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穿越之鬼医凰妃

作者:姜小雨 | 言情小说

收藏

  她,是大名鼎鼎大名的罗刹鬼医苏酒儿。一夕再次穿越,成了相府最毫无用处的九小姐苏倾酒。他,是齐国战无不胜的大将墨轩,被赐以国姓。运筹帷幄,却要占居轮椅之上。利益的驱使或者命运齐国的都城霁城,到处都是绯红一片,鞭炮声与锣鼓声响成了一片。。

第4章 小试身手,立威_穿越之鬼医凰妃_ 苏酒儿, 齐墨轩

    苏倾酒躺在床上,了无生趣的旗号响指,一小团火焰在她手中熊熊燃烧又熄。控火,是她的异能。只但是她也不是很常见异能,所以她的异能有一个很非常严重的缺陷。控火范围过大或是说是控火范围过大或者说是长时间使用,她的眼睛就会短暂性失明。。...

    苏倾酒躺在床上,了无生趣的打着响指,一小团火焰在她手中燃起又熄灭。控火,是她的异能。只不过她不是很常用异能,因为她的异能有一个很严重的缺陷。

    控火范围过大或者说是长时间使用,她的眼睛就会短暂性失明。

    想到这苏倾酒盘坐了起来,她现在在古代没有古代人的内力,她若是不修炼她的异能,让人欺负了可怎么好?

    可是若是修炼,日后她肯定会有无从选择的时候使用。那种看不见的日子,她可是一点都不想再体会了。

    “究竟要不要修炼啊……”,苏倾酒暗自叹气,眉宇间多了一丝凝重。

    被苏倾酒推出去的齐墨轩,并没有招呼客人,而是去了他的小书房。房间内书籍摆放整齐,书桌之上有一张小纸条。

    齐墨轩拿起那张纸条,闭上了眼睛若有所思。选择什么,全凭他的一念之间。他,该怎么选才是对的。

    “主人,还没有找到,属下无能,请主人……”,光线照不到的地方有一黑色的身影半跪着,语气恭敬至极。

    “找不到就继续找,这次的行动不容有失”,齐墨轩冷声说道。

    他就静静的坐在轮椅之上,没有任何的动作,宛如一座雕像却散发着无比冰冷的寒气,令人不寒而栗靠近不得。

    “嘭~嘭~”,书房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什么事?说……”

    “王爷,五皇子来祝贺了,您要不要去看看……”

    “他……”,齐墨轩长叹一声转动了车轮,缓缓地离开了。他与这些皇子的关系向来不好,太子处处与他针锋相对,只是这个五皇子他终究还是……

    “墨轩哥,王妃的事是父皇的决定,我……”,齐晨哲紧皱眉头,连说话都有些不连贯。他很担心齐墨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呵呵”齐墨轩淡然一笑。齐晨哲的心情他理解,只是他似乎不需要。他的王妃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不堪,而他也离曾经的传闻很远了。

    轮椅上的手不自觉的又开始用力,齐墨轩斜靠在椅子上,身上有着拒人千里的冷漠。齐晨哲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打破现有的尴尬,只好闷头喝酒。

    “别一个人喝了小哲,苏倾酒这事没什么的”,齐墨轩说道。

    那个背影充透着孤寂苍凉,一股难以言说的疼痛令齐晨哲动弹不得。曾经那个意气风发一直孤傲不逊的人不见了,而逼死那个人的事他也……

    “不好意思,我家王爷身体不好,不能陪大家多喝了……”

    齐墨轩很快就离开了,管家开始打着圆场。这场看起来充满笑料的婚礼,也最终落下了帷幕。

    “哈~”,苏倾酒打了一个哈欠。在齐墨轩离开的时候她仔细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也顺了一下记忆。

    她,以后就是苏倾酒了。墨王妃,苏倾酒。

    控火的异能还在,她也可以选择继续修炼。只是那个弊端也还在,过火的使用异能还是会短暂的失明。

    “你醒了,睡得可好?”,齐墨轩为自己倒了一杯酒,抬头问道。

    一抬头,又是视线相对。苏倾酒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脸上还有未散去的睡意。短暂的失神,齐墨轩收回了目光。

    苏倾酒从床上起来做到齐墨轩的对面,单手撑着脸。这个人是她的夫君,虽说不准日后还是不是。但目前看来这个人还真的挺照顾她的,守了她那么久。

    这场婚事还有其他她想不到的事吗?齐墨轩这么照顾她,难不成有人要用她生事?

    “谢谢你,我睡得还不错”苏倾酒笑道。

    双手搭在一起撑着脸,苏倾酒看着齐墨轩,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可是若是一直这样四目相对,岂不是太过无聊?

    齐墨轩不去看苏倾酒的眼神,独自喝着闷酒。对方充其量是一个十三岁的孩童,他又能拿她如何?这滩浑水他已深陷其中,他又何必再添一人!

    月色朦胧,静谧无声,连呼吸都能感受的到。

    “王爷!”

    突然,门被打开了。苏倾酒回过头,只见一个身穿黑衣的人喘着粗气而来。他的左手臂还插着一支箭,像是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她是?”

    黑衣人着急的问道,左臂的伤越来越疼,带着毒麻痹的神经,他快要承受不住了。

    只要一看就知道其中的事了,苏倾酒耸了一下肩膀,她明白这事她是不能在这呆这了。她不只是个外人,还是有危险的外人。

    苏倾酒走上前去,近距离的看了一下黑衣人。嘴唇紫色中带有一丝苍白,额头之上尽是汗珠,手臂之上的血迹看不清。不过已经结痂了,看的出来已经受伤很长时间了。

    齐墨轩一脸的紧张与惊讶,努力动着轮椅,可是他却一个搀扶却做不到。急呼,“冷血,你怎么了?”。

    “哎,真是的……”,苏倾酒忍不住回过了头。背后的事她不看也知道是什么情况,她竟然想要管管,看来她也是病了。

    “齐墨轩,你”苏倾酒搀着黑衣人,二人合力把他运到了喜床之上。

    这洞房闹的可真是有意思,苏倾酒勾了一下嘴角,道:“他的毒还未侵入五脏,手臂上中的应该的是钩箭,快去找大夫好了,估计他还能撑一刻”。

    “你怎么知道?你懂医术?要不你就救救他吧”,齐墨轩握着黑衣人的手,皱着眉头说道。

    没听错吧?苏倾酒扣了扣自己的耳朵,她可是外人,这么相信她?说真的,她还真不是什么好人。

    “王爷,她是……”,黑衣人用力握住齐墨轩的手,激动的样子让苏倾酒觉得他下一刻就会昏死过去。当然这不是因为毒发,而是因为打击!

    冷血,这个名字听起来像杀手。没想到传说中的颓废王爷,果真传言什么的不可信!

    “她是我的王妃,苏倾酒”,齐墨轩深吸了一口气淡然说道。

    冷血睁大了瞳孔,看了一下苏倾酒又看了一下齐墨轩,不明白这中间到底是为什么。

    “苏倾酒,那个傻子,怎么配的上……”,冷血激动的大喊。

    “闭嘴!”,苏倾酒直视着冷血,右手的食指与中指合在一起,与之相对的就是冷血的身体上插了一根簪子。

    收回右手,双手环与胸前,眼中尽是挑动的意味。薄唇轻启,苏倾酒带着笑意问道:“你倒是给姑奶奶我继续说啊?你说一句傻子,姑奶奶我赏你一锭银子!”。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