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爱淡如水

作者:请你叫我小马哥 | 耽美同人

收藏

  怀孕十月,她被丈夫谋算,闺蜜凌辱。痛苦……生产,她正面临母子分离后,父业破产。全世界都我以为这个叫顾蔓月的女人至此衰亡,她却如倔犟蔷薇绝地复活。半年,她强势归来时!斗小三,“生孩子这点小事你也找我?我沈毅是卖给你们家还是欠了你顾蔓月啊!”电话那边,沈毅在公司的办公室里冷漠的说。。

第30章 宴会_爱淡如水_ 顾蔓月, 秦勋儒

    “没事儿,而已奶奶迷了路找将近自己的房间了,我送她回家去。”顾蔓月向秦勋儒作出解释着,但是一旁的奶奶却按耐不住了。奶奶仔细地的看了看秦勋儒身后的房间,意外发现居然是一间卧室,奶奶仔细的看了看秦勋儒身后的房间,发现竟然也是一间卧室,瞬间就皱起了眉头,“你们两个人是不是吵架了,为什么要分房睡呀?”。...

    “没事,只是奶奶迷路找不到自己的房间了,我送她回去。”顾蔓月向秦勋儒解释着,可是一旁的奶奶却按耐不住了。

    奶奶仔细的看了看秦勋儒身后的房间,发现竟然也是一间卧室,瞬间就皱起了眉头,“你们两个人是不是吵架了,为什么要分房睡呀?”

    奶奶生气的非要进去秦勋儒的房间去看看,果不其然,“你们还真的分房睡了?”奶奶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孙子和孙媳妇儿。

    “我是老了,但是我这心里清楚着呢,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吵架了,跟我说,我给你做主。”这话是对顾蔓月说的。

    顾蔓月苦笑着一张脸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老人家的这个问题,只能抬头向秦勋儒求助。

    秦勋儒接到顾蔓月递来的信号,伸手搂住了顾蔓月的腰肢,在奶奶的面前亲吻了顾蔓月的额头,顾蔓月看着秦勋儒突如其来的亲昵,大气不敢出,“奶奶,现在你看到了吧,我们没有吵架,也没有分房睡,我就是……”

    顾蔓月听着秦勋儒在那里瞎掰,说谎脸都不带红的,“我就是在这里接个电话。”顾蔓月偷偷的笑,听着秦勋儒在奶奶面前说谎。

    “哼,不管你们有没有吵架,反正从现在开始不能在分房睡觉了。”奶奶还是有些疑惑的看着秦勋儒,并且强烈要求他们同房睡。

    秦勋儒知道自己奶奶的脾气,现在被她发现了,一定是不能在分房睡的了,要不然她老人家会一直碎碎念,说不定看不到今天他们同房,就不会回去睡觉去了呢。

    秦勋儒为了安抚奶奶的情绪,答应了奶奶两人开始同房睡觉,顾蔓月只得在一旁干笑一下,不能有任何的意见。

    顾蔓月送奶奶会自己的房间,再回来时就听到里面有人洗澡的声音,不用想也知道是那个“大恶魔”老板了。

    顾蔓月紧张的来回走动,从来都没想过还要应付这种事情,“这可怎么办?”顾蔓月一时间没了主意,同房睡要怎么睡呀?

    “哎呀,好烦呀。”顾蔓月一头扎进了被子里,浴室的门突然被打开,只见秦勋儒穿着长裤就走出来了,顾蔓月下意识的坐起身来,正好撞上了秦勋儒的眼神,慌乱中看到了那一身健壮的肌肉,完美的腹肌,还有人鱼线,这身材也太好了吧。

    “咳~”面对顾蔓月如此灼热的目光,秦勋儒咳嗽了一声,提醒她该擦擦自己的口水了。

    “咳咳咳~”顾蔓月竟然忘记了这可是在秦勋儒的房间,还在他的目光之下,这么色眯眯的看着他,顾蔓月一下子就羞红了脸,还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

