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婚情不复

作者:叶简安 | 奇幻玄幻

收藏

  一场交易,她成了名不副实的褚太太。结婚了五年,她没办法通过八卦杂志去深入了解他的动态,空守着一座牢笼。她我以为总有一天他会爱上了她,可当她满身是血的躺在手术室,他却为了另一刻板严谨的黑色职业套装勾勒出姣好的身形,红唇紧抿成一条直线。。

第24章 她才是_婚情不复_ 苏乔安, 褚江辞

    “苏乔安?”褚江辞抽出来了被她抓着的手,轻轻地拍了拍她脸颊。好像是被搔扰的不厌其烦了,苏乔安咕哝了一声,侧过了身躺着。这一向侧面就等于是背对着褚江辞了,从他这个角度似乎是被骚扰的不厌其烦了,苏乔安咕哝了一声,侧过了身躺着。。...

    “苏乔安?”褚江辞抽出了被她抓着的手,轻轻拍了拍她脸颊。

    似乎是被骚扰的不厌其烦了,苏乔安咕哝了一声,侧过了身躺着。

    这一侧身就相当于是背对着褚江辞了,从他这个角度只能看到窈窕的身体。

    褚江辞定睛站了好一会儿,没有再去碰她。

    挪到了另一边睡下,躺下之前剩余不多的良心促使着他将被子给苏乔安盖上。

    本以为床上多了一个人他会睡不好,未曾想这一夜他睡得非常香,一觉睡到了天亮。

    苏乔安微微动了动手脚,感觉不小心触到了什么温热的东西。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睡眼惺忪。

    等她朦朦胧胧的看清楚床上躺着的是一个男人时,瞌睡虫都被吓跑了。

    这还不是最惊悚的,更可怕的是自己衣衫不整的躺在了这个男人怀里。

    大脑当机,怎么回事?她昨晚上好像是参加了部门聚会来着,然后褚江辞来了,她脑子犯抽了帮褚江辞挡酒。

    从没喝过白酒,喝了两杯就喝多了,后边的事…后边的,她就记不清了。

    想到这儿,苏乔安僵着身子慢慢的开始挪动,将搭在对方腿上的脚收回来又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起床,做完这一系列的举动,她都出了一身的汗。

    下床后,她慌慌张张的开始系扣子。

    摸不着自己的眼镜也只能作罢,苏乔安都不敢看床上躺着的那个人是谁。

    爬着起来,跌跌撞撞的往外跑,看不清东西始终是个弱点,她跑得急才撞上了墙。

    捂着额头时,冷不丁听到身后传来男人卷着薄凉笑意的声音,“不过是睡了一晚而已,你苏律师也不是什么贞节烈女,用得着一大早就来一出撞墙明志?”

    褚江辞早就醒了,从她开始动弹的时候,他就被吵醒了。

    神色漠然的看着她跟做贼一样的爬下床,急急忙忙的往外跑,跟后边有什么洪水猛兽在追赶一样。

    苏乔安狠狠一怔,揉着额头的手一顿,不确定的问,“褚江辞?”

    “呵”从唇角溢出的笑似嘲讽又似愉悦,褚江辞微微眯起眸看着杵在墙边转过了身来的女人,“不然你以为是谁?莫云朗?你的情郎?”

    她捂着额头一脸呆滞的样子,恩…很少见,虽然有点蠢但出奇的顺眼。

    褚江辞被她一大早又犯蠢又撞墙的事弄得原本阴郁的心情散了不少,掀了被子下床,迈开长腿,步伐优雅的如同猎豹,漫不经心又带着令人无法忽略的气场。

    苏乔安的近视很严重,她模模糊糊能看到影子在挪动,直到阴影笼罩着她,她方才知道褚江辞过来了。

    不习惯跟他站着太近的距离说话,尤其是在这种暧昧又诡异的清晨,苏乔安下意识的往后趔趄着退了一步。

    也不知道是因为刚刚睡醒还是因为一大早就见到褚江辞跟自己睡在一张床上太震惊,苏乔安现在的反应慢了半拍,而且表情很傻又有点引人不自觉的想放柔了态度来对待她。

    她和褚江辞虽然是夫妻,也有过夫妻生活,但是从来没有同床共枕过,更别提是一大早刚醒过来,脸没洗,牙没刷,头发乱糟糟的见对方了。

    苏乔安心底情绪很复杂,她不知道应该开口询问什么。

    她在那里纠结着,一只温暖的手便覆上了她额头,碰巧就是刚刚撞疼的地方。

    她嘶了一声,眉心紧蹙。

    那只手很温暖,温暖到她想伸手紧紧握着不让那温暖流逝。

    是还没睡醒在梦里吗?要不是在梦里,褚江辞哪有会这么温柔对待她的一天?可要是在梦里,那自己怎么会感觉到疼?

    苏乔安惶恐不安,微微缩了缩脖子躲开了褚江辞的手,垂眸不语。

    手微顿,原本抬起的手缓缓垂落,褚江辞仔细看了看她额上红肿着的大包,总觉得有点碍眼。

    拒绝?苏乔安无声的动作摆明了就是在抗拒他,既然对方都不领情,褚江辞自然不会继续下去。

    黑眸锐利凝着苏乔安,眼角眉梢微微往下压,眼底的不悦一略而过。

    倏地,褚江辞极为淡漠的将视线从她身上掠过,擦身而过。

    苏乔安一直僵着不动,听到浴室的水声响起,她紧绷着的身体才放松了。

    摸索着到了床边,好不容易才摸到了眼镜戴好。

    她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过去可以将复杂的案情井井有条的梳理好,现在一碰上褚江辞就变成了浆糊。

    后来的事,她真的都记不清了。

    只记得自己喝多了,可是她这一觉睡醒就看到了褚江辞,昨晚上,难不成是他照顾了自己一夜?

    怎么会…他怎么可能会有耐心照顾自己…

    苏乔安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褚江辞,也不知道他出来了应该说什么,很怂的选择了落荒而逃,在他出来之前逃跑了。

    虽然早上醒过来自己衣衫不整的,但是苏乔安很清楚,他们昨晚两个人之间没有发生过什么事。

    她除了宿醉以后的不舒坦以外,没有其他的异样,再说褚江辞这个人素来不屑碰她,最爱做的也就是拿话羞辱她罢了。

    每个月一次的公粮日也是因为褚世雄逼着他,给他施加了压力,他才不情愿的定下了这日子。

    从酒店出来,苏乔安披头散发的在街道上走,头脑反而清醒了不少。

    越想越心寒,越想越觉得难受。

    坐在公交站台的长椅上,看到正在等车的其他人,苏乔安微微侧过了身子,不愿外人看到她狼狈的样子。

    她也明白,没有资格难受的人是自己,严格来说,是自己做了褚江辞和姜可柔之间的小三。

    小三…

    多令人不齿的称呼,他们原本就相互爱慕,又是青梅竹马的感情。

    褚江辞可以为了她同意娶自己,也可以为了她暂时放下自己的骄傲矜持来跟自己做交易。

    苏乔安深吸了一口气,仰头看着天,镜片已经氤氲出了一层薄薄的雾气,看什么都朦朦胧胧的。

    明明她是褚太太,却连伤心难过的资格都没有。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