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爱淡如水

作者:请你叫我小马哥 | 耽美同人

收藏

  怀孕十月,她被丈夫谋算,闺蜜凌辱。痛苦……生产,她正面临母子分离后,父业破产。全世界都我以为这个叫顾蔓月的女人至此衰亡,她却如倔犟蔷薇绝地复活。半年,她强势归来时!斗小三,“生孩子这点小事你也找我?我沈毅是卖给你们家还是欠了你顾蔓月啊!”电话那边,沈毅在公司的办公室里冷漠的说。。

第27章 奶奶回来了_爱淡如水_ 顾蔓月, 秦勋儒

    上好了药 ,顾蔓月下意识就先要用手去碰脸,一把被秦勋儒把握住,摁了回去,“切记用手去碰,忍着。”顾蔓月撇了撇撇嘴,没辄只得忍着将手放下去。望着秦勋儒正拾掇药箱,顾顾蔓月撇了撇嘴,没辙只好忍着将手放下来。看着秦勋儒正在收拾药箱,顾蔓月还是想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上好了药 ,顾蔓月下意识就先要用手去碰脸,一把被秦勋儒抓住,摁了回来,“不要用手去碰,忍着。”

    顾蔓月撇了撇嘴,没辙只好忍着将手放下来。看着秦勋儒正在收拾药箱,顾蔓月还是想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可是顾蔓月刚张开嘴说了一个字,秦勋儒的食指就附了上来,堵住了想要说的话,又咽回了肚子里,“什么都不要说,好好休息。”

    顾蔓月看着秦勋儒的脸,看到了温暖和笑容,内心里甜甜的,这种无言中被人在乎的感觉真的很好,顾蔓月很享受现在的时光。

    “可是……”顾蔓月故意为难的看向了秦勋儒,露出胆怯的表情,

    秦勋儒见到这样的顾蔓月,重新坐下来,温柔的抚摸着顾蔓月的脸颊,“怎么了?”

    顾蔓月眨巴着眼睛,噘着嘴巴说:“我自己害怕,睡不着,你留下来陪我好不好?”顾蔓月伸手拉着秦勋儒的胳膊撒娇,就要他留下来陪她。

    秦勋儒抿着嘴巴笑了,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胆大了,竟然敢让他留下来陪她。“好,我就呆在这里,你放心睡吧。”

    得到了秦勋儒的答应,顾蔓月开心的朝着秦勋儒笑,秦勋儒帮顾蔓月掖好了被角,守在床边陪她。

    顾蔓月看着秦勋儒的俊脸,看着看着就进入了梦想,这一天有太多的起起伏伏,让顾蔓月精力交瘁,筋疲力尽。终于一夜好梦。

    早上,睡意朦胧中顾蔓月渐渐苏醒,用手遮挡着明媚的阳光,顾蔓月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打量着这个陌生的房间,好久才想起了昨天发生的事情,“记得最后是……”

    顾蔓月左右看了一下,并没有找到秦勋儒的身影,旁边的位置还残留着他独有的气息,可是人却已经不在了,顾蔓月多少有一些失落。

    顾蔓月躺在床上还回想着昨天的场景,眼前,脑海里全部都是秦勋儒的样子,他抱着顾蔓月时的表情,他微微皱着眉头生气的样子,他认真的为她擦药时的神情,一幕幕又重新出现在面前。

    “呵呵呵~”顾蔓月抓住被角,一个劲儿的傻笑,脸上还浮现出羞涩的红晕,这要让老板看到了可怎么办呀,蠢萌蠢萌的一个小女人。

    眼看着太阳就要晒屁股了,顾蔓月才穿着睡衣出了房门,左看右看,可还是没有找到秦勋儒,就想着到楼下去找找,“他不会自己先去公司了吧?”

