,脸上还流露出有一丝痛苦的神情,视线往下齐墨轩看到了苏倾酒的手臂,一道又一道伤痕有新伤有旧伤。

    “相府,真是可恶!”

    “王爷,你怎么看王妃?”,冷血凝声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我愿意相信她。既然她已是我的王妃,顺其自然吧”齐墨轩把脸靠在苏倾酒的额头上,闭上了眼睛。

    月夜安静无声,呼吸可闻。

    水生小心的收拾,生怕打扰了轮椅上的两人。齐墨轩睁开了眼睛,有些许自嘲,水生到来之际他竟然睡着了。多少年来,他不曾熟睡,未曾今天安然睡着了。

    “王爷,属下打扰……”,水生弯着腰小心翼翼的说道。

    “出去吧,今夜的事就当没看见”

    齐墨轩戳着苏倾酒的脸蛋,语气竟是连自己都想象不到的柔和,“乖,醒来吃银耳羹了”。

    “嗯,不要,要睡觉”,苏倾酒一脸困倦,竟是不想醒来。

    齐墨轩揉揉额头,照顾小孩这种事他还真做不来。不由得叹气道:“张口,我喂你……”。

    像是听到了一样苏倾酒张开了嘴,眼睛依旧紧闭。冷血半合着眼睛,这一幕不知道是好还是坏,自己的主子又有了喜怒哀乐,可是那个女子究竟信不信得过呢?

    “齐墨轩,五千两黄金……”,苏倾酒舔着嘴唇小声说道。

    “哈,真是个财迷”齐墨轩用手摸了一下怀中人儿的鼻尖,而后开心的笑了起来。他低下身在她的身边,长袖遮住了那些伤痕,只留下熟睡的笑脸。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