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婚劫难逃:总裁爱坑妻

作者:芒果 | 短篇美文

收藏

  爸爸车祸肇事者卷款,小妈卷着卖房款离开了。刚结婚了一个月的她又看见了老公和前女友,难不成他这是想……两天不在公司,大老板珍爱的鱼在周一通通翻了白眼。。

第28章 你会那么好心_婚劫难逃:总裁爱坑妻_ 井曦, 商景深

    商景深将热牛奶送进井曦手边,“请假一天了。”“你会有那么好心?”井曦脱口而出,也不是她不我相信不是商景深也不是那种爱管闲事的人。热牛奶直接被商景深抢走,理都没理井曦。井曦“你会有那么好心?”井曦脱口而出,不是她不相信而是商景深不是那种爱管闲事的人。。...

    商景深将热牛奶送到井曦手边,“请假了。”

    “你会有那么好心?”井曦脱口而出,不是她不相信而是商景深不是那种爱管闲事的人。

    热牛奶直接被商景深拿走,理都没理井曦。

    井曦:“……”欺负她一个病号真的好吗?

    “溪溪,井曦。”井修朝着井曦挥舞手中的玩具。

    井曦一脸高兴,朝床边爬过去,“你在喊一遍?”

    她好像听到了井修在喊她。

    “臭臭,臭臭。”井修又对着商景深喊。

    商景深脸上铁青。

    井曦哈哈的笑出声,“商景深他在叫你名字。”

    “闭嘴!”商景深朝她说。

    井曦用手将嘴巴捂住,可还是忍不住想笑。

    井修朝着商景深晃晃悠悠的走过去,“臭臭,宝宝,抱抱。”

    “哄他。”商景深揪着井修的衣领,将他丢给井曦。

    “商景深我感冒刚好一点。”井曦一只手抱着井修,一只捂着嘴巴,“你不能把他给我,传染到他身上怎么办。”

    “真麻烦。”商景深嘴里带着嫌弃,手还是将井修拎走,“既然这样,你自己在这里呆着吧,我和井修先回去了。”

    井曦点头,她这个样子确实照顾不了井修,接下来拍戏都可能有问题。

    商景深带着井修走了,井曦又病恹恹的躺在床上睡觉。

    既然请假了,她想好好休息一下。

    夜半,睡梦中她好像感觉到有人在给她擦脸,她能感受到有人在,可她就是睁不开眼睛。

    朦胧中她喝掉了牛奶,又吃掉了感冒药。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商景深睡在她的身边。

    而外面的天空早已是一碧千里。

    昨天晚上是他吗?

    给她喂药,喂牛奶?

    他的样子看起来很疲惫,眼底有很明显的乌青。

    可即使很疲惫,依旧无法掩盖他的帅气。

    井曦小心翼翼的将商景深搭在她肩膀上的胳膊拿走,商景深这个人睡觉很不老实。

    他总是喜欢将腿或者胳膊搭在她身上,有几次井曦还因为这个做了噩梦。

    “井曦,我告诉过你我睡觉的时候你不要乱动。”商景深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鼻音,懒散中还带着几分不满。

    “我要去拍戏,你再睡会儿。”井曦小声说。

    商景深将井曦拉进怀里,“再陪我睡会儿。”

    井曦的身上有很好闻的薰衣草香,那是井曦沐浴露的味道,他也用过。

    可还没有井曦身上的好闻,他也奇怪明明昨天她都没用,甚至还出了一身的汗,怎么还这么香。

    后来他想可能是沐浴露腌入味了。

    井曦余光扫着一下床边的不倒翁时间,才早上六点。

    确实有些早,她八点多去也不迟。

    于是,井曦和商景深又睡了一会儿。

    不过,井曦不太喜欢被商景深抱着,他的身上硬邦邦的,还有胸肌,这胸肌看起来比她的都大。

    躺了几分钟,井曦还是觉得很不舒服。

    她对着熟睡的商景深说:“我不想在躺着了。”

    她足足躺了一天两夜,浑身上下都疼。

    睡觉中的商景深轻应了一下,没有任何动作,依旧抱的很紧。

    井曦以为他睡着了。

    就开始蹭啊蹭啊,小心的在他怀里移动,就像是蠕动的毛毛虫。

    她希望能出商景深的怀里钻出去。

    钻到一半,床上的被子被人掀开。

    “井曦。”他颇有风雨欲来的架势。

    井曦半躺在床上仰起脑袋,无辜的看着他,“我只是想起床,没想吵醒你。”

    “井曦,有没有人告诉过你早上不能招惹男人。”商景深低沉的声音闪过一丝暗欲。

    “额?”井曦一脸懵。

    商景深指了指下面。

    井曦起身就跑,“商景深我早上还要拍戏,你自己解决吧。”

    大手一捞,商景深冷笑,“晚了。”

    清晨的阳光明媚而富有朝气,晴空上凉风吹过几朵白云。

    落地窗前洁白高挂的白云似是在遮掩着什么。

    房间里响起和谐又不和谐的声音,直到门外响起阵阵的门铃声。

    唇瓣微肿的井曦狠狠的咬了一口商景深的锁骨。

    商景深吃痛闷哼一声,随即恶趣味的用力,“着什么急。”

    “有人来了。”井曦推着他。

    商景深压在井曦身上,“求我。”

    井曦:“……”

    “求我。”商景深再次说,他捏着井曦的腰,“你说不说。”

    腰间吃痛,身体又被商景深狠狠的撞。

    井曦求饶,“唔,我求你,求你,快点,唔。”

    “嗯?”商景深拉成尾音。

    “我错了,我错了。”井曦再次求饶。

    商景深随即抽身,随手抓起睡衣披在身上。

    井曦羞得用被子将自己整个人盖住。

    商景深在门口和秘书说了几句,就进了浴室。

    井曦从床上起来,囫囵吞枣的将衣服穿上然后拿着东西离开,连脸都没洗。

    井曦穿的衣服是商景深让秘书给她买的。

    一条和井曦那天拍戏一样颜色的长裙。

    这样的裙子很适合井曦,藕色的长裙将她白皙的肌肤衬的更加粉嫩,比她自己穿牛仔裤还要好看。

    “井曦你回来了。”摄像师跟她打着招呼。

    井曦笑着回应。

    “早上好,井曦。”一个不认识的女人对她打招呼。

    紧接着每个路过井曦的人都和她打招呼。

    井曦有些不解,第一天来的时候每个人搭理她。

    现在突然所有人都跟她打招呼,这让她莫名的有点慌。

    化妆师看到井曦挥手,“井曦你感冒好点了吗?”

    “好多了。”井曦说。

    “那就好,赶紧进去上妆吧。”化妆师拉着井曦。

    “你不觉得今天有点怪怪的吗?我怎么感觉好像所有人都对我很热情。”井曦看着化妆师。

    “哦,昨天秦家大小姐秦如音来了,听说江雨霏是她表妹,她昨天是为江雨霏来道歉的,还说让剧组里的人不要欺负你,你是她的好朋友。”化妆师一脸激动,“井曦没想到你竟然还和秦家大小姐认识。”

    “嗯。”井曦低着头说。

    “我听说以后秦小姐要嫁给港城首富商景深,你见过商景深吗?他好像是你们公司老板吧?商景深是不是真的有传说中那么帅?井曦你怎么不说话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