    顾蔓月一边下楼梯,一边碎碎念着,丝毫没有注意自己脚下的情况,“啊~”

    一声划破寂静的仰天长啸,顾蔓月下楼的时候不小心滑到了,眼看着就要和大地来一个彻底的亲切的接触,顾蔓月先天性的伸手想要抓住,哪怕是一根稻草,却什么都没有抓到,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顾蔓月等待着摔倒在地时所带来的疼痛感,很久却什么都没有发生,顾蔓月睁开了眼睛,看到秦勋儒的脸,一双眸子如一汪潭水般深邃,正闪耀着光芒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

    顾蔓月看着现在的姿势,秦勋儒拦腰抱着她,在最关键的时刻救了她,让她才避免了与大地的亲密接触,

    “老板,”顾蔓月回避着秦勋儒的目光,羞红了脸,慌忙起身,

    秦勋儒很容易的就捕捉到了顾蔓月异样的表情,一双耳朵更是红彤彤的,粉嫩欲滴,真的好像咬上一口。

    “走路不看路,在想什么呢?”秦勋儒实在是想不明白,平时精明能干的经理,在生活中怎么会是一个像现在这样的小糊涂呢。

    顾蔓月站直站好了,却还是被秦勋儒圈在怀里,听到老板的发问颇有一丝怀疑她的意味儿,低着头不敢多说话了。

    “怎么了?不说话。”秦勋儒一直盯着顾蔓月的耳朵再看,觉得这双耳朵实在是漂亮,竟能生的如此白稚,薄薄的还能看得到细细的毛细血管。

    “没,没有,”顾蔓月想要开口解释,又苦恼着不知道要说什么,想了半天,“我只是睁眼没有看到你,有一点心慌。”

    刚睁开眼睛的时候,顾蔓月看到如此陌生的场景,的确是有那么一丝心慌,不过在回想起了昨天的事情之后,顾蔓月的心情就变得很好,但还是想要见到秦勋儒,才会这么没有形象的穿着睡衣就下楼找他,还没有梳头洗脸。

    得到这样的回答,秦勋儒是意外的,在他的意识里,顾蔓月就是一个强人,从来都不会示弱,更不会像现在这样说出如此撩拨人心的话语。

    但是毫无意外的秦勋儒很开心,能够听到顾蔓月这么说,他始终都是在乎的,“对不起,没能在你一醒来,就陪在你身边。”

    秦勋儒将顾蔓月圈紧,紧紧地抱在怀里,下巴放在顾蔓月的头顶,柔声的安慰着,顾蔓月依偎在秦勋儒的肩膀上,甜美的微笑直漾进心底。

    “孙子,孙媳妇。”突然一声苍老的声音划破了寂静,出现在本该空无一人的客厅,顾蔓月一惊,慌忙扭头看向了客厅,声音的主人。

    只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赫然站在客厅里,正仰着头看着她和秦勋儒,顾蔓月显然是在这个房间里第一次见到这位老妇人。

    瞬间推离了秦勋儒的怀抱,紧紧的靠着护栏,离秦勋儒越远越好,秦勋儒看着顾蔓月一连串的动作,不禁哑然失声,愉快的笑了出来,揉了揉顾蔓月的头之后就下了楼,走向老太太。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一时间让顾蔓月不知该如何是好,想要重新回到房间里,又担心这样会不会太不礼貌了,可是没有搞清楚状况,就这么贸然的走下去,会不会让秦勋儒左右为难?

    顾蔓月一边看着秦勋儒,期望他能够给自己指一条明路,谁知他什么都没说就走了,只剩下顾蔓月一个人留在原地,不知该怎么办。

    “奶奶,您怎么回来了?难道嫌弃美国住的不好呀?”不知道秦勋儒究竟是怎么想的,把顾蔓月一个人留在原地,或许就是想看顾蔓月束手无策,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模样吧。

    “回来住就怎么了,你还嫌弃我这个老太婆呀?”奶奶伶牙俐齿的,一点都不输给秦勋儒。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