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已完成

网王之只为守护你

作者:阅读王 | 短篇美文

收藏

  《综漫之只为守护着你》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左手,叶灵,雪舞樱,肖峰,龙马,龙崎教练,望着叶灵之间的故事。综漫之只为守护着你约18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网王之只为守护你左手龙马小说全文阅读_网王之只为守护你左手龙马完整版_网王之只为守护你小说左手龙马

    左手龙马小说名字叫作《综漫之只为守护着你》,提供更多综漫之只为守护着你左手龙马小说全文深度阅读,综漫之只为守护着你左手龙马比较完整版。综漫之只为守护着你小说左手龙马节选:左手也……“咦?她左手上的绷带是怎么一回事啊,大石?”仁王雅治问身旁…...

    左手龙马小说名字叫做《网王之只为守护你》,这里提供左手龙马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网王之只为守护你小说精选: 第8章 青学男子网球部午休很快就过去了,叶灵把某只在天台上睡着的“猫”叫醒,然后就一起回到教室。一进教室,迎面就走来一个男生。“元宫同学,这是社团申请表。请在放学前决定参加哪个社团。”“哦。”叶灵应了一声抽走对方手中的表格,然后走向自己的座位。放学铃声一响,午休时的那个男生就走了过去。“元宫同学,表格填好了吗?”“呐!”叶灵把申请表递过去。“什么……你要加入男子网球部?而且是队员申请?”男生一脸不相信,“元宫同学,女生也有女子网球部…

    第8章 青学男子网球部

    午休很快就过去了,叶灵把某只在天台上睡着的“猫”叫醒,然后就一起回到教室。

    一进教室,迎面就走来一个男生。

    “元宫同学,这是社团申请表。请在放学前决定参加哪个社团。”

    “哦。”叶灵应了一声抽走对方手中的表格,然后走向自己的座位。

    放学铃声一响,午休时的那个男生就走了过去。

    “元宫同学,表格填好了吗?”

    “呐!”叶灵把申请表递过去。

    “什么……你要加入男子网球部?而且是队员申请?”男生一脸不相信,“元宫同学,女生也有女子网球部的啊?!”

    四周的同学听到声音纷纷回头,就连一直睡觉的龙马也抬起一只猫眼望着叶灵。

    “不可以?”叶灵皱皱眉,怎么这么反应?!

    “这个,我不大清楚。你去问一下男子网球部的教练吧?”男生把表格递还叶灵。

    “哦,好!”叶灵点头,接过表格,转头望向龙马,“越权,你要去训练了吧?可以带我去吗?”

    “呃……随便。”一直望着叶灵的龙马没有料到叶灵会突然回头,脸有些红,手习惯性地压低帽檐,神情有些不自然。

    “谢啦。”叶灵微微一笑,站起身走向教室问口。

    龙马愣了下,然后跟在叶灵后面走出教室。

    龙马带着叶灵走向网球部,一路上很静,龙马不爱说话,也不会说话;而叶灵则忙着望那满片的樱花树林,也没空说话,更何况,叶灵本身也不是个多话的人。

    青学男子网球部走近球场,龙马便伸手指向一个正跟学生讲话的老太婆对叶灵说:“她就是龙崎教练。”

    然后龙马推开球场的门,和叶灵一起走进去。

    龙马刚走进去,就有一个火红色头发的学长跑了过来,趴在龙马身上。

    “菊丸……学长……你很重……啊……”龙马忍受着痛苦,不满地说。

    “嘻嘻。睡觉小不点你的身体好笑,抱起来好舒服啊……”菊丸不肯下去,眼睛无意间望见正在走向龙崎教练的叶灵,“小夜?是小夜吗?”然后又转过头对不远处一个棕色头发的男生喊:“不二,快看,是小夜啊……”

    不远处那个棕色头发的男生睁开冰蓝色的双眸,望向叶灵。

    而被菊丸压着的龙马则很奇怪。(小夜?她不是叫元宫叶灵吗?)

