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婚情不复

作者:叶简安 | 奇幻玄幻

收藏

  一场交易,她成了名不副实的褚太太。结婚了五年,她没办法通过八卦杂志去深入了解他的动态,空守着一座牢笼。她我以为总有一天他会爱上了她,可当她满身是血的躺在手术室,他却为了另一刻板严谨的黑色职业套装勾勒出姣好的身形,红唇紧抿成一条直线。。

第28章 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_婚情不复_ 苏乔安, 褚江辞

    苏乔安刚回家洗了澡躺在床上阖眸休息就接到了宋诚的电话,听宋诚话里的意思,似乎是褚世雄有什么事要宣布,让她赶紧回家一趟。至于具体是什么事,宋诚没有明说,只让她尽快赶回去。没...

    苏乔安刚回家洗了澡躺在床上阖眸休息就接到了宋诚的电话,听宋诚话里的意思,似乎是褚世雄有什么事要宣布,让她赶紧回家一趟。

    至于具体是什么事,宋诚没有明说,只让她尽快赶回去。

    没辙,刚躺下休息的苏乔安只能认命的起床整理。

    拿衣服换时,她忽然间想起来了褚江辞的话,“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

    捏着黑白套装的手指收紧,骨节青葱。

    算了,左不过也就剩下二十几天他们的关系就能结束了,说不定下一次家宴她就不用再以褚家二少奶奶的身份出席。

    褚江辞嫌弃她打扮老土,太丢份,她看了眼画着红圈的日历,数了数,她跟褚江辞的婚姻也只剩下二十五天就可以到头了,没必要给他找晦气。

    那就当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用褚江辞太太的身份回褚家。

    她放弃了老土的职业套装,蹲下身拉开了衣柜下边的抽屉,从抽屉内最底下翻出了一条连衣裙换上。

    经过了上次家宴风波,她已经学乖了,刻意去了眼镜店配了隐形眼镜。

    刚戴上去,眼镜涩涩的,还有点疼,极为不适应。

    闭着眼,等那股难受的劲儿缓和了,她才睁开眼。

    她不是不化妆,必要的场合也会给自己化妆,只是大多数时候,那副眼镜就遮住了大半张脸,旁人看不见,就不需要给脸上涂抹什么。

    坐在化妆台前,苏乔安有条不紊的给自己上妆。

    等她慢慢悠悠的弄完,宋诚安排来接她回老宅的司机也到了。

    她下楼,坐上了来接她的车。

    “忠叔,您知道爸忽然间让我们回去是因为什么吗?”苏乔安轻声发问。

    前边开车的忠叔朝着前视镜内的人和蔼的笑了笑,“二少奶奶,这些事情我也不清楚,主子的事,我们当下人的是不会多问的,您等会回了家就知道了。”

    苏乔安低低嗯了一声,心内无声叹息,她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忠叔要么就是真的不知道,要么就是在装傻充愣。

    他们的口风都很严,就算问了也问不出什么名堂来,褚世雄不许他们说的,他们是一个字都不会透露的。

    电控门缓缓打开,车子驶入褚宅后,停在了喷泉前边。

    苏乔安下了车,透过喷泉,看着后边巍峨壮观的别墅,轻轻叹了口气,迈开腿往里走。

    褚家的人都是很会享受的,住的地方环境清幽雅致,她第一次来褚家,还真就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对什么都感到新奇。

    现在想想,估计那个时候开始,褚家的人就对她这个他们心中的下等人感到不屑了吧?

    她很不喜欢褚家的气氛,也不喜欢面对褚家的人,每个人都是眼高于顶,傲慢无礼。

    哪怕褚世雄待她再好,她也无法真心喜欢这个家。

    当初的热情被时间满满消磨,她现在连自己都温暖不了更不用提试图去捂热另一颗冷冰冰的心脏。

    苏乔安没有进屋,一个人在花园里闲逛。

    她知道褚世雄让人单独种植了一片玫瑰花园,不许人采摘也不许人践踏,哪怕花萎靡脱落了,也不让人去将枯萎的花清理掉。

    每年都这样,养着一片玫瑰园,等着它自然枯萎脱落,秃了一片地后再重新栽种。

    苏乔安行走在幽幽小径,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玫瑰花的香气。

    穿过那片红似烈火的玫瑰园,清丽的身影渐渐变得清晰。

    槐树下的人坐在了秋千上,脚尖点地,轻轻晃动着,裙摆自半空划出浅微弧度。

    正是五月,骄阳似火,玫瑰花开的热烈,槐花也静悄悄的绽放开了花蕊。

    风拂过,一穗一穗的白花串着随风摇摆,很是雅致,阵阵幽香扑鼻。

    苏乔安正专心想事,冷不丁听到一声巨响,她一愣,抬眸,看到眼前多了一个人。

    一袭水蓝色长裙衬着凝白如玉的肌肤,黑发垂直落于后背,几缕青丝垂在肩头,黛眉清眸,唇如点绛。

    丹凤眼微微向上挑起,褚天泽扬唇笑容温暖,“你就是二哥的老婆吧?”

    “……”二哥?

    苏乔安狐疑的打量了眼前的男人一眼,浅灰棉T,休闲裤,脚上穿着休闲豆豆鞋。

    她见到的褚家人每一个都是妆容精致,仪态矜贵,很少有穿着这么简单随意的衣服乱晃的。

    还有…他嘴里喊着的二哥是?

    “我忘了”褚天泽嘴角带笑,“你应该不认识我,我才刚刚回国,是褚家的小儿子褚天泽,也是你的小叔子。”

    褚江辞还有个弟弟?这事从来没有人提过。

    苏乔安面上平静无澜,心底早已经掀起了汹涌波涛。

    施施然起了身,礼貌又疏离的跟褚天泽打招呼,“你好,我是苏乔安。”

    褚天泽嘴角笑容更深,“嗯,我认识你,爸常常提起你,苏乔安,苏大律师,对吗?”

    “嗯”对这个忽然间冒出来的小叔子,苏乔安是招架不住,她都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态度去面对。

    原本是想在外边躲躲,谁能想到好死不死的会在外边撞上一个从来没有在褚家出现过的小叔子?!

    苏乔安本想找个借口先离开,这一走神都没注意到褚天泽朝着自己靠近了些。

    等她反应过来时,一抬头,凑巧鼻尖距离对方的下巴就只剩下几厘米。

    褚天泽抬手将她头发上沾着的落叶取了下来后,摊开在手心,“你看,你头发上沾了东西。”

    这动作旁人看着暧昧至极,苏乔安不习惯跟其他男人靠的这么近,也意识到了跟这个凭空冒出来的小叔子在这么安静的地方太亲密了不好,

    他的举动无疑于太过随意,而且十分自来熟,这让苏乔安很不舒服,心底不悦,细细的柳眉一蹙,往后退了一步,高跟鞋踩到了石头脚一滑,差点跌倒时被褚天泽拉了回去。

    褚天泽揽着纤细的腰身,关切询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她语气不自然的回了话。

    “你们在做什么!”刚想推开褚天泽,幽冷阴沉的男人嗓音便从后响起,激的她身子一僵,汗毛倒竖。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