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婚情不复

作者:叶简安 | 奇幻玄幻

收藏

  一场交易,她成了名不副实的褚太太。结婚了五年,她没办法通过八卦杂志去深入了解他的动态,空守着一座牢笼。她我以为总有一天他会爱上了她,可当她满身是血的躺在手术室,他却为了另一刻板严谨的黑色职业套装勾勒出姣好的身形,红唇紧抿成一条直线。。

第14章 一纸离婚协议书_婚情不复_ 苏乔安, 褚江辞

    “你要什么?”褚江辞既没有开口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也没有惊讶她会做出这种决定,淡漠的出声,就像是一个商人在跟人交易,她抛出了筹码后,自己酌情考虑是否要给她想要的报酬。苏乔安...

    “你要什么?”褚江辞既没有开口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也没有惊讶她会做出这种决定,淡漠的出声,就像是一个商人在跟人交易,她抛出了筹码后,自己酌情考虑是否要给她想要的报酬。

    苏乔安笑了,唇角扬起,脸上漾开的笑意柔美而惑人,脸颊上的梨涡深深,“褚江辞,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给我一纸离婚协议书,跟我去民政局把离婚手续办妥,以后,再不相见就行了。”

    “用一份股权协议书就想换来解脱?”褚江辞嘲讽着笑道,“真是天真!你在毁了我的人生规划,浪费了我几年时间后,想这么容易就拍拍屁股走人?苏乔安,你梦还没醒吗?”

    唉——

    苏乔安在心底无声叹息,她就知道褚江辞不好打发,一份股权转让协议是满足不了他的。

    长如蝶翼的眼睫微微垂下,遮住了眼里的落寞。

    她要是肯抬眼看看,肯定能看到褚江辞眼中压抑着的愤怒,肯定能觉察到他的不对劲。

    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褚江辞压着火气跟她说话。

    从苏乔安不知天高地厚的提出要用股权换离婚的时候,褚江辞就想发火了。

    冲动之下他或许会做出他自己都想不到的事,若不是看到她脖子上的掐痕,他可能会放任心底的魔鬼。

    碰上苏乔安,他真是没法保持冷静。

    平时,苏乔安不是犟嘴跟自己争辩,就是拉着张脸给自己甩脸色,她总有能轻易激怒自己的能力。

    “那如果……”苏乔安沉默良久,尤不死心,“如果我答应你同意移植的话,你是不是就能同意了?”

    “她脱离了危险,以后健康了,你还可以娶她来给你们的感情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她思来想去,觉得这应该是最合理的安排,也是褚江辞最想要的。

    褚江辞没忍住,薄唇微掀,轻嘲的笑意从唇角溢出。

    这个女人可真够有种的!三年前用这个当筹码,要挟自己娶她,三年后,她玩够了想走人,又想利用这个来当交换,换一纸离婚协议。

    世界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褚江辞冷眼相对,“怎么?你又想故技重施,现在拿这个当砝码跟我做交易,等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以后,又放鸽子远走高飞,嗯?”

    她嚅了嚅唇,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

    三年前,她真的不是故意不去,失约于他。

    “别做梦了!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会信!想用这个来换自由,门儿都没有!你就死了这条心,在我折磨够之前,你就算是死也要死在褚家!”褚江辞恶劣又阴狠的吐露出这番话,眼底阴鸷沉暗。

    她舔了舔干涩的唇,闷不做声。

    他们好像一直是这样,明明是最亲密的身份却拥有着最遥远的距离,碰到一起,也会将尖锐的刺狠狠刺进对方皮肉,然后,争吵不休,不欢而散。

    日复日,年复年,周而复始。

    苏乔安站在原地,镜片折射着斑驳的阳光,忽闪忽闪。

    一直以来,他们相遇后的最终结局就是分道扬镳,然后,她站在原地,但是走的洒脱的人从来都不会回头。

    无论什么时候,他都没回过头,就像只有她为了一句玩笑话记了这么多年,拼命考上他的大学,他却从来都没有记住过自己一样,大概,她一直沉浸在一场独角戏里。

    戏里,她是主角,戏外,她只是过客。

    ——

    开着的窗户,白纱被风撩起在半空中胡乱扬着,窗外的白花一穗一穗的,有细微的花瓣飘落在窗沿边。

    阳光透过窗子洒了一地温暖,沐浴在光线里的身影纤瘦到仿佛一阵风就能吹散。

    模样实在说不得多好看,眼窝凹陷,皮肤趋向于病态的白,白的透明,被阳光一照,就像快要消失了一样。

    听到动静,她抬起头来,黑而亮的眼睛充盈着满满笑意,“你来了啊!”

    “嗯”褚江辞扯动嘴角。

    他在病床边坐下,眉眼温和,“我带了你想吃的桃酥,不过不能吃多,只能尝一口,明白吗?”

    姜可柔撇了撇嘴角,“知道啦~”

    “这个点你怎么过来了?难道不要上班吗?”姜可柔眨了眨眼睛。

    褚江辞唇角流露出笑意,“不是你想见我吗?你想见我,就算是千山万水我也会赶过来。”

    “嘴跟抹了蜜一样,就你嘴贫!”姜可柔嗔怒的瞪了他一眼,娇娇柔柔的嗓音透着浓浓愉悦。

    唇角的笑意渐渐淡了下去,褚江辞看着姜可柔乖巧的吃桃酥,心底愈发内疚。

    因为化疗,所以她一直在承受着非人的折磨,不像普通女孩儿一样可以在阳光下欢声笑语,连追求漂亮的资格都没有,头发都掉光了,瘦骨嶙峋的,只剩下个骨架子。

    每次见到姜可柔,褚江辞都心如刀割。

    他会觉得自己丑陋,因为他背叛了姜可柔,同样的,他会更加厌恶苏乔安。

    只不过是换肾而已,又不会要了她的命,她都不肯。

    如果三年前她没有失约,现在姜可柔也不用吃这么多苦,他们之间也不会有这么多牵扯。

    “江辞,你在想什么啊?”姜可柔疑惑的看着正在发呆的褚江辞。

    褚江辞牵强的扯动嘴角,“没事,你乖乖等着,我先去找医生一趟,然后马上回来陪你。”

    “哦…那你去吧!”姜可柔眉眼弯弯的跟他道别,看着褚江辞出去后,她才敛下了笑意。

    掀开被子后去了厕所,在厕所里,她看到了自己。

    镜子里那个跟骷髅架子一样丑陋不堪的人是她,可她不要这种自己。

    扯下了帽子,看到镜子里的光头,姜可柔更加难受。

    她不想要这副鬼样子见褚江辞,她这个模样太丑了!她自己都看不下去!

    褚江辞娶了苏乔安,她知道,她还偷偷看到过苏乔安。

    苏乔安很漂亮,她有明媚如骄阳的脸蛋,有长而柔顺的黑发,她还有健康的身体。

    她很羡慕苏乔安,可是在得知苏乔安嫁给了褚江辞以后,姜可柔的羡慕演变成了嫉妒!她既害怕褚江辞移情别恋喜欢上苏乔安,又痛恨苏乔安卑鄙无耻!明明可以救自己,苏乔安却临时后悔了!她不肯救自己!也不肯帮自己!

    不止如此,苏乔安还利用这一点,抢走了褚江辞,她本来就什么都没了,苏乔安连她唯一剩下的褚江辞都要抢走!

    凭什么?凭什么她能拥有这么多自己一直想要的东西?

    “可儿,你在厕所吗?”厕所内传来敲门声,褚江辞的声音透过门板传进她耳里,她手忙脚乱的开始拿帽子戴上,越是心急就越是戴不上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