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婚劫难逃:总裁爱坑妻

作者:芒果 | 短篇美文

收藏

  爸爸车祸肇事者卷款,小妈卷着卖房款离开了。刚结婚了一个月的她又看见了老公和前女友,难不成他这是想……两天不在公司,大老板珍爱的鱼在周一通通翻了白眼。。

第29章 狼狈的遇见前男友_婚劫难逃:总裁爱坑妻_ 井曦, 商景深

    “你说的太快了,我跟不上。”不明白为什么井曦心里有点儿变扭。也许是因为秦如音的警告,接下来的几天井曦剧组拍戏都很顺利地。江雨霏即便心里有怨言,有表姐的警告倒也没对井曦做或许是因为秦如音的警告,接下来的几天井曦拍戏都很顺利。。...

    “你说的太快了,我跟不上。”不知道为什么井曦心里有点别扭。

    或许是因为秦如音的警告,接下来的几天井曦拍戏都很顺利。

    江雨霏即使心里有怨言,有表姐的警告倒也没对井曦做什么,只是冷嘲热讽的说了几句话。

    一周的拍戏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井曦来到匆忙,走的确实不急。

    因为导演给井曦办了一个庆功宴。

    井曦当然是不愿意了,但苦于导演和其他人太过热情,井曦只好同意。

    庆功宴设在北田城最豪华的饭店里。

    这个饭店离井曦的酒店很近。

    井曦穿着商景深送给她的那条藕色长裙。

    她带的东西都是牛仔裤或者是运动裤,如果要出席这样的场合还是要穿的稍微正式一点。

    到了导演说的包厢,井曦没看到一个人。

    她以为自己来早了,就给剧组的化妆师发了一条短信,问她什么时候到。

    短信还没发出去,井曦就被一个肥胖的男人搂在怀里。

    她的嘴巴就被男人用湿毛巾捂住。

    井曦闭紧嘴巴,黑色的短高跟鞋踩在男人的脚上。

    她转身看向男人,发现他是导演。

    导演的身边还站在江雨霏。

    “你们是不是太过分了。”井曦十指指尖扎在掌心,强迫自己看着他们。

    “井曦,你推导演干什么?”江雨霏故作惊讶的说:“你不怕导演将你的戏份都剪了?”

    井曦眼前有些发晕,双手也开始没有力气。

    她知道被下**药了。

    “江雨霏你真有病!”井曦虚弱的扶着身后的窗户,这里是三楼,她宁可跳下去,也不让这两个人奸计得逞。

    “我有病?”江雨霏的声音忽然拔高,“抢了我表姐的男人?还差点将我淹死在湖里,井曦我要是有病,那你是什么?”

    井曦嘲讽一笑,“我和商景深结婚是他说的,把你淹在湖里是为了让你长记性,江雨霏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废话少说。”江雨霏看向一旁的导演,“交给你了,我先走了。”

    井曦看了一眼窗外。

    正下方有一颗绿化树,只要她将玻璃推开跳下去就会没事。

    可这也代表着她不死也残,这样的她还能追逐梦想吗?

    随着导演一步步的靠近,井曦之前对剧组所有的好印象都没了。

    她用尽全身力气推开窗户。

    江雨霏显然没有想到井曦这么决绝。

    导演也是被井曦吓了一跳。

    从井曦刚进剧组开始他就对这个长相甜阔的女孩有几分兴趣,再加上井曦的努力,导演也动了几分不该有的心思。

    若不是江雨霏找他,恐怕他也不会来这里。

    可随着井曦这一跳,所有的事都完了。

    江雨霏和导演两个人趴在窗户边上,井曦跳下去掉在树上,又跌落在男人的脚边。

    男人看到她,用脚踢了踢。

    井曦重重的咳嗽,看到男人的长相她瞳孔缩紧。

    随即又狼狈的将自己蜷缩起来。

    她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让余弦看到她这副样子。

    “小曦你没事吧。”男人身边的手下将井曦扶起来。

    井曦红着脸不说话。

    “小曦你怎么从树上掉下来了。”手下又继续说。

    井曦余光扫向三楼的那对男女,又低下头不敢说话。

    “马浩。”余弦叫他。

    被叫做马浩的手下身子僵了一下。

    “主子,我先送小曦去医院,我马上就回来。”马浩将井曦抱起来,跑着离开。

    余弦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眼中似有千种琉光闪过,他勾起淡紫色的薄唇,“事情似乎变得有意思了。”

    井曦被马浩抱着,目光却一直都没有离开过余弦。

    那个她记忆中的儒雅少年似乎变了。

    就好像是换了一个人。

    井曦被送到医院,马浩前前后后的给井曦安排,最后得知井曦只是扭了脚,马浩松了一口气。

    要是被老大知道了,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冲出来,而不是冷漠的踢井曦。

    “浩哥,余弦他?”余下的话卡在喉咙里,井曦不敢问出声。

    “你别瞎想。”马浩安慰道:“老大他现在的状态还没调整好,以后就会好的。”

    “可刚刚。”井曦低着头将脑袋埋进双腿间。

    刚刚他用脚踢了她,还有他那个邪肆又冷佞的笑,让她不寒而栗,那是一种比商景深还要让她害怕的感觉。

    “小曦你别瞎想我觉得……”马浩的话还没说话,兜里的手机就响了,他接通了电话。

    三分钟后,马浩一脸惭愧从钱包里掏出钱,“小曦,老大那里出了事,我先走了,你要照顾好自己。”

    井曦抬起头,“你去吧,照顾他要紧。”

    马浩心事重重的离开,走之前还多嘱咐了井曦几句。

    马浩出了病房,就看到一身黑色西装的余弦站在他面前。

    “主子。”马浩恭敬的叫。

    “病房里的女人你不打算跟我解释?”余弦琉璃般的眸子像是能洞穿人心,吓得马浩浑身都是汗。

    马浩低着头不敢说话,刚才他要是不将井曦抱走,他们两个说上话,那以前做的所有事情就都毁了。

    “既然你不想说,让我猜猜?”余弦靠近马浩,那琉璃似的眼睛像是酒醉时的旋,一圈一圈的转着,“她是我以前的女人?”

    “主子。”马浩出声叫他,似是想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你很紧张?”余弦脸上多了几分打量。

    “没有。”马浩低着头紧攥着拳头。

    “我看过很多心理学的书。”余弦握住他的拳头,“手脚冰凉,浑身发抖,紧握双拳,心跳加快。”他轻笑,“你现在是既害怕又紧张,马浩你在害怕什么?”

    男人的声音邪魅又冷峻,更多是给人无限的压抑。

    “老大是谁?是他吗?他有我好相处吗?马浩你很不忠心,我有点生气怎么办。”随着余弦的话落,马浩的胳膊被余弦拧断。

    马浩连吭都不敢吭一声。

    “马浩你真不听话。”余弦拍了拍被他折断的手臂,“同样都是余弦你怎么就不喜欢我。”

    话落,马浩的另外一只手又被他掰断。

    余弦优雅的从兜里掏出绢帕,将手上的污秽擦掉,“马浩,我喜欢听话的人,你懂?”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