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婚情不复

作者:叶简安 | 奇幻玄幻

收藏

  一场交易,她成了名不副实的褚太太。结婚了五年,她没办法通过八卦杂志去深入了解他的动态,空守着一座牢笼。她我以为总有一天他会爱上了她,可当她满身是血的躺在手术室,他却为了另一刻板严谨的黑色职业套装勾勒出姣好的身形,红唇紧抿成一条直线。。

第26章 褚天泽回来了_婚情不复_ 苏乔安, 褚江辞

    苏乔安木然的在门口站了很久,久到她后转身,身子都是身体僵硬的。机械的迈开步子腿一步步往外走,她都不明白自己怎么离开了的。像是在那儿等电梯,接着出电梯,从医院出都是浑浑噩噩机械的迈开腿一步步往外走,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离开的。。...

    苏乔安木然的在门口站了很久,久到她转身,身子都是僵硬的。

    机械的迈开腿一步步往外走,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离开的。

    好像在那儿等电梯,然后出电梯,从医院出来都是浑浑噩噩的。

    即便是早就知道的事,再次亲眼见证一番,亲耳聆听一次,也一样会在她心上狠狠划上一刀。

    胸口闷闷的,连呼吸都变得艰难。

    不用见面都能想象到里边是什么场景,反正她是没有见过褚江辞用那么温柔的语气跟谁说过话。

    她离开时,谁都没有吱会。

    林岩因为公事不得不进去住院部找褚江辞,这才发现苏乔安不在。

    他神情有异,只是碍于还有姜可柔在场,不敢开口明说。

    等到褚江辞起身出门,他才跟了上去。

    “什么事?”褚江辞嗓音淡淡,听不出喜怒。

    “是副总将天泽少爷安排进公司了,现在人刚刚到。”林岩不敢隐瞒,如果不是事发突然,他也不会冒失的进来打扰褚江辞。

    “褚天泽?”褚江辞眉心紧蹙起,他的这位好弟弟回来了?

    “是天泽少爷,据说是今早上一大早副总说有事要宣布,并且召开了董事会,刚刚人才到公司,董事长亲自带着天泽少爷去了。”

    看样子他的这位二叔不太安分啊!趁着他不在就想兴风作浪,将褚天泽弄进公司,是想接他的班?

    “回公司”褚江辞当机立断。

    现在不回去,等到他们将事情定下来再来谈就麻烦了。

    林岩立刻应了声,刚准备离开时,他小心翼翼的看了褚江辞一眼,问道,“总裁,您…没见到太太吗?”

    “什么太太?”褚江辞正在想褚天泽的事,对林岩口里喊着的太太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我的意思是苏小姐,您没见到苏小姐吗?她刚刚说进来看看的…”

    褚江辞一怔,“苏乔安进来过?”

    “苏小姐在您下车后不久就说要进来看看姜小姐,我以为总裁您已经见过她了。”林岩一五一十的和盘托出。

    泼墨般的重眸眼底沉浮不定,褚江辞冷肃着声,“去开车,两分钟后我会下来,你告诉陈兆文尽量拖延到我们回公司,要是办不到,就让他收拾东西滚蛋。”

    “好的。”林岩匆匆离开去开车。

    褚江辞压下了心底的异样,转身回了病房。

    看到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人,褚江辞耐心又温柔的说,“公司有点急事,我现在需要回去处理一下。”

    “不碍事,你去忙你的,不用担心我。”她艰难的开口说着话。

    褚江辞冷硬的心脏渐渐变得柔和,走之前,他低头在姜可柔额上亲了下,“放心,我很快就回来。”

    “嗯…”姜可柔虚弱的笑了笑。

    从病房出来,褚江辞眉间的暖意凝结成寒霜。

    他下楼出了医院,林岩已经开着车在门口等着了。

    褚江辞上了车,林岩片刻不敢耽搁,立即开车赶回公司。

    公司内,陈兆文面无表情的拦着褚天泽和褚施文。

    褚施文被陈兆文拖着不耐烦了,怒道,“陈兆文!你一个小小的总裁特助也敢拦着我?!”

    “褚副总,总裁吩咐过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得先经过他的同意?”陈兆文近乎冷漠的开口道,“褚副总您私自利用董事长的名义召开董事会,如今还将外人带进公司,这些事都没有询问过总裁,恐怕褚副总您现在最应该做的事就是好好想想等会儿怎么跟总裁解释。”

    “外人?哪里有外人?”褚施文用力推了陈兆文一把,“睁开你的狗眼好好看看,这也是褚家的儿子,褚家三少爷,不是你口中的外人。”

    “我怎么不知道褚家什么时候多了个儿子,还多了个三少爷?”男人讥讽的话从他们身后传来。

    陈兆文望向他们身后,看到信步而来的褚江辞,陈兆文恭恭敬敬的唤道,“总裁。”

    褚江辞睨了他一眼,视线掠过褚施文,最终落在悠然坐在沙发里不为所动的褚天泽身上,“褚天泽。”

    闻言,褚天泽懒懒掀眸看了褚江辞一眼,唇角勾起了一抹淡笑,“二哥。”

    “褚家只有两个儿子,我受不起你这一声二哥。”褚江辞没什么表情,黑眸深深,一眼望不见底。

    倒是褚天泽,他听到褚江辞的话也只满不在意的笑了笑,“别这么无情,好歹我也姓褚,身体里跟你留着同样的血。”

    “我的好二哥,我不过就走了七年而已。”褚天泽嘴角上挑,眼底蕴着浓浓讽刺和挑衅。

    “你这辈子都不应该再踏上这块土地。”褚江辞沉眸,直直凝着褚天泽。

    兄弟俩之间的暗潮汹涌,连旁人都能感受的到。

    褚施文适时插声,“江辞你什么意思?让一条狗拦着我们,将董事们都晾在会议室,这合适吗?是你一个集团总裁应该做的事吗?”

    “二叔,这话应当好好问问你自己,不该你管的事,你有什么资格过问?我倒不知道如今二叔的手能伸得这么长,敢越俎代庖,替我做决定了!”褚江辞眉眼一冷,言语里卷着不可抑制的怒气。

    要是他今天没有接到陈兆文的电话,恐怕还不知道褚施文将褚天泽弄回来了,如今还想将褚天泽弄进董事会,简直是痴人说梦!

    褚施文一怔,心底发怵,他知道自己的这个侄子不好对付,他在公司的日子也不好过,尤其是这几年褚江辞接手管理公司开始,他做什么都会被限制,受制于人的感觉太窝囊了。

    “二哥,你何必这么大动肝火?”褚天泽浑然不在意褚江辞说的话,仍旧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笑脸迎人,“让我猜猜,二哥是因为二叔要将我安排进公司正式介绍给董事们,所以才这么生气吧?”

    褚江辞没有说话,褚天泽笑得更加狂桀,“你不用那么生气,进不进公司我根本就无所谓,哦!对了!二叔说二哥结婚了啊!我还得好好恭喜二哥,说声新婚愉快。”

    褚天泽准备走了,跟褚江辞擦肩而过时,他嘲讽道,“看来我老头子也不怎么相信你,宁愿让一个外姓人掌握着百分之十的股权都不肯直接给你,我听说你们夫妻俩的关系不怎么好,啧,你说要是她手上那百分之十的股权到了别人手里,你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