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婚情不复

作者:叶简安 | 奇幻玄幻

收藏

  一场交易,她成了名不副实的褚太太。结婚了五年,她没办法通过八卦杂志去深入了解他的动态,空守着一座牢笼。她我以为总有一天他会爱上了她,可当她满身是血的躺在手术室,他却为了另一刻板严谨的黑色职业套装勾勒出姣好的身形,红唇紧抿成一条直线。。

第23章 别丢下我一个人_婚情不复_ 苏乔安, 褚江辞

    尬尴的也不是苏艾丽斯抢了褚江辞的酒喝了,不是刚莫云朗为苏艾丽斯挡酒。他替苏艾丽斯挡酒,结果苏艾丽斯现在的却替褚江辞喝酒时。众人看了眼莫云朗,见他神色一切如常好像也没什么不对劲儿的他替苏乔安挡酒,结果苏乔安现在却替褚江辞喝酒。。...

    尴尬的不是苏乔安抢了褚江辞的酒喝了,而是刚刚莫云朗为苏乔安挡酒。

    他替苏乔安挡酒,结果苏乔安现在却替褚江辞喝酒。

    众人看了眼莫云朗,见他神色如常似乎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又默默的将视线收回。

    这三人之间的暗流涌动,他们围观的人都看得一清二楚。

    没有人再敢敬酒,除了那么一两个喝多了的二愣子,仗着酒劲去给褚江辞敬酒拦不住以外,席间,其他人都十分识趣的安静吃菜。

    葛文静的目光在褚江辞和苏乔安身上流连,眸色深深。

    看起来,这位苏律师对褚江辞似乎还算有点地位,要是她利用苏乔安攀上褚江辞,那对他们MG来说是一桩大好事。

    众人心怀鬼胎,各自有各自的想法。

    酒席散了后,葛文静给喝多了的人安排了计程车从他们回去。

    她本是想让自己的司机送褚江辞回去却遭到了对方的拒绝,褚江辞没有接受葛文静的好意,反而让她们先走。

    厢房内的人陆陆续续的离开,苏乔安因为白酒的酒劲上来,正软绵绵的趴在桌边,连其他人走了都不知道。

    眼镜歪了,隐约可见紧闭着的眼睛,眼睫纤长,小脸酡红。

    褚江辞坐在她左侧没有动,眸色极淡。

    等到助理赶过来,看到褚江辞坐着没动,身边还趴着一个女人。

    助理一愣,“总裁,这……”

    “去把车开到门口。”褚江辞冷冷淡淡的吩咐了一句。

    助理应了声,立刻便从包厢离开去开车。

    等他将车子开到门口,看到褚江辞抱着人从里边出来时,立刻下车去开车门。

    褚江辞抱着人上了车,助理才绕到驾驶座。

    “总裁,您是要回南湖别苑还是先找家酒店?”他知道褚江辞的性子,褚江辞从来不会带女人回自己住的地方,更别提是过夜。

    “去酒店。”褚江辞极为冷淡的开口。

    得到了确切的地点,助理才开车。

    窝在一边的苏乔安很乖巧,安静的靠着车门,蜷缩在一角沉沉睡着。

    助理找了家酒店停下后,褚江辞才将人带下了车,抱着苏乔安回了房。

    将人抱到了床上,随意的扯了被子给她盖上就算完事了,鞋也没脱,外衣也没脱。

    “总裁,您现在要回别苑吗?”助理恭敬询问。

    褚江辞本来是打算要回去的,开口之前听到床上的醉猫哼哼唧唧的开口喊着他的名字。

    神色微微怔忪,他看了一眼苏乔安。

    许久,才开口,“算了,你先回去,明早上让人送一套男士西装和女士衣裙就行了。”

    “好的。”助理也没有多说多问,他只负责做好褚江辞吩咐给他的事。

    助理从房间离开后,屋子内就只剩下褚江辞跟喝多了的苏乔安。

    其实她就喝了两杯白酒,许是没有碰过这么烈性的酒,喝了两杯就受不住了。

    她喝多了倒是挺乖,趴在桌子上不哭也不闹,更没有撒酒疯。

    褚江辞慢条斯理的解了衬衫袖扣,将袖子往上卷了卷。

    “妈…”原本窝在床上还算安静的苏乔安低低唤道。

    她声音很小,褚江辞站在床边只看到她嘴唇起起合合,要凑近了才能听清楚她说了什么。

    一会儿喊妈,一会儿又叫他。

    褚江辞居高临下的在一旁站着,听到她低低呓语呢喃,才动了身子,将她的鞋给脱了,又将她脸上的眼镜摘了下来。

    没了眼镜的遮挡,那张清秀婉丽的脸就暴露在他眼前。

    长长的睫毛翕合,脸颊如染上了一层浅薄的胭脂,鼻翼和额上渗出了点汗珠。

    他长这么大,这辈子就没伺候过谁,更别提是对一个醉鬼保持什么耐心和风度。

    上一次她酒醉后的记忆十分不美好,原本就破裂的关系经过那一夜后就更加雪上加霜。

    褚江辞伸手,指尖戳了戳她嘴角,苏乔安只皱了皱眉。

    他刚想缩手,冷不丁,手被她抓住。

    苏乔安抓着他的手只觉得温暖,拉着不放,像是小猫一样在他手背轻轻蹭了蹭,乖巧的不得了。

    脸蛋嫩滑,在他手上蹭动的时候,不觉就挑起了心底的一丝异样,酥酥麻麻的,有点痒。

    “别走…别丢下我一个人…”红唇嗫嚅,低低的喃语如重锤落在他心上。

    褚江辞莫名的觉得心脏有一丝丝的痛意,为她话里的卑微到尘埃里的乞求,为她微颤声线里的委屈。

    黑眸放柔,心底油然而生的对她的疼惜,着实令褚江辞吃了一惊。

    疼惜?

    深邃的眸盯着她醉意微醺的嫣红脸蛋,因着刚刚发现的那一抹情绪而寒意肆虐的心脏似乎又慢慢的变得柔和。

    对着一个醉鬼发脾气也无济于事,有过一次不怎么愉快的记忆,这次褚江辞想着毕竟苏乔安是因为给自己挡酒才喝多了,他这才忍住了想要将手抽出来的冲动。

    苏乔安睡的不算多安稳,也不知道她都做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梦。

    只不过她的痛苦和惶恐,褚江辞都看在眼里。

    他想,也许那个梦对她而言是个推卸不掉的噩耗。

    苏乔安安静不到半个小时就又开始作妖,彼时,褚江辞才刚洗完澡穿着浴袍出来。

    床上的被褥被掀开,原本应该安稳睡着的女人此刻也衣衫不整的大大咧咧的躺在床上。

    衬衫扣子扯开了大半,露出了胸衣的轮廓,若隐若现的白嫩引得男人眉眼一暗。

    嫌苏乔安这么躺着碍事,褚江辞将她掀到了一边,猝不及防的被抓住了手腕,手正好触着那一处绵软。

    褚江辞微微眯起细长的眸,手下微微用力捏了捏,仔细打量着苏乔安的脸。

    她似难耐,秀眉轻蹙,娇气的轻轻闷哼了一声。

    如果不是亲眼看着她喝了那满满几杯白酒,褚江辞几乎都要开始怀疑苏乔安是在装醉勾引他。

    他对苏乔安的人并不熟悉,比起陌生人也好不了太多,相比较于她这个人,对她的身体,褚江辞可能要更为熟悉点。

    身体的反应是骗不了人的,他对苏乔安有欲望,无意识的一个动作,一句低浅的轻吟,足够将他体内沉睡着的躁动勾醒。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