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总裁缚爱成婚

作者:苏苏 | 奇幻玄幻

收藏

  “请问您你们是谁?”顾苏苏问着。沈北忱魔头般的眼睛里闪现出一抹红色的火焰,这个混蛋的女人竟然认不出自己?但是他迅速就想通了了,这个又蠢又丑的女人怎么可能会认出来自己呢。“顾苏苏抱住了瑟瑟发抖的自己,心里想着这倒霉的一天,先是半路堵车让自己跟了半年的大客户死在了摇篮里,后是谈了三年的男朋友今天约自己出去第一句话居然是说分手。。

第30章 早上好沈北忱_总裁缚爱成婚_ 顾苏苏, 沈北忱

    前天白天,顾苏苏咬了沈北忱一口,沈北忱瞎折腾了顾苏苏一宿,因为这算两不相欠了。寒冷的冬日的第一缕阳光照在了铺满丝绸的大床上。直接映射着床上的人洁白而又柔嫩的肌肤。肌肤上除了透冬日的第一缕阳光照在了铺满丝绸的大床上。映射着床上的人洁白而又娇嫩的肌肤。肌肤上还有透着些许青青紫紫的痕迹。足以证明那是多么惊心动魄的一夜了。。...

    昨天夜里,顾苏苏咬了沈北忱一口,沈北忱折腾了顾苏苏一宿,所以这算是扯平了。

    冬日的第一缕阳光照在了铺满丝绸的大床上。映射着床上的人洁白而又娇嫩的肌肤。肌肤上还有透着些许青青紫紫的痕迹。足以证明那是多么惊心动魄的一夜了。

    顾苏苏早早的醒来了,一动身,顾苏苏就感觉这身体痛的厉害,仿佛不是自己的一般。

    但是今天,沈北忱没有像往日一样早早的离开。而且把搂着顾苏苏睡得很沉。顾苏苏看着这个男人俊美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脸,眼里竟然闪过一些嫉妒,一个男人长的这么好看做什么?又不需要靠脸吃饭。

    顾苏苏趁着沈北忱睡着,就这样肆无忌惮的摸着沈北忱的脸,当沈北忱在顾苏苏咸猪手的摧残下睁开眼睛时,顾苏苏感受到周围的空气都好像沉默了。

    “沈北忱,早上好呀!”此时的顾苏苏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打破这种尴尬的局面。 毕竟一睁眼就看到自己的脸被别人拿在手里瞎摸确实也不太好。特别是昨天这个人还咬了自己。

    “早上好。”这一次,沈北忱看起来好像并没有生气。

    顾苏苏松了一口气。

    沈北忱很快把自己收拾好,然后出了卧室门。

    顾苏苏也很快跟了下来,然而在餐桌上去却看不见沈北忱的身影。

    “顾小姐,少爷说,今天您不用去上班。”正在给顾苏苏放置餐具的文叔对着顾苏苏很是恭敬的说道。

    顾苏苏这才注意到杨楠已经不在了,仔细想想大概是回到了沈北忱的身边,

    “谢谢文叔。”顾苏苏敦这位老人着实很是尊重。

    “少爷吩咐了,如果顾小姐感觉到无聊,可以出去逛一逛。”文叔像是,一为孜孜不倦的老者嘱咐着她的后辈。

    一说到逛街,顾苏苏就会想起扶小菁,不知道她现在在英国过得怎么样了,和谢席苍一起的生活还好吗,一想到那个似乎可以给扶小菁万分安全的男人,顾苏苏就心头发热,那个男人的感情是那么真挚的,甚至从表面就能看出来。实话说起来顾苏苏有点羡慕了。希望远在他乡的挚友能够过的幸福。

