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完结

龙御日月之明尊赋

作者:阴天子 | 军事历史

收藏

  “我本西方一衲子 缘何落在帝皇家?”想得而不可以得,徒奈人生何!做为明皇,却命不由得己。明武宗正德皇帝朱厚照心中的孤独与伤痛又有几人明白了,几人去理解。看透千近百年寂寞孤独的不死药人;代代传承近百年的封臣世家;除了那抚弄风云的阴天子;野心勃勃,图谋叛乱的诸王;正大明传至孝宗弘治皇帝时,已历九帝,逾百年。这百年的滚滚红尘如梦似幻,期间多少王侯霸业,儿女情长都如过眼烟云不可久存。。

阴天子小说作品_龙御日月之明尊赋目录章节_第九章 倩雪初心

    夫人,不可以如往年在家中那般娇纵,父母虽老态龙钟,但自有家人及你兄长照顾,无须为我们怕。”死赠言罢脸上已渐生悲容。忙收住又向太子施礼道“望殿下自此得紧保重,勤读治政之道,为陛下共同分担国事。方是我大明之幸,江山社稷之幸。”  郡主闻言早以是泣涕连宣武门外,太子陪伴着郡主向即将离京的父亲告别。“月儿,不必过于伤怀,滇黔事务繁重,你兄长一人镇守恐生差池,为父不得不返回云南了。你在京城要好好侍奉皇后娘娘及宪圣夫人,不可如以往在家中那般骄纵,父母虽老迈,但自有家人及你兄长照料,不必为我们担心。”沐琮说罢脸上已渐生悲容。忙止住又向太子行礼道“望殿下自此好生珍重,勤学治国之道,为陛下分担国事。方是我大明之幸,江山社稷之幸。”。...

      那一天,没有人知道养心殿内孝宗皇帝和众位封臣在谈论着什么,也没有人知道锦衣卫三位千户在树下呆了多久。一切,都在朝着各自既定的轨道慢慢驶去,大明也在随着孝宗圣寿节的结束及各位封臣的陆续离京慢慢回归宁静。黔国公沐琮是最后一位离京回藩的。

      宣武门外,太子陪伴着郡主向即将离京的父亲告别。“月儿,不必过于伤怀,滇黔事务繁重,你兄长一人镇守恐生差池,为父不得不返回云南了。你在京城要好好侍奉皇后娘娘及宪圣夫人,不可如以往在家中那般骄纵,父母虽老迈,但自有家人及你兄长照料,不必为我们担心。”沐琮说罢脸上已渐生悲容。忙止住又向太子行礼道“望殿下自此好生珍重,勤学治国之道,为陛下分担国事。方是我大明之幸,江山社稷之幸。”

      郡主闻言早已是泣涕连连,不能言语。太子只得向黔国公道“伯父此行只管安心上路,路上小心即可。滇黔交于伯父镇守,父皇与本宫自是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了,姐姐在京城自有父皇母后及本宫照顾,还请伯父放宽心。请代本宫向兄长及伯母请安。待明年春暖花开时伯父全家自可团聚于京中。”

      “好好,既如此,月城就烦劳殿下代为照顾了。天色不早了,老臣这便上路了。”沐琮言罢便上马在一众家将的簇拥下出了宣武门向南去了。

      “父亲,一路珍重。”郡主默默念了两声泪水便再也止不住了,太子在一旁只得温言软语,好生安慰。在此不多叙述。

      自此,郡主便长伴太子于这紫禁城中,日日一起念书,一同玩耍。朝夕同至三宫请安,闲暇便同夙氏三千户谈笑。一时好不潇洒自在,太子在沐郡主的陪伴下也不再像前时那般天天把领军出征,北击蒙古挂在嘴边。只不过,太子殿下心中自小对于紫禁城外的好奇却并未有半点消退。

      转眼,弘治十七年便已到了岁末。这年的雪来的很迟很迟,似要将这一年的寒冷都积蓄在一日洒落。金碧辉煌的紫禁城在北风一夜的肆虐下,不情愿的换下了金黄鲜红的外衣,披上了一件雪白无瑕的雪绒衣。竪日清晨,大雪渐渐停了,含光殿内的香草幽兰已被埋在了厚厚的白雪里,自小就在西南滇黔之地长大的沐郡主哪里曾见过这般雪景,早早的便已披上了大红的云锦斗篷,带着紫曦欢喜非常的出门踏雪去了。太子的端本宫与含光殿本就紧邻,止有一条小道连接着两处的小花园。