    就在这片刻间,叶灵已经走到龙崎教练的面前。

    “您就是龙崎教练吗?”叶灵望着对方,浅浅一笑。

    “我是。有什么事吗?”龙崎教练望着眼前的女生有些不解。

    “我是一年级的元宫叶灵,请让我加入网球部。”叶灵弯下腰微微一鞠躬,口气清晰地说。

    “啊?可是这里是男子网球部啊!”龙崎教练奇怪。

    “我知道,我要加入的就是男子网球部。”叶灵抬头望着龙崎教练。

    “作为经理吗?”

    “不是,作为选手。”叶灵口气坚定。

    “这……”龙崎教练有些为难,转头对那个一直站在她们旁边的男生说,“手冢,你怎么看?”

    手冢望着眼前的女生,女生眼里的鉴定让人不容置疑。

    “为什么一定要加入男子网球部?”手冢直视叶灵,口气冰冷。

    “因为在这里可以让我打败更多厉害的人。”叶灵毫不犹豫地说。

    “女子网球部也有很强的选手。”手冢眼神闪过一丝惊讶,然后继续问道。

    “不,你错了。”叶灵直视手冢,微微一笑,“男生和女生的力量是不同的,我要打败的是,厉害的男生,而不是女生。”

    手冢没有再说话,望着叶灵,许久。

    “我知道了。比赛吧,打赢我,就让你加入。”手冢叹了口气,说出这句话,“可以吗,龙崎教练?”

    “可以。”龙崎教练似是被叶灵的坚持感动,没有犹豫。

    “好。”叶灵微笑,然后跟着手冢走进球场。

    另一边,青学其余的王子们望着叶灵和手冢他们,脸上写满了疑惑。

    “小不点,你是怎么认识小夜的?”菊丸依然压在龙马身上。

    “她是我同桌。”龙马回答。

    “哎?那她来网球部干什么?”菊丸奇怪地问龙马。

    “打网球啊……”龙马翻了个白眼给菊丸。

    “啊?”菊丸惊讶,“可是小夜不是不会网球的吗?呐,不二?”

    不二似是没有听见菊丸的话,眼睛只是盯着叶灵。

    不二的嘴边扯过一抹苦笑。

    “看,他们去球场了啊!我们也去看一下吧!”

    于是,众位王子就跟着来到球场。

    叶灵走进球场,把网球袋放在休息椅上,然后直起身脱下外面的长袖校服,里面的短袖运动裙就露了出来,当然,左手也……

    “咦?她左手上的绷带是怎么回事啊,大石?”菊丸问身旁的男生。

    “英二,你别问我啊,我怎么可能知道嘛……”大石回答。

    龙马望着叶灵那布满绷带的左手,心里有一丝难过。

    不二睁着蓝眸,皱着眉头望着叶灵的手。

    “龙马SAMA……”朋香的声音传了过来,“你在看什么啊?”

    “小朋,别跑那么快。”樱乃的声音细细的,她跟着朋香的身后而来。

    “哎?樱乃,你看,是早上那个女生呐……”

    “呃……恩!”樱乃抬头望见叶灵站在球场上。

    “可是她怎么在球场上啊……?”朋香趴在球场的栅栏上,不解地说。

    “不知道啊……”樱乃走到朋香身边,小声地说,“她的左手……”

    “左手?额……绷带?”朋香有些激动。

    也许是朋香的声音吵到了叶灵,她抬头望向朋香她们,但什么也没说,拿起球拍就走入球场。

    “朋香,别那么大声啦!”樱乃拉住快爆走的某人。

    “对,对不起。”朋香似乎有些脸红。

    龙崎教练坐在裁判席上,望了望球场上的两人。

    “一局定胜负,元宫发球。”

    叶灵用右手握住球拍,左手拿球,向上抛起,挥拍,球瞬间离拍。众人包括手冢也只是看到球在一瞬间离开球拍,等到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到了手冢的场地,着地,得分。

    “15-0”龙崎教练惊讶不已。

    “光速发球。”叶灵轻轻说出几个字。

    “哇塞!球路连我都看不清楚呐!”菊丸使劲睁大眼睛望着场上的叶灵,“可是不二,小夜是什么时候学会打网球的啊?”

