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完结

龙御日月之明尊赋

作者:阴天子 | 军事历史

收藏

  “我本西方一衲子 缘何落在帝皇家?”想得而不可以得,徒奈人生何!做为明皇,却命不由得己。明武宗正德皇帝朱厚照心中的孤独与伤痛又有几人明白了,几人去理解。看透千近百年寂寞孤独的不死药人;代代传承近百年的封臣世家;除了那抚弄风云的阴天子;野心勃勃,图谋叛乱的诸王;正大明传至孝宗弘治皇帝时,已历九帝,逾百年。这百年的滚滚红尘如梦似幻,期间多少王侯霸业,儿女情长都如过眼烟云不可久存。。

阴天子小说作品_龙御日月之明尊赋最新章节_第七章 绣春飞鱼

    暗藏玄机于整个大明帝国疆域内所有锦衣卫缇骑心中最无限向往的地方。时有明人曾言,“天子授命于天,暂代天道。左手持玺,号令天下,无不威服;右手提剑,裁决万物,谁与争锋!”故锦衣卫每当以天子之剑自诩,以效死皇室,拱卫大明为旨。正简言之,一入锦衣门,死生未每一代锦衣卫指挥使均由当朝天子擢升最为亲近信任之人担任,故虽偶遇打击,但也一直未曾落于由宦官统领的东西二厂之下。究其原因,除了担任天子近卫以外,其中曲折,只怕只有历代明皇知晓。传至这一代指挥使牟斌时,锦衣卫已随大明存在了将近百年,其间见证了多少王侯将相,勋戚世家的起起落落不可记述。这牟斌乃是孝宗陛下做太子时随侍东宫的一名锦衣卫小校,后在保护太子免遭宪宗的万贵妃加害时与太子感情日笃。更因机缘颇受上代指挥使的器重,得以尽得其真传,上代指挥使更对其寄予厚望,盼其重振锦衣卫,洗刷宪宗朝锦衣卫受东西二厂节制之辱。故孝宗即位后不久便升他做了锦衣卫千户,一年后继任锦衣卫指挥使。锦衣卫在他的手中果真做到了昼伏夜出,缇骑四散天下,一举平反了多起冤案。...

      想那紫禁城内除了三殿六宫及诸偏殿外,于那无人特别留意的西苑内有一极朴素建筑。约止有五六间未着精心装饰的草堂,其门尽皆正对北方,于整体坐北朝南的紫禁城显得尤为的不同。正门前悬一不曾上漆的匾额,题曰“阅微堂”,想来大概已有些年头了。此处虽不及别处庄严华丽,光彩照人。但在整个大明帝国,却没有一个人敢于忽视它的存在,除了它真正的主人。这里便是以昼伏夜出,刺探天下而名震寰宇的锦衣卫指挥使牟斌的居所,也是暗藏于整个大明帝国疆域内所有锦衣卫缇骑心中最向往的地方。时有明人曾言,“天子受命于天,代行天道。左手持玺,号令天下,莫不威服;右手提剑,裁决万物,谁与争锋!”故锦衣卫每每以天子之剑自居,以尽忠皇室,拱卫大明为旨。正所谓,一入锦衣门,死生未可知。父母深恩尽,君臣恩此时。七尺男儿郎,飞鱼绣春行。君国天下事,飘零自勉之。

      每一代锦衣卫指挥使均由当朝天子擢升最为亲近信任之人担任,故虽偶遇打击,但也一直未曾落于由宦官统领的东西二厂之下。究其原因,除了担任天子近卫以外,其中曲折,只怕只有历代明皇知晓。传至这一代指挥使牟斌时,锦衣卫已随大明存在了将近百年,其间见证了多少王侯将相,勋戚世家的起起落落不可记述。这牟斌乃是孝宗陛下做太子时随侍东宫的一名锦衣卫小校,后在保护太子免遭宪宗的万贵妃加害时与太子感情日笃。更因机缘颇受上代指挥使的器重,得以尽得其真传,上代指挥使更对其寄予厚望,盼其重振锦衣卫,洗刷宪宗朝锦衣卫受东西二厂节制之辱。故孝宗即位后不久便升他做了锦衣卫千户,一年后继任锦衣卫指挥使。锦衣卫在他的手中果真做到了昼伏夜出,缇骑四散天下,一举平反了多起冤案

      ,抓捕了宪宗朝遗留下的众多鱼肉百姓的大贪巨恶,同时各地藩王封臣的一举一动也尽在他的掌握之中。如今太子渐已成长,孝宗及牟斌均在按部就班的完成对锦衣卫继任者的培养与甄选。故年前,牟斌便留下副使随侍宫中,自己带着这届获得锦衣卫序列资格的十名锦衣卫外出参加最后的试炼去了,前些时日才完成试炼,选出了三名继任者待太子日后登基擢用。并赶在了孝宗圣寿之前回京。