      太子清晨正欲过含光殿来邀沐郡主一同前往两处请安,刚行至花园处便闻听有三三两两的笑语声。“这宫里自从来了这么个活泼灵动的沐家丫头,不仅多了许多的欢乐,我们照儿也比以往乖巧听话多了,近来倒是少捉弄师傅们了。”

      “母后说的是,臣妾也是极喜月城温婉知礼,乖巧可爱,更难得的是她待照儿如弟弟般悉心照料,时常劝阻照儿举止行为的诸般荒诞怪癖之处,倒是省了臣妾不少心呢。”

      太子问听有言语声便放慢了脚步,待走进轻轻拨开眼前茂密的竹叶,原来是宪圣老夫人同张皇后在几个贴身侍从的陪伴下在园中的榭雨亭中说话。太子赶忙上前笑着请安道“皇祖母,母后,你们怎么这么早就过来这里了,照儿还想着找月姐姐一起去给你们请安呢。”

      “照儿,过来祖母这里坐。”宪圣老夫人说着便拉过太子。“我与你母后想着一夜大雪,你月姐姐自小是在云南那种四季如春的地方长大的,怕她一时受不了这北方的严寒,故一早便来看看。”

      “咦,皇祖母和母后为什么不去含光殿找月姐姐呢?她还没起吗?”

      宪圣老夫人努了努嘴笑着说道“你以为月儿也像你一样赖床啊!喏,你月姐姐不是和雪眉在那里玩吗?”边说边抚摸着怀里的虬龙,一语未了,本来在宪圣老夫人怀中懒洋洋打盹的虬龙好像听到了什么似的,一个激灵便起身跳了下来往一边跑去。

      太子闻言起身走至亭栏,向宪圣老夫人所指的地方望去,只见不远处,一只金黄色的小小身影飞快地向一抹鲜红的倩影跑去。原来,在含光殿的翠微园里有一片梅林,值此寒冬腊月,百花凋零,独独这片梅林的红梅开的鲜艳,身披一袭大红色斗篷的沐郡主正和雪眉在这梅林中玩耍。太子放眼望去,在这银装素裹的紫禁城里,翠微园中,红梅林下,一抹红色的倩影和一个几乎要融进雪里的小肉球在追逐嬉闹。不一会,一身金黄的虬龙便也加入了进来,一个人儿,两只猫咪,在这漫天银雪一片红的翠微园中映衬得仿若一幅人间仙境的图画一般。

      太子不觉早已看的痴了,一步一步走向梅林,林中的人儿好似未曾察觉,直至太子走过一株正在灿烂盛开的红梅树,沐郡主才觉察到有人走近,怀中的雪眉还未曾放下便转身看去,身后,一株开的似火一般热烈的红梅树下,一个修长的身影映入了视线。只见来人一身淡黄色的常服上用黑金线绣着秦汉时的龙纹,指尖把玩着一枝红梅正浅浅的笑着望向她。虽已是朝夕相处许久,这一四目相对沐郡主人仍不免羞红了脸,怯生生的转过头去,不敢望着这位已经十五岁了的太子殿下,他身上不自觉所散发出的那种与生俱来的贵气在一个十五岁少年的身上如同这世间最令人着迷的毒药,吸引着所有的年轻异性。

      太子见沐郡主别过头去,便缓缓的走近她的身旁,用修长的手指轻轻揉了两下她的耳垂,邪邪的笑道“怎么,这件衣服是月姐姐你亲手做的,穿在本宫身上不好看吗?”

      沐郡主被他一作弄,身子都要酥了,几乎不能站立。声音无比娇羞慵懒的说道“好看,只是,照儿,你又捉弄我,看我不告诉皇后娘娘去。”原来这沐月城自小便对人家碰她十分敏感,尤其是耳垂,一经揉捏,她便不自觉的浑身酥软,平日里在家中连母亲也碰不得。自打入宫以来,不知怎么在无意中被太子殿下发现了这个秘密,于是便经常如此捉弄她,这也成了二人间或可谓之耳鬓厮磨的小秘密。

      太子正欲开口求饶,这时在一旁玩闹的虬龙和雪眉懒洋洋的叫了两声,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旖旎,二人便不再玩笑,太子抱着虬龙和沐郡主一同回到了榭雨亭向宪圣夫人和张皇后请安去了。

      沐郡主在一片银装素裹的紫禁城中度过了此生第一次有雪的新年,原本金碧辉煌的宫城在白雪的装饰下少了些许人间的富贵之气,红白相映的墙檐显得格外飘逸洒脱,别有一番韵味。转眼腊月将逝,在家休沐的各位臣僚也都沉浸在新年的余温里贪婪的享受着这最后一点的闲暇。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