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婚劫难逃:总裁爱坑妻

作者:芒果 | 短篇美文

收藏

  爸爸车祸肇事者卷款,小妈卷着卖房款离开了。刚结婚了一个月的她又看见了老公和前女友,难不成他这是想……两天不在公司,大老板珍爱的鱼在周一通通翻了白眼。。

第12章 弄青他的眼睛_婚劫难逃:总裁爱坑妻_ 井曦, 商景深

    井曦失魂落魄的从警局走出。她了忘了警察叔叔说什么了。她只记得我一句话,警察叔叔说:“我们媒体采访过的路人说见过肇事者和您的继母见过面,我们产生怀疑这是一场谋杀而也不是普她已经忘了警察叔叔说什么了。。...

    井曦失魂落魄的从警局走出来。

    她已经忘了警察叔叔说什么了。

    她只记得一句话,警察叔叔说:“我们采访过的路人说见过肇事者和您的继母见过面,我们怀疑这是一场谋杀而不是普通的逃逸事件,井小姐如果您有您继母的消息,请在第一时间通知我们。”

    晃晃荡荡,井曦一个人漫无目的的朝前面走。

    两个裹得很严实看不清脸的男人目送井曦离开。

    “老大,你把这件事告诉井曦会不会太残酷了。”男人身边的手下问。

    男人摇了摇头,“她迟早该知道。”

    “那我们不去见她?”手下再问。

    “等病好。”也许那个时候他就有见她的勇气。

    “嗯。”手下追着男人的目光,看着那个渐渐消失的身影。

    井曦突然跑了出去,一直到下班都没有回公司,甚至到了晚上九点都没有回家。

    坐在客厅的商景深反复的看了几次时间。

    该不会是他真的玩过了?

    商景深拿起衣服刚要走出去,客厅的门就被井曦打开。

    看着失魂落魄的井曦,商景深的缓缓坐下,尽显优雅。

    井曦直接忽略掉了商景深,上楼,然后趴在床上,一气呵成。

    商景深懒散的靠在门口,“前男友来找你了?”

    井曦不语,她朝着软软的被子里钻了钻,尽量忽略掉商景深的话。

    “井曦,我在跟你说话。”商景深警告她。

    井曦哼了一声。

    “前男友真的来了?”商景深忽然坐到井曦的身边。

    井曦朝一边蹭了蹭,远离商景深。

    “是不是他跟你道歉了,求着你原谅他?”商景深躺在井曦身边,单手撑着下巴,一副很八婆的样子。

    他这个幸灾乐祸的样子很让人讨厌。

    井曦还不是不说话。

    “没原谅?”商景深道。

    井曦猛得坐起,呆滞的眼神变得凶狠,她将枕头重重的摔在商景深的脸上,“关你屁事!就你事多,哪都有你!”

    商景深没有任何准备,就被井曦重重的甩了几下。

    他一把拉住井曦的手腕,枕头中的鸭绒在空中飞舞,落在两个人的身上。

    暖色的灯光下,商景深将井曦压在床上。

    “你疯了!”

    看起来很暧昧,可又没那么暧昧。

    井曦的双手被商景深死死的压住,她伸出脚对着商景深的下面就是狠狠一踹,然后趁商景深痛叫的时候,坐在商景深身上。

    井曦对着商景深的脸就开始打,“叫你欺负我!打死你!打死你!”

    离近后,商景深才发现这丫头又喝酒了。

    喝酒后的井曦武力值暴涨。

    井曦一拳打在了商景深的眼睛上。

    “唔。”商景深闷哼一声。

    商景深忍住眼睛的痛,将井曦再次压在身上。

    “你到底是喝了多少酒?”

    井曦没回他,张牙舞爪的像是个护卫领地的母狮子。

    “你还知道我是谁吗?”商景深问。

    井曦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丝毫不理会商景深。

    “井曦!”

    “吵死了。”井曦打了一个充满酒气的哈欠,“别吵了,我要睡觉。”

    商景深:“……”

    井曦很快睡着了,迷迷糊糊中还打着呼噜,看样子很累。

    这可惨了商景深。

    他在家等了半天,想告诉井曦周六会有晚宴会有开场舞。

    还没说上几句话,就被井曦揍了一顿……

    商景深从井曦的房间走了出去,下楼煮鸡蛋。

    第二天清晨,井曦从房间出来的时候,商景深还拿着鸡蛋在敷眼睛。

    看到井曦下楼,商景深轻嗤了一声。

    “以后别喝酒了。”商景深提醒她。

    “你眼睛怎么了?”井曦疑惑的看着他。

    商景深微微转头,“你刚刚说什么?”

    轻飘飘的声音让人胆寒,井曦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眼睛没事吧?”她好意询问。

    “你说呢?”商景深咬着后槽牙问她。

    这丫头是有酒后失忆症吗?

    自己做了什么都不知道!

    “看起来挺严重的,要不要我帮你买点药?”井曦当然知道自己昨天晚上做了什么,她要是敢说出来商景深能扒了她的皮,事到如今只有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在讨好商景深,没准她还能糊弄过去。

    “那我真要谢谢你了。”商景深咬着牙说。

    井曦一脸无辜的走到商景深身边,拿着桌子上剥好的鸡蛋,“以你的长相应该没有几个女人能拒绝你,怎么会被人打了眼睛?”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商景深黑着脸。

    “哦。”井曦小声的嘟囔。

    她小心的给商景深用鸡蛋滚眼睛,“看起来挺严重的,要不我们报警?”

    商景深朝她翻了个白眼,这白眼异常的恐怖。

    尤其是肿着的那只眼睛,翻滚的眼皮能看到里面还有红红的血丝。

    井曦心里暗爽,表面依旧很无辜的说,“要不我送你去医院看看?”

    “你能闭嘴吗?”商景深怼她。

    井曦将商景深的左手掰开,将鸡蛋塞进商景深的左手中,“商景深你真的很过分,我只是想帮你。”

    话落,井曦一脸委屈的跑出去。

    商景深将手中的两个鸡蛋摔了出去。

    这个井曦!

    跑出去的井曦,脚步异常轻快。

    脸上也带着甜甜的笑容。

    甚至饶有情趣的哼着歌,她也算是报了商景深欺负她的仇。

    商景深的眼睛青了没来公司。

    没有商景深她在公司里就是一个小透明,端茶递水倒也轻松一些。

    接下来连续几天井曦都没有看到商景深,井曦一边打听小妈的下落一边在酒吧赚钱,倒也乐得自在。

    直到周五的晚上回家,井曦还是没有看到商景深。

    她有些着急了。

    连续四天没有看到商景深,她连老宅在哪里都不知道。

    又怎么接回井修。

    井曦给商景深打了十多个电话,商景深还是没接。

    就在井曦想要报警的时候,秦如音撑着喝醉的商景深回来。

    井曦焦急的朝他们两个跑过去,“怎么喝酒了?”

    秦如音一脸歉意的看着井曦,“井曦对不起,这都是我的原因,他非要和我男朋友拼酒,我拦不住他。”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