    “英二,她……不是夜。”不二睁开蓝眸望着在场上飞驰的叶灵,有丝无奈。

    “哎?可是她的样子和小夜……”菊丸怀疑地望着不二。

    “夜没有她那种眼神。”不二仍旧望着叶灵。

    “可是,眼神是可以改变的。”一旁的乾插过来一句,手还在笔记本上奋笔直书。

    “不可能。那种眼神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成的。”不二语气坚定,眼睛依然随着场上的叶灵移动。

    众人随着不二的目光望去,场上的叶灵目光锐利,似是尖刀,但又不似,那种感觉,只有众王子才会明白,座位她的对手有多不好受,那种压迫感,他们站在场外都感觉得到。

    “元宫。1-0”龙崎教练的声音里似是有一丝喜悦。

    叶灵用右手挥了挥球拍,然后站在底线准备接球。

    手冢把球往上抛,左手向上一挥,球来到叶灵这边……

    一个回合下来,手冢。1-1.接着,手冢使出他的手冢领域,把比分追加到1-3.叶灵望望比分,无奈地把球拍换到左手,她站在底线挥挥拍,有些担心地望着左手。

    “哎?左……左撇子?”场外的众人惊讶。

    手冢继续使出手冢领域,叶灵左手一挥,球就消失了,等到手冢发现时,已经得分。

    “移形换影。”叶灵开口,“也叫消失的球。这样,你的手冢领域就用不了了。”

    手冢望着在地上滚动不跳起的球,抬头望望叶灵,没有说话。

    于是,比分被叶灵追平。

    可是,毕竟叶灵已经有段时间没打球了,左手又没力气,所以形势很快向手冢那边倒,比分也被拉成3-5.现在是手冢的赛末点。

    众人都可惜地望着叶灵……

    叶灵望着比分,(手冢的赛末点了,不能输,绝对不能输,在这里输了就什么也做不了了。)

    就在这时,叶灵的左手发出蓝光,她的眼睛瞬间便会黑色,眼神比刚才的还要锐利。嘴唇微微一动“解”,左手的蓝光消失,绷带想上次在雪月樱的空间一样,散开围在左手的周围。

    叶灵顿时感觉全身充满力量,连动作都快了几倍。

    手冢的赛末点被破,比分又被扳平,5-5.“怎么回事,你们看她的左手。”场外的大石惊讶地说。

    “额,那些绷带是怎么回事啊?”菊丸奇怪地说,因为他的动态视力最好,所以他看得比别人多些,“怎么飘在她左手的周围呐?”

    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而场上的两人则正激烈地战斗者。

    手冢被迫使出零式削球,叶灵没能接到,于是比分又变成5-6.接下来叶灵不断吊高球,一点也不让手冢打出零式削球,而且她的脸很严肃。

    就在手冢吊出一个高球时,叶灵纵身跳起,好高,左手一挥拍,球就像流星般滑落,瞬间落在手冢的球场上,没再弹起。

    “流星导弹。”叶灵在球场上站定,开口说道。

    于是比分又被扳平,进入抢七。

    叶灵依然不让手冢使出零式削球,这让场外的王子们很奇怪,因为刚才手冢第一次使出零式削球后,叶灵总是反逼他再使出零式削球的,怎么没多久她又不让手冢打出来?

    终于来到叶灵的赛末点。

    叶灵用右手把球抛起,好高,然后整个人跳起来,左手一挥,球已经在对方场内落下。

    “空气发球。”叶灵开口。

    “元,元宫获胜,比数7-6.”龙崎教练愣了好久才说出来。

    叶灵站在场上,望着被解印的左手,叹了口气,“封!”左手上的绷带马上又包紧整只手臂。

    叶灵望着对面场地上的手冢,走过去和他握手。

    “欢迎你加入,我是部长手冢国光。”

    “元宫叶灵。”叶灵微微一笑,然后神情突然变得有些严肃,“部长,刚才那种削球还是别常打的好,如果你还想打网球的话!”

    由于叶灵说话的声音不大,加上场外的众人议论纷纷,所以只有手冢和从裁判席上下来走到他们身边的龙崎教练听到!

