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爱淡如水

作者:请你叫我小马哥 | 耽美同人

收藏

  怀孕十月,她被丈夫谋算,闺蜜凌辱。痛苦……生产,她正面临母子分离后,父业破产。全世界都我以为这个叫顾蔓月的女人至此衰亡,她却如倔犟蔷薇绝地复活。半年,她强势归来时!斗小三,“生孩子这点小事你也找我?我沈毅是卖给你们家还是欠了你顾蔓月啊!”电话那边,沈毅在公司的办公室里冷漠的说。。

第11章 查出真相_爱淡如水_ 顾蔓月, 秦勋儒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沈毅听见手下迟来的报告登时怒不可以泄,“我叫你们去追踪顾蔓月,你们给我把秦勋儒的车给撞了!你们脑子被驴踢了吗!”“老老板,这这而已个意出乎意料呀沈毅松了口气,仍然骂道:“下次再坏我事,你们就都给我卷铺盖走人!”。...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沈毅听到手下迟来的报告顿时怒不可泄,“我叫你们去跟踪顾蔓月,你们给我把秦勋儒的车给撞了!你们脑子被驴踢了吗!”

    “老老板,这这只是个意意外呀。我们也没想到……”小弟战战兢兢地低着头回答道,“不过我们已经去补救了,一大清早就去把事发路段的监控给搞坏了,车子也已经处理了,这才敢来跟老板你报告。我发誓任他秦勋儒就是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知道是我们动的手,老板你就放心吧。消消气消消气。”

    沈毅松了口气,仍然骂道:“下次再坏我事,你们就都给我卷铺盖走人!”

    小弟见沈毅怒气已歇,连连称是,忙上前给沈毅捶腿:“老板,要我说啊,那个秦勋儒算什么东西,咱用得着那么怕他吗?”

    “蠢货,你懂什么!你别看他平时里一副笑面虎的样子,他的阴狠毒辣在道上可是出了名的。我上次得罪了他,这次又撞他的车,依他一贯的铁腕作风,怕是不会给我什么好脸色。”

    小弟忙上前拍马屁道:“依我说呀,即使这样我们也不用怕他,老板你现在可是上海响当当的人物,跺跺脚就能在让上海商界抖三抖,再说了,我们不还有您干 爹吗,依他老人家的名望和地位还怕斗不过一个小小的秦勋儒?”

    此番话让沈毅很受用,得意地点了点头,对啊,还有干 爹,依干 爹的地位确实是不用怕他一个秦勋儒,自己现在也算是上海有头有脸的人物,做事情实在不该再畏首畏尾的,“咳咳,虽然这话一点错没有,但是我们还是应该小心谨慎,这种事以后还是不要再犯了。”

    看到沈毅脸上已无怒气,小弟高兴地又拍了几句马屁,连呼老板英明,逗得沈毅眉开眼笑……

    “老板,昨晚的车祸已经有结果了。我们的人听您的吩咐,在事发地点蹲了一宿,天亮时分果然发现了一伙人悄悄赶到,破坏了监控后逃走,我们的人跟踪他们到了沈氏。”秦勋儒的助理小心的报告着。

    秦勋儒皱着眉听着手下的人的报告,沈毅?我跟沈毅并没有结怨,如果是因为昨晚那一脚有心报复,他怕是还没有有如此大的胆子敢来撞我的车。除非……

    “你怎么看……”秦勋儒淡淡地问到。

    助理沉吟了一会儿回答:“属下认为,首先,借他沈毅是个胆子也不敢来撞老板您的车,其次,这次就算真的是他指示,他也应该安排的更为缜密才是,但是看他手下手忙脚乱,慌忙逃窜的样子来看,不像。这沈毅到底打的是什么算盘……属下实在是不明白。”

    “呵,打的确实是我的车的算盘,但目标却不是我罢了。”秦勋儒勾起唇角冷笑了一声,已将事情看的万分透彻。

    “难道……他打的是顾经理的主意?”助理恍然大悟。

    秦勋儒笑了一下,眼里闪着摄人的光,早就怀疑沈毅和顾玉茹,这里面不简单了。小狐狸,没想到,你这么就快就露出你的小尾巴了,你到底瞒了我多少小秘密呢,真是越来越好奇了。

    “老板,难道是怀疑顾经理吗?可是我们之前已经调查过,顾经理的身世背景很清白,并没有问题。”助理不解的问道,他对这个漂亮知性的顾经理印象还是非常好的,不禁维护了几句。

    秦勋儒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说道:“就是因为太清白了。清白的让人简直不得不信。”

    “那老板的意思是……”助理询问道。

    秦勋儒沉思了一下,露出一个成竹在胸的笑容说道,“这次,你们换个调查思路,给我好好地查查那个沈毅。从出身到现在,我要知道他和顾玉茹的所以细节。”

    “是,老板。”助理应道,“那老板,那个沈氏的土地并购案我们是不是先放一放,等调查清楚了再说……”

    “做,继续做。不但要做,我还要将它全权交给顾玉茹来做。一方面,我需要借此了解顾玉茹,另一方面”秦勋儒鹰骛的一笑,“这个沈毅未免跳的太厉害了一点。是该给点教训了。”

    看着老板动怒之前熟悉的笑容,助理意识到老板这次怕是动了真怒,“可是,老板就不怕顾经理和沈毅联合起来,会对公司不利吗?”

    秦勋儒冷笑一声,“顾玉茹要是敢背叛我,就要最好承受我怒火的准备。”

    门外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然后传来顾蔓月甜美的声音,“老板是我。”

    “进来。”秦勋儒不动声色地对助理使了个眼色,助理点了点头退下。

    顾蔓月谨慎地回避着秦勋儒打量的眼神,他已经维持默不作声,不辨喜怒的表情整整十分钟了,顾蔓月不禁手心捏了一把汗,这个秦勋儒到底在想些什么。

    正当她打算“冒死”打破沉默时,秦勋儒却放下手中一下一下敲击桌面的钢笔,缓缓问道:“你来公司多久了?”

    “两年零三个月。”

    “那好,我交给你一个任务。”秦勋儒说着就把一个文件夹丢给了顾蔓月。

    顾蔓月打开文件夹一看,沈氏土地并购案?惊讶地看向秦勋儒。

    “我打算把沈氏这个案子全权交给你来做。”秦勋儒淡淡地说。

    “我?”顾蔓月十分惊讶,这么重要的案子,秦勋儒怎么会交给她来做,还是全权代理,到底打的是什么算盘,难道是他已经发现了什么?望着秦勋儒探究的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中的眼神,顾蔓月只能故作镇定不做声色的答应下来。

    “那老板,没什么事我就下去准备了。”

    “嗯。”秦勋儒点点头,突然叫住了顾蔓月了,“你跟了我这么久,应该知道,我是怎么对付背叛我的人的。”

    顾蔓月不解地回头望向秦勋儒,见他已经低下头看文件并没有继续解释的打算,只好点头退出了总裁办公室。难道是自己幻听了?秦勋儒说这话又到底是什么意思?……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