      却说牟斌等人回到了紫禁城后,牟斌便去往养心殿觐见孝宗,禀报此次离京及锦衣卫继任人选的事宜了。阅微堂前,一名黑衣男子静静的坐在院子里梧桐树下,冷峻的面庞上看不出些许或悲或喜的神色。只见得他左手执刀,右手拿着一块不知什么质地的木块在一刀一刀的刻着一把木剑,一刀,又一刀,虽然每一刀都只能磨下一小块木屑,但这并没有引起黑衣男子任何的情绪波澜,他好似已经习惯了一样,直接无视了已渐渐炎热的天气。就这样又大约过了两三个时辰,黑衣男子的额头和鼻尖上已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可他仍仿若未曾察觉,自顾自的雕刻着手中的木剑。忽然,一阵风儿吹过,扬起了一地的落叶与木屑,只见得迷乱中黑衣男子束发的发冠随风滑落,一头漆黑如墨的长发在风中飘零。说时迟那时快,一把锋利无匹的宝剑穿越重重迷障直向黑衣男子的侧面刺来。黑衣男子不仅不躲反而用轻功借着旁边梧桐树的力道迎了上去,反手用还未雕刻完成的木剑去格挡,右手趁着空档用短刃横刺来人的心脏位置。忽然一旁传来了一声惊呼,黑衣男子立即收起右手的力道,只以左手的木剑去挡,电光火石间二人便已缠斗了数十个回合,来人借着反弹的力道在空中一个翻身便跃上了院子中挺立茂盛的树上,斜卧在粗壮的枝桠上,戏谑的看着树下脸上并无半点波澜的男子。树下,黑衣男子上前两步单膝跪立,左手以木剑撑地,俯首用冰冷的言语道“卫臣锦衣卫序列,千户夙寒拜见殿下。”与此同时,一男一女从草堂内疾驰而出,也同样跪立在树下,一起行礼道“卫臣锦衣卫序列,千户夙和,千户夙冰拜见殿下。”

      原来,那树上正戏谑地笑看着三人的正是太子殿下。一旁树后躲着的小郡主也走近树下,用疑惑却略带震惊眼神的看着树下跪立的三人。这三人中,那名为夙和的男子略显年长,却也不过二十上下,一身淡青色的长袍,腰间坠了一把产自苏州静风斋的上品折扇,一个精巧的香囊,指间还戴着一个隐隐有暗暗斑纹的墨玉扳指,浑身处处透出一股成熟稳重的气质;而那名为夙寒稍稍年幼一点的男子,则一身黑衣微微及地,满头黑发在微风中肆意飞舞,好不恣意畅扬,只是沉默寡言,一脸静默平淡总令人捉摸不透他的喜怒;三人中最年幼的便是那名为夙冰的女子,看上去也就和小郡主差不多的。此三人,便是此次得以留存的三名锦衣卫序列,日后也最是忠于大明,忠于皇帝的锦衣卫指挥使。

      太子看着下面的三人,一跃便来至夙冰身前,微微俯身对三人笑道“免礼平身吧,此处不比朝堂,二位兄长及姐姐不必行此大礼。”言罢,便上前扶起了夙冰,邪邪地笑着说道“呀!冰姐姐,这才半年未见,你越发出落的标致可人了,不知你们这半年都随师傅去了哪些地方,见到了什么稀奇好玩的奇人异事啊?”说着又一把拉过一旁的小郡主对三人道“喏,这位是黔宁王府的郡主,怎么样,冰姐姐,她比你可如何?如今本太子可只要她一个小美人便够了,小心本宫可不要你了。”三人闻言便又立刻向郡主行礼,只不过是通报了官职及常名便罢了,郡主虽然日日同太子相伴玩闹,如今日渐熟络也深知他常常戏弄身边之人,口不择言。但如今当着三个刚见面的外人说出此言,令她更觉窘迫害羞,只得红着脸命他们三人起身便不再多言语。

      夙冰闻言无奈的对太子说道“殿下,你已到了束冠之年,不再是小孩子了,怎么说话行事还是这般无礼,没有长进。”又对一旁的小郡主道“臣等素闻郡主温善可亲,今日一见才知郡主可比传言所说的柔善美丽多了。走,我们进去说话,不理他们。”说着便牵着小郡主走进了阅微堂,留下了三人在树下摇头苦笑。这里几人各自诉说着这半年来的见闻,诸如武当山的大殿下藏着哪些精妙机关,金光寺的后山有一群不吃斋念经的老和尚,以及江西龙虎山,山东孔府等等诸事,听得太子心驰神往,越发向往紫禁城外的花花世界。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