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婚劫难逃:总裁爱坑妻

作者:芒果 | 短篇美文

收藏

  爸爸车祸肇事者卷款,小妈卷着卖房款离开了。刚结婚了一个月的她又看见了老公和前女友,难不成他这是想……两天不在公司,大老板珍爱的鱼在周一通通翻了白眼。。

第18章 他的警告_婚劫难逃:总裁爱坑妻_ 井曦, 商景深

    井曦看向一旁的商景深,这个一场误会就像是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商景深的态度很不端正,不端正到从来没有理睬井曦。井曦咬着牙,表情十分丰富到五颜六色,“柳先生,这是我…”井曦会觉得这样说商景深的态度很端正,端正到从未理会井曦。。...

    井曦看向一旁的商景深,这个误会就像是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商景深的态度很端正,端正到从未理会井曦。

    井曦咬着牙,表情丰富到五颜六色,“柳先生,这是我…”井曦觉得这样说有些不对劲,她又改口,“这是商景深的儿子。”

    井曦真想将商景深按在地上打一顿,井修是商景深儿子,那她成了什么?

    柳卿看着井曦有些扭曲的脸被吓到了,有些不安的偷瞄井曦却不敢再看她的脸。

    “嘛嘛,嘛嘛。”井修一直在井曦的怀里不老实的叫着。

    商奶奶见状,对着井曦吩咐道:“你们小两口也好久都没见儿子了,带上楼去玩会儿,柳卿和如音陪我在楼下转转。”

    商奶奶紧握秦如音的手,还胸有成竹的拍了拍她的手。

    秦如音将脸压的很低,绯红的脸上飘着一朵霞云,“奶奶,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井曦朝柳卿看过去发现他不止脸红了,连脖子都红了。

    一个人害羞很正常,但也没必要害羞成这样吧?

    难不成他喜欢秦如音?

    井曦脑子里轰得一声,她有些站不住了。

    井曦脸上带着笑意,抱着井修的手紧了紧,“奶奶,井修也跟喜欢秦小姐,我想跟秦小姐商量商量,让她做井修的干妈,要不我们几个人一起上楼?”

    商奶奶脸色不悦,“这件事情可以以后再说。”

    井曦深深的看了一眼柳卿,只是好作罢。

    只是井曦抱着井修上楼的时候故意掀起裙摆,在其他人看不见的地方踢了柳卿一脚。

    某人的小动作很多,再加上今天晚上做了很多不合时宜的事情,倒是商景深对她很关注。

    抱着孩子还摆弄裙摆,这也让商景深格外注意。

    她似乎对他这个结了婚的朋友很感兴趣。

    就连他的再三提醒也忘了。

    呵。

    管家领着井曦上楼,商景深走在井曦的后面。

    一步三回头这句话在井曦的身上很好的体现了出来。

    随着井曦的目光看过去,商景深能很清楚的看到秦如音和柳卿走在一起。

    原来井曦喜欢的人是他。

    “商景深你踩我裙子了。”井曦目光不善。

    商景深若无其事的回头,一本正经的路过井曦,“哦,我没看到。”

    井曦:“……”

    有没有什么巫术,可以一招毙命的那种。

    这个商景深真是太让讨厌了。

    “嘛嘛,妈咪。”井修蹭着井曦的胸口,眼中还闪着泪光。

    井曦心疼的哄着井修,“小修,修修,怎么了,你怎么哭了,别哭好不好,姐……妈咪不是在这里吗?”

    井修的哭声更大,井曦怕吵到楼下的宾客,就赶紧带着井修上了楼。

    刚进房间,井修就被商景深夺了过去。

    “你干什么?”井曦皱着眉。

    “你和柳卿的关系。”商景深问。

    井曦眉头锁的更紧,“我和他能有什么关系。”

    “那你为什么一直盯着他?”商景深问。

    “你能不能好好抱孩子。”井曦心里很生气,她从来没见过像商景深这么讨人嫌的人。

    “你为什么盯着他一直看?”商景深重复刚刚的话。

    “商景深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硕大的卧室没人去关系它是什么样子,只有两个人的争吵声。

    “井曦我警告你不要打柳卿的主意,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井曦上前一步,目光坦诚,“商景深如果你早点和我离婚让我带走井修,这些事都不会发生。”

    她的坦诚对他来说,就相当于默认。

    “好,很好,井曦我们走着瞧。”

    “那可以把孩子给我吗?”井曦问。

    井修的声音哭的很大,甚至房间外面都有管家在敲门回应。

    井曦将井修抱着怀里,轻声安慰着他。

    几天不见,井修都瘦了。

    脸上的婴儿肥都削尖了,井曦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检查井修的身体,发现并没有其他的问题后松了一口气。

    “没人会虐待孩子。”刚刚和管家解释完的商景深靠在门边。

    井曦没有理会商景深,她逗弄着井修。

    几分钟后商景深出去了,只留下井曦和井修一个人。

    “修修,你这几天过的怎么样?有没有……”话音还没有落下,商奶奶被商妈妈搀扶着走进来。

    井曦赶紧抱着井修起来,朝着她们两个微笑。

    说实话,如果让井曦对着商老夫人喊奶奶,她能喊出来,因为很多时候奶奶这两个字也算是对陌生人的称呼。

    但是喊婆婆这两个字,她真的喊不出来,倒不是因为讨厌商景深的妈妈,而是因为她从始至终打算的都是离开商家。

    既然选择了离开,就没必要留下太多的感情。

    “井曦你坐下,我有话要和你说。”商奶奶严肃的坐在井曦对面。

    井曦也变得严肃紧张起来,难道是让商景深和她离婚。

    就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甩给她几百万让她离开商景深。

    事实证明想象就是想象,终究和现实差的太远。

    “我们商家不差你这一口饭。”商奶奶看着她,“井曦你应该知道刚刚在宴会上,为什么我们没有宣布你和井修的身份。”

    “井曦不懂,还请奶奶明示。”井曦很乖巧。

    商妈妈在一旁道:“言外之意就是你配不上我们家景深。”

    井曦低着头,逗弄怀里的井修,没有理会商妈妈的话。

    “慧敏。”商奶奶严声斥责商妈妈,转头她又看向井曦,“这段婚姻还像你们以前一样,我希望你不要公布出去。”

    井曦:“……”说的好像她愿意公布一样,有几个结婚的老公像商景深这样。

    紧接着商妈妈拿出两张卡放在井曦的前面,“这钱是给你拿着零花的,再给孩子买点吃的。”

    就在这时,井修一泡尿在井曦的裙子上,井曦感觉到身上的温热立刻站了起来,“奶奶这件事情我们还是一会儿再谈,井修尿了我先给他换衣服。”

    井曦没有说以后再谈,她说的一会儿再谈,明显是告诉她们两个人她会考虑她们的意见。

    “慧敏去给井曦找件衣服来。”商奶奶也是一个精明的人,自然也明白。

    “老夫人,如音小姐出事了。”管家急匆匆的跑进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