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婚劫难逃:总裁爱坑妻

作者:芒果 | 短篇美文

收藏

  爸爸车祸肇事者卷款,小妈卷着卖房款离开了。刚结婚了一个月的她又看见了老公和前女友,难不成他这是想……两天不在公司,大老板珍爱的鱼在周一通通翻了白眼。。

第5章 带走孩子_婚劫难逃:总裁爱坑妻_ 井曦, 商景深

    井曦望着商景深眼神迟疑,她该说什么?否认井修是她的弟弟,接着被商景深复婚。复婚后无家可归,身怀分文的她和井修野外露宿街头。她自己没什么,可井修但是一个孩子。井曦没说离婚后无家可归,身负分文的她和井修露宿街头。。...

    井曦看着商景深眼神犹豫,她该说什么?

    承认井修是她的弟弟,然后被商景深离婚。

    离婚后无家可归,身负分文的她和井修露宿街头。

    她自己没什么,可井修还是一个孩子。

    井曦没说话,她默认了这件事情。

    “好,很好,这件事你干的很漂亮!”商景深松开了井曦,大步离开。

    “砰!”的一声,别墅的大门被商景琛关上。

    井曦被商景深吓了一跳,但怀中的井修哭的声音更大。

    井曦哄着井修,心里很不是滋味。

    井曦坐在沙发上想了很久,最后决定还是和商景深离婚。

    毕竟商景深也没做错什么,她不能这样对他。

    她打算和闺蜜蔷薇借点钱。

    刚划开屏幕就看到蔷薇发给她的四个字,“我离婚了。”

    井曦心里咯噔了一下,赶紧回复道:“什么时候。”

    “昨天。”蔷薇回复她的消息很快。

    “你们不是都有孩子了吗?”

    “他说孩子不是他的。”

    “?”

    “我生气就离了。”

    “牛掰。”

    “你还算不算是姐妹!”

    “不,我想当你妈妈。”

    “哈哈哈。”蔷薇在电话那边轻笑出声,“井曦这笑话真冷。”

    开导了一会儿蔷薇,身边的井修也哄睡着了。

    借钱的这个事情井曦还是没有张开口,她在自己的手机联系人里滑了一圈。

    突然发现除了蔷薇好像没人能帮她。

    ……

    清晨,井曦从沙发上醒来, 她等了商景深一夜。

    她要和商景深讲清楚这件事情, 大不了离婚后去找一个包吃包住的工作,总比现在这样好些。

    主要是她心上过意不去。

    她想了一夜实在不行就去酒吧或者KTV唱歌陪酒,给井修换一个便宜点的幼儿园,他们两个搬到其他的城市

    可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井曦都没有看到商景深。

    既然看不到他,井曦也有了离婚的打算,白天在公司上完班,晚上井曦就去酒吧里打工陪酒。

    井曦每次出去都是把井修送到幼儿园老师的家里, 让她帮忙照看孩子。

    一个星期的时间井曦赚了两千多,给幼儿园老师一些她还剩下很多。

    井曦带着睡着的井修回别墅, 迷离中她看到别墅的灯光亮着。

    井曦紧攥着包,她终于可以和他说离婚了。

    然而走进客厅她才发现里面又在开party,聚集着形形色色的人,她一个都不认识。

    众人呈众星捧月之势围绕着沙发上的商景深,他冷淡的瞥了她一眼,波澜不惊。

    “你们慢慢玩,我先去睡觉了。”她既然决定离婚就没必要应付他的朋友,何况她刚才喝了不少酒,脑袋昏昏沉沉。

    男人并没有理会她,井曦也无所谓反正她和商景深以后也不会见几次。

    “慢着!”娇呵的女声叫住了她。

    井曦眯了下眼睛,“有事吗?”随即又道:“抱歉,我今晚喝的有点多,不能陪着大家。”

    “景深这就是你瞒着妈妈和家人的结婚对象?”商妈妈的眼神中带着质疑,无法相信优秀的儿子会娶这样的女人。

    井曦脑子嗡的一声,险些从楼梯上滑下去。

    她以为商景深又带了一波朋友来家里玩,反正她不认识那些人,也没有招呼的必要。因为她迟早要和商景深离婚了,可结妈妈和家人五个字让她脑中的酒瞬间清醒了一半,井曦眼前顿时清明起来。

    客厅里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在刺激她的大脑,告诉她这些人不是商景深的朋友,而是他的家人。

    井曦瞬间蔫巴的像个小兔子,声音也变得小心起来,“请问有什么事吗?”

    说完后,井曦咬着舌头,她是不是喝酒喝糊涂了。

    商景深的家人来了,还能有什么事情,不就是为了她和商景深隐婚的事情。

    秦如音从远处朝着井曦走过来,白皙的脸上满是懊恼,“井曦这件事情都怪我, 昨天我去看望老夫人的时候提到了孩子, 我不知道你和景深没有告诉家里人。”

    井曦心里轰隆一声,完了,这下真的完了。

    井曦抱着井修朝沙发的位置走过去,“那个,你们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走近才发现这些人何止是严肃,甚至可以用板着脸来形容。

    “快把孩子抱过来给我看看。”商老夫人朝井曦的怀里望去。

    商妈妈瞥了一眼井曦,极不情愿的将孩子从井曦手中夺走。

    井曦被商妈妈推搡摔脑袋一阵眩晕,差点摔倒。

    如果猜的没错,他们应该是把井修当成了他们的小曾孙。

    井曦着急了,她朝商景深看过去,“你坐在那里干什么?你倒是说话啊, 你和大家解释一下事情不是他们想的那样。”

    气定神闲的商景深就像是个局外人,淡漠的看着这一切。

    井曦踉跄着身子 伸手要去抢井修。

    她的手还没伸过去,就被商妈妈推到了沙发上。

    “景深明天抽个时间和这个醉鬼去离婚,孩子不需要这样的妈妈!”商妈妈嫌弃的拿出绢帕擦拭沾染过井曦味道的手指。

    商老夫人看着熟睡的婴儿,慈祥的脸上满是笑意,说出的话却是最伤人的。

    “这孩子我瞧着欣喜,先带走了。”

    井曦慌了脱口而出,“你不能带走他,他不是商景深的儿子!”

    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没想到更糟的已经来了。

    商妈妈脸色难看,“景深这是真的?”

    商景深坐在沙发上神情慵懒,嘴角勾起若有若无的弧度,毫不在意的刷着手机。

    井曦狼狈的站起来, “对不起各位这是我弟弟井修,这不是商景深的孩子。”

    “你在逗我吗?你现在已经二十多岁,这个孩子跟你差了不止一星半点的年龄,你妈妈现在也得四五十岁,四五十岁的产妇?”商妈妈的眼里满是怀疑,甚至她觉得儿子娶了一个骗子。

    刚刚站起的井曦又被保镖按在沙发上,她红着眼眶推着挡在她前面的两只手。

    “这是我小妈的孩子,不是我妈妈生的,我妈妈在十多年前就已经去世了, 他真的是我弟弟,你们要相信我。”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