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婚劫难逃:总裁爱坑妻

作者:芒果 | 短篇美文

收藏

  爸爸车祸肇事者卷款,小妈卷着卖房款离开了。刚结婚了一个月的她又看见了老公和前女友,难不成他这是想……两天不在公司,大老板珍爱的鱼在周一通通翻了白眼。。

第13章 调戏她_婚劫难逃:总裁爱坑妻_ 井曦, 商景深

    “没事儿。”井曦摇摇头,她能去理解。肯定是秦如音的男人太好了,他比但是人家。这么较为明显,她都不需要猜。“井曦,太非常感谢你了。”秦如意望着拖着商景深的井曦,“那就这样,我就先一定是秦如音的男人太好了,他比不过人家。。...

    “没事。”井曦摇头,她能理解。

    一定是秦如音的男人太好了,他比不过人家。

    这么明显,她都不用猜。

    “井曦,太感谢你了。”秦如意看着拖着商景深的井曦,“既然这样,我就先不打扰你们,我还有事先走了。”

    “嗯,你先忙。”井曦拖着商景深的身体往里走,秦如音目送着他们两个进别墅,目光深远。

    商景深的身体很重,也不知道秦如音是怎么扛着他过来的。

    井曦刚撑着他走了几个台阶就坚持不住了。

    井曦撑不住商景深,她只能扒拉商景深的脸,喊商景深的名字。

    “商景深你快起来,我弄不动你。”

    也不知商景深用了什么办法,他脸上的淤青不见了,只留下了一个很浅很浅的青色在眼尾。

    从井曦的方向看过去,就好像有一颗痣。

    青蓝色的痣在他的凤尾上显得异常妖艳。

    这个男人真的长了一张比女人还要精致的脸。

    离近后才发现,商景深的睫毛也很长。

    井曦伸出食指轻轻的碰了碰他的睫毛,又很快的收回手。

    听说,长睫毛的人哭的时候,眼泪会搭在睫毛上颤几下才会掉下来,就像晶莹的露珠。

    不知道商景深哭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

    像商景深这样鸡肠的男人应该没哭过,这么臭的脾气要哭也是他让别人哭。

    “你那一脸春意是什么意思?”商景深迷离的神色中闪着一丝清明。

    井曦听到他的话整个五官都皱在一起,那样子就好像在说你怕不是个傻子。

    商景深响起悦耳的笑声,“被我说中了?”

    井曦:“……”商景深这样的人就适合去做八卦记者,因为他无中生有的本事很强。

    “井曦,我警告你别给我带绿帽子,不然我就弄死你。”商景深指着井曦的鼻子。

    井曦眼睛横成一条直线,嘴角紧紧的抿在一起,摆出一个我不和傻子说话的样子。

    “井曦,你是哑巴吗?”商景深有些恼意。

    “你喝醉了。”井曦道。

    “我没醉,不信的话你看它。”商景深笑意加深。

    井曦:“……”

    井曦被商景深臊的脸上羞红,这个男人表面上看着像是性冷淡,一股军人的禁欲风。

    但实际上,脑子黄的一笔。

    井曦跟他说话,除了被骂就是被他调戏。

    这样的商景深很让人讨厌。

    井曦圆溜溜的眼珠转动,灵光一闪,声音忽然变的无比的甜腻,“景深,我是如音。”

    “如音。”他垂着眼眸,淡淡低喃。

    紧接着,他被井曦一脚从楼梯上踹了下去。

    商景深在楼梯上轱辘了几圈倒在地上。

    井曦赶紧跑过去,以极其夸张的表情捂着嘴巴,“商景深你没事吧?”

    商景深凤眸微眯,额头的眉头锁的更紧,他是喝醉了,可他没有失去意识。

    只见井曦一个人站在商景深演起了独角戏。

    “秦小姐,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井曦用自己的声音道。

    她又忽然跳到另外一边对着刚刚的自己说:“井曦,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拉住他。”

    井曦又跳到商景深的对面,对着刚刚说话的自己说:“没事,没事,我相信商景深不会怪你的。”

    井曦又跳过去,可怜兮兮的说:“井曦,真的吗?”

    井曦再跳:“真的,真的。”

    商景深躺在客厅的地板上,看着像傻子一样的井曦,在他的肚子上跳来跳去,一个人扮演起了双簧。

    “井曦。”商景深冷冷的喊。

    井曦赶紧去扶商景深,“怎么了,是不是秦小姐摔疼你了?”

    商景深意味深长的看着她,“你说呢?”

    井曦故作无辜,“我不知道,但是我想应该很疼吧。”

    商景深扯着嘴角,邪肆阴冷,“没关系,我们是夫妻,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商景深搂起井曦的身子,井曦下意识抓住商景深的衬衫,有些惊恐的看着他,“喂,你要干嘛?”

    “夜深人静,你说我能干什么?”商景深打趣她。

    “商景深!”井曦扯着他的衬衫。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在家的时候要喊老公。”商景深一步一步走向楼。

    “我错了,我错了,商景深你赶紧放我下来,我给你道歉。”井曦既然打算了和商景深离婚,就没打算再让他碰她。

    他们两个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勉强的婚姻早晚会离婚。

    与其担惊受怕的等着,还不如趁早打算。

    “刚才踹我下楼的勇气呢?”商景深问。

    井曦:“……”

    一个愣神,她就被商景深丢到床上。

    “商景深别,我都跟你道歉了,你别来。”井曦往后退,一脸惊恐的看着商景深。

    “你是我妻子。”商景深理所应当的看着她。

    井曦拿着枕头挡着商景深,“我确实是你妻子,但你不喜欢我,而且我也不喜欢你,我们的婚姻注定是不幸与其这样还不如趁早离婚。”

    “离婚。”商景深轻哼了一声,“井曦,你舍得离婚。”

    男人的声音拉长,似是在隐欲什么。

    “我当然……”井曦仰着脖子看着突然凑近的商景深,“我当然……”

    在他强有力的眼神示威下,井曦大脑一片空白,甚至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当然什么?”他问。

    好听的声音,酥麻到骨子里。

    尤其是那浓烈但不难闻的酒香滑过她的鼻尖,热中带着甜甜的葡萄味。

    没有喝酒的井曦被他弄得有些晕晕乎乎,只是一瞬她便红了脸,“当然是舍得。”

    “舍得什么?”商景深凑的更近。

    贴近的五官,精致到完美的容颜,就连脸上白皙的绒毛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井曦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心脏在扑通扑通的跳着。

    那种心跳的感觉又羞又涩。

    就连余弦都没有这么调戏过她。

    “嗯?”商景深看着变得呆滞的女人,“怎么不说话。”

    井曦回神,将枕头按在商景深的脸上,想要跑了出去。

    还没挪动脚,她就被男人捞进怀里。

    “走什么?”商景深捏着她软的像棉花一样的脸蛋,“我有事要告诉你。”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