    “我知道,谢谢关心。”手冢听见叶灵的话刹是惊讶,沉默了许久才说。

    龙崎教练则在诧异叶灵知道手冢左手受伤的原因。

    叶灵望了望手冢,然后什么也没说,转身走向自己的网球袋。

    龙崎教练带着叶灵走出网球场,然后就叫网球部的人集合。

    “从今天开始,她将成为我们的一员!”龙崎教练说着指向叶灵。

    “元宫叶灵,请多指教。”叶灵微微欠身。

    于是乎,青学的众王子开始自我介绍:“不二周助,请多多指教。”不二的眼睛没有睁开,半眯着的眼睛含有笑意。

    “菊丸英二,喵!”菊丸蹦蹦跳跳地来到叶灵面前,“小叶灵,多多指教。”

    殊不知听了这个名字,叶灵的头上多了N条黑线!

    “英二,别闹!我是副部长大石秀一郎,有什么事可以找我。”

    “桃城武,早上你救人的时候很厉害呢!”

    “嘶!……海堂熏。”海堂似是有意无意地望了一眼桃城,然后两人开始吵架。

    “什么救人呐?”菊丸耐不住好奇心了!

    “就是早上我和越前要来训练的时候,听到小板田她们两人的呼救声,跑去的时候叶灵已经救了她们了。”桃城停下与海堂的争吵,说。

    “哎!好厉害啊,小叶灵。”菊丸说着跑向叶灵。

    “没有啦,学长。”叶灵不好意思地淡淡一笑。

    “乾贞治,要不要先试一杯这个?”乾从身后拿出一大杯东西。额,看起来很恐怖!

    “不,不用了,学长。”叶灵望着那一大杯东西,冷汗直流。

    “河村隆,请多指教。”河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阿隆,你忘了东西。”不二微笑着把球拍递给河村。

    “哦!”河村接过球拍,眼神突变,“BURING!让我们一起加油吧!”

    叶灵的脑后已经不止N条黑线!

    “好了,除了叶灵和手冢外,其他人继续练习。”

    “是。”众人异口同声。

    于是球场内想起一阵阵打球声。

    叶灵独自一人走到洗脸池,打开水龙头,把左手整只手臂伸到水下冲洗,水接触左手的那一刻,竟然冒出白烟。

    叶灵右手轻拭左手,刚才左手封印后,温度就渐渐升高,到后来竟会烫手。叶灵无奈,这是使用解印的结果吗?唉!

    叶灵关掉水龙头。正要转头从网球袋里拿出毛巾,一只拿着毛巾的手却伸在她面前。

    “呐,给你。”龙马的声音。

    叶灵抬头望见龙马,伸手接过他递来的毛巾,轻轻擦拭左手。

    “谢谢。”叶灵望着龙马微微一笑,“你不用训练了?”

    “刚比赛完。”龙马抬手压低帽檐,琥珀色的大眼睛却在帽檐下望着叶灵,“你的左手……”

    “哎?”叶灵停下动作,直视龙马,有些犹豫。她不知道要不要说,但又不想骗龙马。

    “算了。”龙马转头没看叶灵。

    “封印。”叶灵开口。

    “什么?”龙马回过头望着叶灵,脸上写满惊讶。

    “这是封印。”叶灵指着左手上的绷带,“从小就有的,把我全身超过一半的力量封印起来。”

    龙马望着叶灵左手的绷带,没有说话。

    “所以,你们刚才看到这些绷带飘出来时的力量,才是我真正的力量!”

    “那你来这里是……”龙马抬头直视叶灵。

    “一半原因为了它,”叶灵指着左手,“另一半是为了打败更多厉害的人。”

    龙马的嘴角似是有意无意地勾起一抹微笑,叶灵抬头瞬间,望见这抹微笑,只觉心头有真颤动,连忙移开目光,而脸上已是浮上量多红云。

    “不过,请你不要把封印的事告诉别人。”叶灵低头望着左手,说。

    “切,MADAMADADANE.”龙马望了望叶灵,转身走开。

    “哎?”叶灵背起网球袋,跑到龙马身边,“作为谢礼,我请你喝PONTA.”

    说这两人越行越远……

    望着两人走远,不二才从树后走出来,手里的毛巾已经滑落,睁开的蓝眸没有了往日的光彩。刚才他望见叶灵走来洗脸池,边跟着来,没想到回去拿条毛巾就与他们错过了,他来到这里的时候,刚好看到两人走远……

    有些人,注定是要错过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