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婚劫难逃:总裁爱坑妻

作者:芒果 | 短篇美文

收藏

  爸爸车祸肇事者卷款,小妈卷着卖房款离开了。刚结婚了一个月的她又看见了老公和前女友,难不成他这是想……两天不在公司,大老板珍爱的鱼在周一通通翻了白眼。。

第30章 我说了你就能帮我_婚劫难逃:总裁爱坑妻_ 井曦, 商景深

    上午,调整后好情绪的井曦从医院里走出,回酒店拿了行李离开了北田城。她了明白了这一次剧组拍戏算白忙乎了。但是幸好钱会打到她的账户上。记得我以前看过一段子说人生是起一起一落她已经知道了这次拍戏算是白忙活了。。...

    下午,调整好情绪的井曦从医院里走出来,回酒店拿了行李离开北田城。

    她已经知道了这次拍戏算是白忙活了。

    不过好在钱会打到她的账户上。

    记得以前看过一段子说人生就是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

    她现在应该也算是在落落落落落吧。

    可她相信倒霉到了一定程度就会时来运转。

    因为是周日的原因,井曦给经纪人发了一条微信告诉她自己已经回来了,又像经纪人请了几天假。

    以她的这个脚没办法去公司。

    其他公司艺人没工作都可以在家呆着,他们公司非得搞特殊化,没工作就要去公司坐班。

    她这种小透明若不是被商景深针对,也不会变成这样。

    演员这条路本就辛苦,现在是苦上加苦。

    叮咚。

    微信来了消息。

    井曦打开手机,是一张蔷薇的B超照。

    “我亲爱的女王大人,你现在拍B超照是找死吗?就不怕你的宅男粉和女友粉气死。”

    “小曦子莫慌,哀家这是在国外拍的。”

    “哦,太后娘娘您还别说,你肚子里的这点圆点还挺神奇的。”

    “掌嘴!哀家这是龙子不是小圆点。”

    “见色忘友。”

    “再掌嘴!哀家这是以大局为重。”

    “是是是,都是奴才的错。”

    “退下吧,哀家要忙了。”

    “那太后啥时候回来?”

    “可能下个月底。”

    “哦。”井曦有些失落,她好想蔷薇快点回来。

    “第一部戏的感觉怎么样?”蔷薇问。

    “一言难尽。”井曦说。

    “那个不长眼的欺负我家小曦子,说出来我为你报仇。”

    “没事,慢慢来。”

    “井曦从小你就坏。”

    “哪有,我一直很善良,隔壁小狗受伤了我还将它送进了医院。”

    “那你怎么不说隔壁小狗咬你,你把隔壁小狗杀了炖肉吃。”

    “哈哈,明明是你杀的。”井曦想起小时候的事情,莫名的有些向往。

    “那也是你怂恿的。”蔷薇说。

    聊了一会儿,井曦困了,就合上了手机睡觉。

    许久不再微博上发动态的蔷薇发了条动态。

    “小曦子拍戏的时候被欺负了,又不让朕帮忙,朕颇为心疼。”

    蔷薇经常在微博上称井曦为小曦子,网友对这个神秘人很好奇,甚至一直都不知道小曦子是男是女。

    正在上课的柳卿手机震了一下,看到蔷薇发的微博,将手机关掉后又若无其事的上课。

    暮色西坠,天边的云朵被太阳染成了橘红色,一片片的云朵就像是火烧云,染满整个天空。

    商景深回家时,井曦还在沙发上小甛。

    暖橘色的夕阳将她的脸染成了橙粉色,浓密的睫羽像是蜻蜓的两个翅膀,殷红的唇嘟起响起小小的呼噜声,看上去看可爱。

    可只有商景深知道井曦这个小丫头心眼蔫坏蔫坏的。

    那天去拍戏的时候,从头到尾他都看见了。

    江雨霏的故意,她的反抗。

    井曦骨子里就是一个不认输的主,可越是这样商景深越想捉弄她,搓她的锐气。

    商景深勾了一撮井曦的长发,在她的鼻尖轻轻挠。

    睡得香甜的井曦伸手去挠脸上的东西,挠了几次那东西一直在她的脸上。

    她猛得坐起,唇就那么撞在他薄凉的唇瓣上。

    时间定格。

    井曦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商景深在井曦的错愕下加深了这个吻,与以往的吻不同,这个吻很温柔。

    像是羽毛拂过心脏,落在柔软的心尖上,像是昆虫骚着全世界的痒,像是躺在软软的云端上。

    他松开了她低声吟笑,“井曦你陶醉了。”

    井曦面红耳赤将沙发垫子摔在商景深的脸上,“你脑子真有病。”

    吃着碗里看着锅里,他还想一夫二妻做他的春秋大梦吧。

    商景深被沙发垫子推倒在地上,脸上依旧挂着浅笑,“你是先亲的我。”

    男人沐浴在橘色的夕阳下,整个五官变得更加立体。

    额前的碎发挡着精致的眉眼,夕阳下他的牙齿格外的白,笑容格外的灿烂,那张亲吻过她的唇,有些炫目。

    井曦抿唇咬着舌头,她不能有这种想法,不能对这个花心大萝卜有想法。

    “我饿了,你去做饭。”商景深地席而坐,身体微微后靠在沙发上。

    “我不会做饭。”井曦说。

    “是吗?”商景深抬头看向墙壁上的钟表,“井修还在老宅,我不吃饭没有力气接他,怎么办?”

    “家里有两个厨师。”井曦说。

    “送走了。”商景回。

    “你有种。”井曦从沙发上起来,一瘸一拐的朝厨房走去。

    “脚怎么了?”商景深如鹰的眸子越发的犀利。

    她起身后,他发现她的身上有很多刮痕,尤其是两个胳膊和双腿。

    她穿着黑色的超短裤和吊带衫身上的伤口纵横交错,看上去毫无美感,甚至还有几分狰狞。

    “推你的福,没什么大事。”井曦打开冰箱。

    冰箱里有很多食物,她一只手拿了三个鸡蛋一只手又拿了两个西红柿。

    井曦还不太饿,她也不想吃什么。

    给商景深坐一个西红柿炒蛋也比较快,而且天黑了接井修回来也不太好。

    商景深靠在厨房门口,平时冷冰冰的脸今天看起来更加冷厉,“伤口怎么弄的?”

    “摔的。”井曦将鸡蛋和西红柿放在菜板上,就先把米洗了,一碗的米能做出大概两碗的米饭,应该够商景深一个吃。

    “很有技巧。”商景深说。

    米洗干净后,井曦将米放进电饭煲里,“嗯。”她回应着他。

    “你不打算跟我说说?”商景深追问井曦。

    “说什么?”井曦停下手中的动作,转头看向厨房门口的商景深,“我说了你就能帮我?”

    “当然。”商景深说。

    “哦。那我说这是江雨霏弄的,你会帮我吗?”井曦看着他的深邃如黑洞一般能将人吞噬的黑眸。

    她想在他的眼里看到真话。

    “你也差点把她勒死。”商景深说。

    “你自己有了答案,为什么还要问我。”井曦将西红柿放在水槽里,现在的她连给商景深做饭的欲望都没有。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