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婚劫难逃:总裁爱坑妻

作者:芒果 | 短篇美文

收藏

  爸爸车祸肇事者卷款,小妈卷着卖房款离开了。刚结婚了一个月的她又看见了老公和前女友,难不成他这是想……两天不在公司,大老板珍爱的鱼在周一通通翻了白眼。。

第21章 商奶奶不是很坏_婚劫难逃:总裁爱坑妻_ 井曦, 商景深

    “你给我停住!”商妈妈一把拉住井曦的胳膊,浑然也没一个贵妇该有的矜持和优雅高贵。“有什么事?”井曦脸上带着笑,心里却恨严禁立刻跑去警局。“我按了两三分钟的门,你为什么不“有事?”井曦脸上带着笑,心里却恨不得马上跑到警局。。...

    “你给我站住!”商妈妈一把拉住井曦的胳膊,全然没有一个贵妇该有的矜持和优雅。

    “有事?”井曦脸上带着笑,心里却恨不得马上跑到警局。

    “我按了三四分钟的门,你为什么不给我开门。”商妈妈紧攥着井曦的手,那鲜红的豆蔻指甲都扎进井曦手腕的肉里。

    “真的很抱歉,我刚刚没听到。”井曦对着商妈妈道歉,为了表达自己的歉意,井曦还朝着她深深的鞠了一躬。

    “你以为道歉就没事了?”商妈妈拉着她没有半分的松懈,“你忘了昨天晚上你做的好事?”

    “婆婆。”井曦字正腔圆的喊她,“我昨天晚上并没有做什么吧。”

    井曦一个一个的掰开她的手指,对余慧敏这种双手不沾阳春水的人来说,井曦力气大的很。

    “呜呜……啊……呜呜。”

    井修的尖叫声从里面传出来,井曦心里咯噔一下。

    她朝着客厅跑进去。

    摔在地上的井修被商奶奶抱在怀里。

    充满慈爱的奶奶柔声哄着井修,这一刻的商奶奶也没那么讨厌。

    井修的哭声很大,井曦赶紧将冰箱中的小蛋糕拿出来,“修修别哭,姐……我这里有草莓蛋糕你吃不吃?”

    听到草莓蛋糕的井修朝井修伸手。

    井曦无奈的将小蛋糕放在茶几上,她家井修很没出息,一点零食就能哄走。

    从商奶奶的怀中接过井修,喂了他几口草莓蛋糕,哭声是止住了只是井修还在时不时的抽泣。

    “好吃。”井修朝井曦露出一个带着鼻涕泡的笑容,这可能是井修发音最标准的声音,都不用教他。

    井曦笑着回应井修,忽然一张纸巾递到井曦的面前。

    井曦有些意外的看着身边的女人。

    “给他擦。”商老夫人说。

    井曦抱着井修坐下,用商老夫人递过来的纸巾将井修脸上的鼻涕擦干净。

    “井曦。”商老夫人叫她。

    井曦抬头,“奶奶,您有什么事?”

    “昨天晚上的事情。”商奶奶说。

    “昨天晚上怎么了?”井曦装作很懵懂的样子。

    “井曦你不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难道你忘了昨天晚上你走的时候说了什么吗?”商妈妈站在商奶奶的身边,义正言辞的提醒井曦。

    “哦。”井曦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你说的是那件事啊,昨天晚上是奶奶和婆婆告诉的我不能将自己的身份说出去,可井修是我儿子太久不见我也会想,所以带井修走的时候我也是想了很久才想到这个办法。”话锋一转,井曦的脸上带着可怜巴巴的表情,“婆婆,你不喜欢我这样吗?”

    “你。”商妈妈被井曦噎得说不出话。

    “好了。”商奶奶在一旁阻止她们,“井曦,奶奶知道你的难处,不过井修在这里我们不放心。”

    “奶奶。”井曦眼中含着泪,欲言又止,似是有很多委屈说不完。

    “下午我会让管家派些佣人过来照顾井修,井修还小也不能一直离开妈妈,周末的时候你就带着井修来老宅住,我们这些老人也希望宅子里能热闹一些。”商老夫人说。

    “奶奶,你放心我会的。”井曦有些意外商老夫人会这样说,不过眼下这样确实是一个好结果。

    “小孙。”商老夫人叫着井修,“还疼不疼。”

    “奶奶,我看我还是带井修出去看一看吧。”井曦说:“小孩子脑袋还没长好,磕了碰了很容易出事。”

    “妈,我看我还是去找家庭医生来吧。”商妈妈站在一边说:“家庭医生比外面的要更专业一些。”

    “不用,不用。”井曦赶紧阻止。

    商奶奶和商夫人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看她。

    井曦有些尴尬的解释,“我的意思是不用那么麻烦,我带井修去看儿童医生的给井修检查过很多次,这次刚好也要给井修查查身体。”

    井曦心里暗自腹诽,还好她机灵,要不然这谎圆不过去。

    “慧敏,你陪着井曦一起去,刚好也看看那个儿童医生的水平怎么样。”商奶奶吩咐道。

    “奶奶不用了,您和婆婆刚来家里还没呆几分钟,怎么能让婆婆陪着我去,我一个人去就行。”井曦又道:“我去给景深打个电话让他来陪你们俩聊聊天,难得周末过来,景深怎么能不陪亲人呢。”

    井曦不给两人说话的机会,抱着井修走到角落里,给商景深打电话。

    打了几个商景深都没搭理她。

    井曦怒了,直接给他发:“你妈、你奶到别墅了,点名带姓的找你。”

    发完后,井曦脸上带着笑朝她们走过去,“奶奶,婆婆,我先带着井修去看医生了,景深说他一会就赶回来。”

    走之前井曦特意将冰箱中的水果和电视打开,防止她们两个太过无聊。

    商景深很少回老宅,也很少和商妈妈、商奶奶聊天。

    井曦能将商景深叫回来,这让两人心里对井曦有几分好感。

    井曦离开时已经在别墅里墨迹了一个小时。

    等她到警局的时候,小吴警官将井曦继母肖玉芬的消费记录递给她。

    “在发现刷卡的那一刻,我们就已经出警了。”

    井曦翻看着消费记录,发白的指尖微微有些颤抖,“那抓到人了吗?”井曦问的声音很轻,若不是小吴警官耳力好,还真听不清她在讲什么。

    “抓到了。”小吴警官说。

    井曦缓了好一会儿才稳住情绪,“那麻烦您能带我去看看她吗?”

    她很想问问爸爸的死到底和小妈有没有关系,爸爸对小妈那么好,她怎么可以这样做。

    小吴警官摇头,一脸愧疚的看着她,“井曦小姐很抱歉,我们抓到的不是你的继母肖玉芬,我们抓到的是她的弟弟肖玉梁。”

    井曦双手紧攥着小吴警官的肩膀,“你的意思是肖玉梁用的是我继母的卡?”

    小吴警官低着头,沉默。

    井曦松开了他,脸上露出三分苦涩,“我能见他吗?”

    “可以。”小吴警官说。

    井曦抱着井修去了审讯室里,肖玉梁坐在她的对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