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婚劫难逃:总裁爱坑妻

作者:芒果 | 短篇美文

收藏

  爸爸车祸肇事者卷款,小妈卷着卖房款离开了。刚结婚了一个月的她又看见了老公和前女友,难不成他这是想……两天不在公司,大老板珍爱的鱼在周一通通翻了白眼。。

第16章 替闺蜜出气_婚劫难逃:总裁爱坑妻_ 井曦, 商景深

    “商姨。”秦如音在一旁甜甜的叫。商妈妈看见秦如音脸色又完全恢复到刚就的雍容典雅,井曦感慨这样的女人不去当演员只可惜了。他们三个站在一起貌似有几分一家三口的感觉,井曦很商妈妈看到秦如音脸色又恢复到刚开始的雍容典雅,井曦感叹这样的女人不去演戏可惜了。。...

    “商姨。”秦如音在一旁甜甜的叫。

    商妈妈看到秦如音脸色又恢复到刚开始的雍容典雅,井曦感叹这样的女人不去演戏可惜了。

    他们三个站在一起倒是有几分一家三口的感觉,井曦很自觉的离开他们远点,毕竟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

    豪门生活又岂会是向她想的那么简单。

    “景深一会的开场舞你和如音跳,我看井曦也不像是会跳舞的样子。”商妈妈一脸慈爱的看着商景深和秦如音。

    井曦倒也乐得轻松,反正她迟早要离开这个家,一会要是真的和商景深跳舞了,太高调以后不好脱身。

    她最好是躲到角落里或者偷偷摸摸的去找井修。

    “这不太好吧。”秦如音一脸惭愧的看向井曦。

    井曦要是不知道秦如音的意思,她就真的太不识趣了。

    “没关系,我没事的。”其实井曦更想说想睡都可以,反正她都是要离开商景深的人。

    “景深。”秦如音一脸无奈的看向商景深,“我……。”

    秦如音欲言又止的样子看的井曦心里憋屈,井曦直接走了过去,将商景深的手拽出来又将秦如音的手塞了进去。

    “去吧,好好跳,我帮你们拍照。”

    商景深脸色沉沉,不知是生气还是在压抑内心的欢喜。

    “既然井曦也同意,景深你就和如音去跳。”商妈妈一脸慈爱。

    商景深拉着秦如音离开,柳卿红着耳朵站在井曦身边,“井,井曦。”

    井曦侧身,“怎么了?”

    “你怎么和商景深在一起?”柳卿红着脸问。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井曦并没有给柳卿什么好脸色,自己老婆怀孕了,柳卿竟然说不是他的孩子。

    没关系,养一个也是养,养两个也是养。

    井修和蔷薇肚里里的孩子,她养。

    “井曦,我不是那个意思。”柳卿小声的说。

    他的声音很小,就像是蚂蚁在身上爬过的感觉,听不清,还搞得你心里痒痒的。

    “我听不见。”井曦余光看到了被老夫人抱着的井修,她朝里面走进去。

    “我想问你怎么和商景深认识的。”柳卿红着脸跟上井曦的步伐,他很少跟女生说话,甚至很少出来,和女生说话他很不好意思。

    但是他得搞明白兄弟和老婆闺蜜的关系。

    “以前怎么样不好说,以后倒是很容易。”井曦有一搭无一搭的应着柳卿。

    “那以后会怎么样?”柳卿紧跟井曦脚步。

    井曦停下脚步,朝柳卿翻了一个白眼,“关你毛事,有时间问我的事情,怎么不管你自己的事!”

    “我,我,我。”柳卿低着头,脸红的一句话说不出来。

    井曦四处张望,刚刚还看到的井修转眼间就没了。

    井曦呼了口气,越发的看柳卿不爽,“我听说你要和蔷薇离婚了。”

    井曦将服务生递过来的酒给柳卿。

    柳卿点头,随即又摇头。

    “拿着。”井曦提醒他。

    “我不会喝醉。”柳卿摆手。

    “还记得你结婚的时候,我和你说过什么吗?”井曦问。

    柳卿摇头,那天的很多事他都忘了,因为他喝了一点酒。

    “你要是敢欺负我家蔷薇,我就敢烧了你家。”井曦的脸上带着几分邪恶,这和平时的她很不像。

    柳卿红着脸接过井曦的酒杯,“这是她说的,不是我。”

    “女人说的话你也信,她让你去吃屎你去不去。”井曦颇为豪爽的将香槟喝光。

    “可她……”柳卿脸色红红。

    “闭嘴,我怕都喝完了,你看你都没动,赶紧喝。”井曦颇有几分欺软怕硬的感觉,在柳卿面前就像山大王一样。

    井曦听柳卿说话都觉得别扭,她家苏女王怎么会喜欢这么娇滴滴的男生,跟个小丫鬟似的。

    看着柳卿犹豫了几秒钟,井曦将他手中的杯子夺走,“算了,算了,算我怕了你了,我要是真的欺负了你,蔷薇就该说我了。”

    提到蔷薇柳卿的脸更红了。

    柳卿这个人看着清秀温雅,他的性格也和他的名字一样是一个文人,井曦记得他好像是什么大学的教授,到底是做什么的她也不知道,因为蔷薇不告诉她,怕井曦欺负他。

    “景深,你在看什么?”刚和商妈妈聊完的秦如音走到商景深身边,随着商景深的目光看过去,她看到了正在和柳卿聊天的井曦,“没想到井曦和柳卿还能聊的这么开心。”

    “嗯。”商景深应了一声,没表态。

    “我们过去跳舞吧。”秦如音对商景深说。

    商景深看了一眼她,最后还是跟她走进了舞池。

    大厅的灯光变了,商景深和秦如音两个人走进舞池里。

    井曦看着忽然换掉的灯光有些不嫌弃,灯光变暗,只有一束灯光打在舞池,她还怎么去找井修。

    “你喜欢景深?”柳卿忽然问。

    “额?”舞池的音乐响起,井曦没听清柳卿说什么。

    “他这个人很不简单。”柳卿忽然说道。

    井曦看傻子似的看着柳卿,“你从哪看出来我喜欢他?”

    柳卿摇摇头不说话。

    井曦看着舞池里的那对男女,的确是让人很羡慕。

    可她也知道自己和商景深他们不是一路人,就算勉强在一起他们也是会分开。

    就连相爱的人都会分开,更何况是没有感情的一对夫妻。

    井曦忽然的失落,落在舞池里男人的眼中。

    他们聊了什么?

    “疼,景深。”秦如音皱起弯弯的柳叶眉。

    商景深收回视线,又继续和秦如音跳了起来。

    几秒后,他又猜到了秦如音的脚。

    “景深。”秦如音略带撒娇的叫他。

    商景深松开了秦如音的手,“好久没跳忘了。”

    “那好吧。”秦如音有些哀怨的说:“那我们先去看看商奶奶。”

    一首歌还没有跳完,两个人便从里面走了出去。

    井曦正看到起劲,就见他们两个走了出来。

    “搞什么?”井曦脸上带着几分失落。

    “可能景深不想跳吧。”柳卿在一旁回复。

    “不能吧?”井曦疑惑的看向柳卿,丝毫没有注意商景深正朝着她走过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