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婚劫难逃:总裁爱坑妻

作者:芒果 | 短篇美文

收藏

  爸爸车祸肇事者卷款,小妈卷着卖房款离开了。刚结婚了一个月的她又看见了老公和前女友,难不成他这是想……两天不在公司,大老板珍爱的鱼在周一通通翻了白眼。。

第6章 她偷偷抹泪_婚劫难逃:总裁爱坑妻_ 井曦, 商景深

    两个保镖死死地的将井曦按在沙发上,让她不能够不能动弹半分。井曦全身都在颤抖着,很紧张而急切地望着那个置身于之外的男人。“商景琛我帮帮我你,你和他们说一下孩子的事情好好,我答应下来井曦全身都在颤抖,紧张而焦急地望着那个置身之外的男人。。...

    两个保镖死死的将井曦按在沙发上,让她不能动弹半分。

    井曦全身都在颤抖,紧张而焦急地望着那个置身之外的男人。

    “商景琛我求求你,你和他们说一下孩子的事情好不好,我答应和你离婚,一分钱都不会要你的。

    你不信的话去看我的包,我早就准备了离婚协议,你放我和井修走好不好,我保证以后我都不会出现在你们面前。”

    商景深颇有闲情地端起梨花茶木上的茶杯,轻转茶杯,嘴角满是戏虐,“为了和我离婚不用想出这 么烂的借口,孩子是不是我的,你觉得我会不知道?”

    商景深的话无疑是给井曦判定了死刑。

    井曦脸色惨白,小声低喃,“报复,这是你对我的报复。”她故意逗了他,这是他对她的惩罚。

    商景深从沙发上站起身,高大的身影笼罩井曦。

    身边的保镖自觉退去,井曦被商景深抱在怀里,“妈,小曦最近和我在闹别扭,你和奶奶带着井修先回老宅,等下周末放假我们再回去和你们解释。”

    呆滞的井曦还没缓过来,就听见来自男人另外一层的的打击。

    她要起身反驳却又听见男人在她耳边低语,“不想他死,就按我说的做。”

    男人的深邃的目光里闪着流光,就像是天上的星星般好看。

    可他的话却让井曦如坠冰窖,全身发凉。

    在旁人眼里他们像极了恩爱的小夫妻。

    耳磨斯鬓中处处彰显爱意。

    可在井曦眼里,这个男人就是一个恶魔。

    商妈妈讽刺,“我们商家不是什么小门小户,景深你千万别委屈了自己,有些人没本事做商家的少奶奶自然有无数个人想顶替。” 

    井曦还没说话,秦如音的声音响了起来,“其实这件事情还是怪我,如果不是我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秦如音攥住发白的手指,“商姨对不起。”

    商妈妈热络的挽着秦如音的手,对着一旁的井曦翻着白眼, “如音你千万不要这样说,要不是你,我们恐怕要被他们瞒一辈子。”

    “井曦你能原谅我吗?”秦如音一脸歉意。

    井曦嘴角泛起淡淡的浅笑,“怎么会,我怎么会怪你,我感谢你还来不及,至少你让我知道在家人面前景深是‘护’着我,‘爱’着我的。”

    井曦着重的说了护和爱两个字。

    一语双关,不仅怼了秦如音还怼了商境泽的妈妈。

    他喜欢秦如音是吗?

    吓唬她是吗?

    那她也可以折磨商景深。

    谁怕谁!

    儿子都认了,难不成他要再说一遍这不是他儿子。

    “伶牙俐齿。”商景深点评她。

    “彼此,彼此。”若说伶牙俐齿商景深口才最好,在他身边井曦不仅口头上就连身体上都没占几分便宜。

    “好了。”商老夫人抱着睡着的井修,被保镖搀扶起来,“孩子我先带走了,你们两个早点回老宅。”

    井曦刚要张口,就被商景深狠狠的捏了一下。

    她咬牙道:“老公该放我下来了,这么多人看着呢。”

    井曦声音甜的发软, 眼神却是恨不得吃了商景深。

    “好。”商景深应着她,手上的力度却是没有减少半分。

    秦如音走到商妈妈身边, “商姨我跟你们一起回去。”

    将众人送走后, 井曦甩开了商景深的手腕。

    片刻间,她便被男人压在别墅的房门上。

    “井曦,你刚刚很厉害。”

    “没你厉害。”

    “呵。”商景深冷嗤,修长的食指轻绘她因生气而变得绯红的脸蛋,“欲擒故纵被你玩的很好。”

    “……”

    “不过。”男人好听的声音顿了顿,“我还是想把你身上的刺的拔光。”

    一根一根的扒掉,让她知道得罪他的下场。

    男人声音好听,话却很恶劣,恶劣到井曦想打人。

    高跟鞋踩在商景深的脚上,用力一拧,“随时奉陪!”

    疼痛使商景深失去了刚刚的优雅, 他跳着脚跑到一边,棱角分明的五官带着恼意,“井,曦。”

    男人的声音就算是恼怒,也好听极了。

    可井曦却没有丝毫感受到,她现在只想带着弟弟离开这里。

    井曦径直的朝楼上走去,既不能离婚又不能带回井修,还不能辞职,甚至都找不到小妈。

    井曦一个头,四个大。

    她甚至不知道接下来, 该做什么。

    为今之计,只有走一步看一步。

    “你给我站住。”商景深看着走上楼梯的井曦,铁青脸。

    井曦回头,表情烦感, “干嘛?”

    酒撞怂人胆,说的就是井曦这样的人,平时被欺负惯了,今天借着酒劲都发挥出来了。

    “你胆子很大。”商景深说。

    井曦道:“哪敢。”

    虽然看起来井曦在示弱。

    可弦外之音她对这个男人一点也不服,口不服心也不服,尤其是这个男人的小肚鸡肠。

    “恐怕没有你不敢做的事情。”商景深幽深的眸子发暗,似是很不满意井曦。

    井曦撇嘴,有些嗤之以鼻。

    她敢杀人吗?敢放火吗?

    不,她不敢,她连杀鸡都不敢。

    “你去哪喝酒了?”商景深问。

    井曦默不作声。

    商景深又道:“不要忘记你现在的身份。”

    接连的打击, 再加上商景深的话,井曦一下子就火了, “什么叫做不要忘记我的身份?是我求着你跟我结婚的吗?难道不是你心甘情愿的?

    我现在想离婚你又不跟我离,你还把我弟弟弄到你家,你让我怎么办?是,是我刚开始没告诉你井修是我弟弟, 可你也没给我机会说啊。”

    井曦突然间的崩溃,让商景深有些无措,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机械的重复刚刚说过的话,“你去哪喝酒了!”

    “不用你管!”井曦抹掉脸上的眼泪,急匆匆的跑上楼。

    砰的一声,门被关上。

    商景深:“……” 

    蛮不讲理,果然是女人的专属。

    良久,他掏出手机熟练的拨出了一组数字。

    傍晚的月光,皎洁而明亮。

    夜空中偶尔有一两个星子在闪烁。

    夏日里的虫鸣声格外嘹亮, 极其不协奏是还有女人低低的哭泣声。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