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婚劫难逃:总裁爱坑妻

作者:芒果 | 短篇美文

收藏

  爸爸车祸肇事者卷款,小妈卷着卖房款离开了。刚结婚了一个月的她又看见了老公和前女友,难不成他这是想……两天不在公司,大老板珍爱的鱼在周一通通翻了白眼。。

第22章 希望成失望_婚劫难逃:总裁爱坑妻_ 井曦, 商景深

    和电视里看见的讯问室相同,这个讯问室很亮,似是黑暗的尽头。小吴警官所以不安心井曦一个人,他和井曦都坐在肖玉梁的对面。井曦抱着井修含着泪的眼中多了几分清明时,“舅舅小吴警官因为不放心井曦一个人,他和井曦都坐在肖玉梁的对面。。...

    和电视里看到的审讯室不同,这个审讯室很亮,似是光明的尽头。

    小吴警官因为不放心井曦一个人,他和井曦都坐在肖玉梁的对面。

    井曦抱着井修含着泪的眼中多了几分清明,“舅舅。”她叫。

    “小曦。”肖玉梁抬起头,一脸紧张的看着她,“你怎么来了,你是接我出去的吗?”

    井曦吸了吸鼻子,一滴泪顺着她的脸颊滑下,“我小妈呢?”

    “我不知道,她去哪里了我怎么知道。”肖玉梁说。

    井曦又问:“那她的卡怎么会在你身上。”

    “前段时间你小妈给我的。”肖玉梁说。

    “具体时间。”井曦看着他,眼神透着说不出的坚定。

    “井曦你什么意思?是不是你将我弄进来的,我不就是请几个朋友睡了几个大学生吗?”肖玉梁脸上有几分嫌弃,“既然你来了赶紧给我弄出去,我都要烦死了。”

    “舅舅。”井曦擦掉眼中的泪水,“警察说我爸爸的死和我小妈有关。”

    “什么?”肖玉梁站起身,“不可能!我姐姐不会那么做!”

    “那我小妈为什么将卖房子的钱给你?”井曦质问他,“如果不是她做了亏心事怕做牢,为什么把卖房子的钱都给你!”

    井曦嘶吼着,怀中的井修被吓到了,大声的哭起来。

    肖玉梁面色惨白的倒在椅子上。

    小吴警官拍了拍井曦的肩膀,示意她别那么激动。

    半个小时后,井曦抱着哄好的井修从警局里走出去。

    如果这真的是一场阴谋,井曦只觉得可怕。

    三年的蛰伏,还生下了井修。

    这得有多大的恨才能这么做……

    “井曦,你怎么在这?”秦如音穿着浅蓝色的蕾丝雪纺长裙朝她走来,和以往的可爱风不同,今天的她仙气缭绕,气质尽显。

    井曦抬头。

    秦如音走到她身边逗弄着井修,“小可爱你有没有想我?”

    “我来这里办点事。”井曦又问:“你怎么在这里?”

    “我来这里弄身份证。”秦如音逗弄着井修。

    井修被她逗弄的咯咯咯直笑。

    “如音,我们该走了。”商景深忽然出声。

    秦如音摆出一个好可惜的表情,“井曦,那我和景深先走了。”

    井曦点头。

    “哭了?”商景深忽然问她。

    井曦:“……”

    “咦?”秦如音也看到了井曦红肿的眼睛,“井曦你怎么哭了?”

    “上午有哭戏。”井曦说。

    “井曦你要开始演戏了吗?”秦如音略带夸张的捂住嘴巴。

    “嗯。”

    “那一定很辛苦吧。”秦如音拉着她的手。

    “没有。”井曦说。

    “我们该走了。”商景深冷冷的看着井曦,“演员总有些事是演不出来的,没有付出努力是不会成功的。”

    “你们先忙,我还有事先走了。”商景深说的话总有一些弦外之音,井曦明白不过她不想去参透。

    井曦打了一个车回别墅,看样子商景深一直陪着秦如音没回家,她办完事也该回去看看,总不能将两个老人丢在家里。

    等井曦到家的时候,商景深正坐在客厅里和商奶奶聊天。

    井曦满脑子都是不解,他是开火箭回来的吗?

    尤其是看他们那个热络劲就好像聊了很久。

    “奈奈,奶……奈。”井修朝客厅的老人伸手。

    井曦抱井修朝商老夫人走过去,“奶奶,我带着井修查完了,没什么大事。”

    看到她商老夫人脸上的慈爱不见立刻变得严肃起来,“我听景深说你去了?”

    “去拿点东西。”井曦说。

    “下次再有这样事让景深陪你过去。”商老夫人朝着井修伸手,“乖孙儿有没有想太奶奶。”

    “想,想,想糖果。”井修笑眯眯的朝商老夫人伸手。

    井曦赶紧说:“不行,井修你现在长牙不能吃太多的糖。”

    这孩子对吃方面很敏感,这也是为什么井修去商家井曦不是太担心的关系,给个糖就能拐走,她担心那么多也是给自己增加烦恼。

    三岁的小孩除了说话有些晚,别的地方跟人精似的。

    “怎么?”商老夫人板着脸,“我作为太奶奶都不能给个糖吃?”

    “能,能给。”井曦笑着回应。

    她还真怕商老夫人一个不留情将井修带走。

    “你去厨房帮你婆婆做饭,她一个人在厨房搞不来。”商老夫人直接将井曦支开。

    井曦没办法只能进厨房。

    井曦做饭很好吃,平时商景深不回来,她都是一个人做饭吃,自己做饭吃要比外面便宜很多。

    蔷薇还感叹过说余弦娶了她是余弦八辈子的福气,可惜还真的物是人非。

    “婆婆,我过来帮忙。”井曦推开厨房的门,厨房里的味道很香,商妈妈好像在做咖喱牛肉。

    这点她倒是有些意外,因为很多大家族里都是有专门的厨师。

    “把菜洗了。”商妈妈边搅拌着砂锅边说。

    井曦乖乖的将买好的青菜放进水里,商妈妈将汤勺放下,“会做糖醋排骨吗?”

    “额?”井曦愣愣的看着她。

    “会做糖醋排骨吗?”商妈妈再问。

    “会一点。”井曦说。

    “那好,你先去把排骨洗了,我教你做。”商妈妈说。

    “好。”井曦将菜板上的排骨放到水里,她有点奇怪商景深他妈妈怎么想起来教她做糖醋排骨。

    “我洗好了。”井曦走到商妈妈的身边。

    “以前做过饭吗?”商妈妈将身上的围裙解开递给井曦。

    “做过。”井曦说。

    余弦的身体偏弱有很长一段时间需要吃中药,井曦看着心疼每天变着法的给余弦做饭吃。

    “那你先把排骨切了。”

    “好。”

    商妈妈又说:“我也不祈求你对景深特别好,但他喜欢吃的东西你一定要会做。”

    井曦的菜刀抖了一下,差点切刀手指。

    “小心点。”商妈妈的手拍在井曦的手背上,“排骨沾血就不能吃了。”

    井曦轻“嗯”了一声,心里无语死了。

    “商姨你做饭好香,我在二楼都闻到了。” 秦如音小心的推开厨房门,看到井曦她楞了一下,又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井曦我在路上不小心摔倒了,本来想穿一下你的裙子,但是我们上衣的尺码有些不一样。”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