    “不用了,也没什么好去的地方。”顾苏苏的的心里从一开始的开心到后来的失落,觉得今日的阳光似乎也暗淡了许多。

    “文叔,这家里有什么事情可以做吗,正好我闲着也是无聊。”顾苏苏很是热情的向老人问这这些琐事。让人对着面前这个热情的姑娘生不出半点厌恶之心了。

    “现在顾小姐能做的事情也不多,不如去帮老头子把花浇浇水吧。”文叔没有任何想为难顾苏苏的意思,他对着这个女孩子觉得异常的亲切,早已经把顾苏苏当做自己的亲孙女看待。

    “好的,谢谢文叔。”顾苏苏好看的笑容再一次绽放在了脸上。

    沈家的庄园很大,但是浇水的任务实际上并不繁重,好多东西都有天然的水供应,顾苏苏只是一会儿便做完了这个工作。

    顾苏苏想去问问我文叔有没有别的事做。一辆鲜红的玛莎拉蒂从沈家的大门缓缓驶进。顾苏苏知道是沈母回来了。

    自从上次在沈家本家和沈母因为那场陷害起了争执之后,顾苏苏似乎再也没有见过这个一下从容端庄的女人了。顾苏苏也刻意想要回避这个女人。

    随行的保镖为沈母打开,只见沈母从玛莎拉蒂上下来后视线就没有从顾苏苏身上移开过了。

    “苏苏,怎么今天见了我也不过来打招呼?”沈母的反应仿佛那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顾苏苏做不到向沈母那样面不改色,只好放下手中的水壶。这是什么低低的唤了一生:“伯母好。”

    沈母也不管顾苏苏这声好到底几分真几分假。挽着顾苏苏的手就进了沈家的别墅里。

    “苏苏啊,你是不是还在怪伯母那天晚上对你的语气太过严厉。”沈母拉着顾苏苏坐在了沙发上,见着顾苏苏没有回话,沈北继续说道:“都坏伯母,没有想到这沈昭奚的胆子居然如此的大。居然敢做出这种事来陷害你,想着你们平日无怨无仇的,这肯定是一场意外。”

    顾苏苏觉得沈母的话有一些搞笑:“伯母哪里有错,想着我和沈昭奚无冤无仇,她就肯定会推她下楼吗?”

    沈母大概是没有想到顾苏苏平日里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居然还会反抗,心里有些不耐,但是面上还是维持着这一番慈爱的样子。

    “是伯母疏忽了,苏苏可别怨恨伯母了。”

    见着沈母的软生软语,顾苏苏说到底还是难以对长辈硬气起来:“伯母放心,苏苏没有怪伯母的意思。”

    沈母温柔的摸了摸顾苏苏的手:“好孩子。”

    “那日看着倒在雪地里的昭奚,伯母的心都吓得狂跳,一是怕昭奚出事,二是怕你受罚。所以语气才严厉了些,苏苏别往心里去。”

    “伯母放心。”

    顾苏苏面上很是顺从的应下了沈母的话,却在心里疯狂的吐槽着:“什么怕我受罚,还不是一开始就认定了我是推沈昭奚的人,这个女人,可真能为自己洗白。”但是转念又想到沈母平日里对自己的好,顾苏苏只好作罢。算了,谁让自己受了人家的恩情了。

    “伯母今天回来也累了,不如现在去休息一下吧。”顾苏苏很是乖巧的说着。

    沈母哪能不明白她的意思:“好,还是苏苏知道心疼我这个老太婆。”

    “伯母哪里老了,好看着呢。”

    “你这张嘴啊,就和抹了蜜似的。”沈母被顾苏苏逗的有些想发笑了,毕竟没有那个女人会拒绝旁人的完美。特别是来自一个正直青春年华少女的。

    顾苏苏目送着沈母上楼,她的手上还戴着沈母刚刚拷上她手腕的镯子,顾苏苏觉得这种冰冰凉凉粉触感并不美好,顾苏苏想可能这是可能是她的心理作用吧。

    等沈母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了楼道口,顾苏苏的脸上的神色才显现出来,看不清楚是喜还是忧,她总感觉这次沈母的到来会是一场山雨欲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