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婚劫难逃:总裁爱坑妻

作者:芒果 | 短篇美文

收藏

  爸爸车祸肇事者卷款,小妈卷着卖房款离开了。刚结婚了一个月的她又看见了老公和前女友,难不成他这是想……两天不在公司,大老板珍爱的鱼在周一通通翻了白眼。。

第26章 以牙还牙_婚劫难逃:总裁爱坑妻_ 井曦, 商景深

    隔了两分钟多,江雨霏也没说话的。井曦在水里喊了老半天救命,见江雨霏不说话的,她浮在水面。江雨霏微带歉意的看向导演,“导演真的对不起,我代井曦向你诚恳道歉,她也不是故意地停下去的。井曦在水里喊了半天救命,见江雨霏不说话,她浮在水面。。...

    隔了一分钟多,江雨霏也没说话。

    井曦在水里喊了半天救命,见江雨霏不说话,她浮在水面。

    江雨霏略带歉意的看向导演,“导演对不起,我代井曦向你道歉,她不是故意停下来的。”

    井曦:“……”这个女人甩锅的本事还不小。

    又是一次,这次开始井曦一直在演她自己的部分,到了跳湖的时候她也跳了。

    这一次她一直在喊救命。

    江雨霏愣愣的站在原地,一句话憋不出来。

    她就是故意不说,折磨井曦。

    接连NG五次,直到导演对着江雨霏发火这场戏才能继续演下去。

    夏天的天气很热,可湖水却没有想象中那么热,井曦被冻的手脚发冷。

    她上了岸走向站在湖边柳树下的女化妆师,“录了吗?”

    “录了。”化妆师调皮的将手机递给井曦。

    “那就好。”井曦接过手机,笑着将手机放进湖边的包里。

    既然她都跳湖了,怎么能白跳。

    上学的时候同学纷纷出去找剧组拍戏,井曦为了能享受和余弦在一起的快乐时光,只是放假的时候陪蔷薇跑剧组。

    对于江雨霏的这点小伎俩她还不放在眼里。

    “湖水的滋味不好受吧?”江雨霏如高贵妃一样趾高气扬的走过来。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井曦向前一步,朝江雨霏的脚下压过去。

    只是轻轻用力,第一次穿着高墙履的江雨霏站在原地晃荡,险些要摔倒。

    井曦手疾眼快的扶住她,“雨霏,我帮你。”

    她的声音很大,足以让在场的每一个人听到。

    被井曦拉着的江雨霏晃的更加厉害,她害怕的叫出声。

    井曦抱着她朝湖水里倒进去,她在江雨霏的耳边说:“江雨霏别惹我,不然你会后悔的。”

    两个人齐刷刷的掉进湖里。

    沁凉的湖水扎在江雨霏的身上,她一瞬间忘了怎么游泳。

    “救命啊,救命啊。”她大喊。

    井曦单手揽着江雨霏的脖子,“别担心我会救你的。”

    她看上去很担心江雨霏,实际上井曦故意将江雨霏淹在水里,“雨霏你不要乱动,我们没事的。”

    江雨霏再度被井曦按在水里,她用力挣扎,却怎么也挣脱不开。

    身上的唐装也越来越沉,她整个人都在往下坠。

    井曦对岸上的人喊:“不用你们上来,我可以带她上去。”

    她用了很大的力气,紧紧的勒住江雨霏的脖子。

    江雨霏挣扎的更加厉害,手和脚都在乱扑腾。

    这一刻,濒临死亡的感觉弥漫在心头,她似乎感觉到了死神在朝她招手。

    井曦用很轻柔的声音笑着对她说:“我家里就我一个人,我死了就死了,可你不一样。”

    越是轻柔的声音,越是让江雨霏感觉到自己在和魔鬼打交道。

    短短的五六分钟,她被井曦折磨到恐惧。

    井曦松开了江雨霏的脖子,她能看到江雨霏的脖子被她勒出很深的红痕,她将没有力气的江雨霏拖到湖岸边上。

    江雨霏抓在岸边的石柱,整个人都在发抖打颤,觉得井曦想要杀死她。

    井曦接过摄像递过来的绳子,将绳子缠绕在江雨霏的腰间,脸上带着担忧,“雨霏你小心的跟大家上去,我在下面看着你。”

    表面上是好心关照江雨霏,实际上井曦在江雨霏的腰上狠狠的拧了一把。

    江雨霏尖叫出声,“井曦,你疯了吗?”

    井曦被江雨霏推开,整个人朝湖水里倒去。

    “江雨霏你干什么!”摄像老师脸色阴沉的看着她,“人家井曦要给你系绳子,你推她干嘛!”

    “她掐我。”江雨霏怒瞪着井曦,“刚刚在湖里她想要我的命,你看我脖子被她勒的。”

    化妆师气愤的看着湖里的江雨霏,“江雨霏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我们大家都看到了井曦是想救你的命,反倒是你一直在湖里扑通个不同,你不是会游泳吗?怎么这个时候不会了。”

    “是真的,我没说谎。”江雨霏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

    “不关雨霏的事情,是我的急救措施不对,她这样怀疑也正常。 ”井曦委屈的说。

    “井曦你别装了,你就是故意的。”江雨霏怒怼。

    井曦越是委屈,江雨霏越是气愤。

    “闹什么闹!这都几点了,还不赶紧从湖里出来!”导演对她们两个吼道。

    十多分钟后,两个人从湖水里出来,井曦披着毛巾拿着热水杯靠在柳树边上,“阿嚏。”

    完了,她这下算是真的感冒了。

    接连掉了六七次湖里,就算是铁打的巨人也会沾身泥。

    不过看到江雨霏那吃了屎的脸,井曦心里莫名的爽。

    这不赖她,完全是江雨霏直接送上门来的。

    看着导演在江雨霏那边寒虚问暖,井曦感叹背后有人真好。

    “井曦,没想到你花花肠子这么多。”商景深站在井曦的身后,怀里抱着井修。

    不过他带着口罩,像是在隐瞒自己来的事实,就连平时西装也脱了,换了一身休闲装。

    井曦被吓了一跳,热水杯上的水洒在了衣服上,烫的她大叫出声。

    “你是鬼吗?出来都没个动静!”井曦双手拉着衣服,幸好里面的水是温热不算太热,这要是热水非得烫层皮下来。

    “孩子给你。”商景深将井修递过去。

    井修咿呀呀的朝井曦招手,那张圆乎乎的脸上扬起星辰般的笑。

    “喂,大哥你看看我现在的样子?我能抱孩子吗?”井曦无语的看着他。

    “跟我走。”商景深朝远处走去。

    井曦亦步亦趋的跟上他的步伐,给江橙打完电话的江雨霏被簇拥在人群中,她朝着井曦走的方向看过去。

    怎么会有一个孩子?

    那个男人又是谁?

    只是看着背影就让她的心莫名发颤,他和井曦又有什么关系?

    ……

    井曦跟着商景深去了他住的地方。

    井曦第一次知道原来酒店里也有那种家庭式套房。

    商景深将睡衣丢给井曦,“去洗澡,一会儿出来哄孩子。”

    井曦接住他递过来的酒店睡衣,脸上带着嫌弃的表情,要不是因为商景深她也不会变成这样。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