    “脸怎么红了?恩?”秦勋儒故意走近顾蔓月,双手撑在她的身体两侧,将床铺按出了两个坑,秦勋儒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顾蔓月的眼睛。

    顾蔓月看着他的眼睛,看着看着只觉得的自己脸颊更加的发烫,便将头扭向了一边,她真的怀疑自己会陷进那双深邃的眼眸。

    “害羞了?”秦勋儒依旧不死心的逗弄顾蔓月,看着那双透着细细的血管的红彤彤的耳朵,秦勋儒就莫名的开心。

    “没有。”顾蔓月嘴硬的说着,她才不会承认自己是因为看见秦勋儒的出浴图,才羞红了脸。

    “哦,不是呀。”秦勋儒失落的说着,离顾蔓月更近了一些,故意在顾蔓月的耳边吹气,实在忍不住在顾蔓月的耳垂上咬了一下。

    顾蔓月受了惊吓一般,用力的推了一下秦勋儒,“你干嘛那?”这种丝丝痒痒的感觉会让人疯掉的。

    “奶奶在偷看呢,演戏就要演的像一点。”秦勋儒故意这么说,就是想看着她这幅手足无措的样子。

    “你骗人,不可能,我刚把奶奶送回去。”“秦勋儒的鬼话,顾蔓月才不会相信。

    秦勋儒抱着顾蔓月躺下来,不顾顾蔓月的反抗,“是真的,奶奶我最了解了,难道还会骗你吗?”

    顾蔓月疑惑的目光打量着秦勋儒,仔细分辨着他这句话里的可信度。但是怎么看都好像说的是真的,顾蔓月作罢,只能害羞的和秦勋儒同床共枕。

    顾蔓月感受着秦勋儒身体的巨大能量,一股暖流源源不断的从秦勋儒的手传到顾蔓月的肚子那边,异常的舒服。顾蔓月紧靠着热源渐渐的进入梦乡。

    没过几天就到了沈毅的干爹的寿辰,秦勋儒打算带顾蔓月出席这场寿宴。

    顾蔓月坐在车里,挽着秦勋儒的胳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休息,一下午被化妆师和造型师折腾的够呛,累坏了。

    “今天去参加谁的寿宴呀?”顾蔓月抬起头看着秦勋儒,她只知道是去参加一个寿宴,却不知道是谁的。

    “是沈毅的干爹,他是今天宴会的主人。”秦勋儒拍了拍顾蔓月的手,葱白的手,丝滑的肌肤,“今天沈毅和伊若郡势必也会出席的。”

    秦勋儒温柔的看着顾蔓月的脸,自从那件事情之后,顾蔓月已经有几天没有再见过沈毅了,这一次希望不会在横生枝节。顾蔓月对秦勋儒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宴会现场,秦勋儒主动走到老寿星的面前向他祝寿,都是商界的大佬,沈毅的干爹可是一个厉害的人物,在没有在国内站稳之前,秦勋儒是不敢轻易的挑衅他的,但是也用不着,畏手畏脚的害怕他。

    “沈老,后辈秦某在这里祝愿您寿比南山,福如东海。”几句简简单单的祝福语,并伸手将自己准备的寿礼奉上,“一份薄礼,不足挂齿,”

    秦勋儒恭恭敬敬的样子,给了沈老最大的面子。沈毅的干爹仔细的打量着秦勋儒,微笑着点点头,“你就是那个跨国集团秦氏集团的总裁,秦勋儒?”

    秦勋儒刚刚回国不久,沈老从未见过他本人。毕竟秦勋儒这样的人,一般都是活在别人的嘴巴里。

    “是的,以后在生意场上,还要沈老费心多多指教才是。”

    秦勋儒一点架子都没有,但是也没有刻意的放低自己姿态,言语中都是谦虚,但是在神态动作上,可是一点都不服软,依旧充满了他独有的冷峻的神情和强硬的态度。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