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总裁爹地带回家

作者:宫小白 | 恐怖惊悚

收藏

  一时之间不不忍心救了只小奶包,男人却没想起被小狐狸盯上了。“这种帅大叔,要给妈咪拐回去!”拐爹三十六计,小奶包样样通晓,也没拐不来的爹地,仅有不上钩了的鱼!只只可惜,某可随着身子一动,一股痉挛带起的剧烈疼痛顿时袭遍了她的全身,本能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第29章 你别放肆!_总裁爹地带回家_ 季瑶, 陆北亭

    季瑶只身一人一人回到了食堂里,这边的饭菜确实很很不错,确实犹如大酒店里的饭菜像,无论是卖相但是味道都很很不错。季瑶吃了一口她最不喜欢吃的糖醋排骨,不由得已发出了一声感慨:“季瑶吃了一口她最喜欢吃的糖醋排骨,不禁发出了一声感叹:“好吃!”。...

    季瑶只身一人来到了食堂里,这边的饭菜的确很不错,的确如同大酒店里的饭菜一样,不论是卖相还是味道都很不错。

    季瑶吃了一口她最喜欢吃的糖醋排骨,不禁发出了一声感叹:“好吃!”

    众诚集团不愧是大集团,就连员工伙食都这么好,

    季瑶一边吃一边在心里腹诽:她刚刚在电梯里还听那个沐思雅和陆北亭说要去吃牛排,真是,放着食堂这么可口的饭菜不吃,嚷嚷什么牛排。

    季瑶不由得翻了一个白眼,她在国外的时候吃牛排都吃到腻烦了,还是中国的菜好吃。

    午休时间还挺充裕,但季瑶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吃饭上,只是图个饱腹而已,感觉不饿之后就匆匆收拾一下回自己的办公室了。

    她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手下设计师的设计图她才看了一半,根本忙不过来。

    季瑶才刚坐下来,椅子都还没坐热,她办公室的门就被叩响了。

    “请进。”她一边看着设计图一边说道。

    几秒后,陆北亭的助理韩瞿推门而入。

    季瑶看着来人,眉头微不可闻地皱了皱:“请问韩特助有什么事吗?”

    “季总工,总裁请您去他的办公室一趟。”韩瞿扶了扶鼻梁上的镜框,礼貌温和地对季瑶笑笑。

    “去总裁办公室?”季瑶的眉头皱得更深了:“总裁找我有什么事吗?”

    “不知道,请季总工过去一趟吧。”韩瞿摇摇头,并没有继续解答季瑶话的意思。

    见问不出什么来,季瑶抿紧了唇,起身跟随韩瞿去总裁办公室了。

    到办公室以后,韩瞿自觉地退了下去,顺便带上了门。

    “陆总裁,听说你找我有事?”季瑶看着坐在办公椅上背对着她的陆北亭,心中有些狐疑且带着几分不安。

    陆北亭慢悠悠转过椅子,双眼空寡,“有一点私事。”

    私事?季瑶的喉咙紧了紧,心中惴惴,试探道:“什么私事?”

    “你觉得呢?”陆北亭不答反问,见季瑶冷冷地凝着他沉默着,陆北亭才站起身来,说:“我儿子的事,你准备怎么处理?”

    “陆北亭,请你说话注意点,季小默不是你的儿子,他姓季,不姓陆!”

    一听陆北亭称小奶包是他儿子,季瑶就被心中滔天而来的危机感吞没,她就像一直护犊子的母狼,目光戒备地死盯陆北亭。

    “小默的事情我自己自然会处理好,就不劳你这个外人操心了!”季瑶咬牙切齿,态度已经很明了。

    她还特地咬重了“外人”二字,为的就是强调季小默跟他陆北亭一点关系都没有!

    “季瑶,你别太放肆!孩子的身上留着我陆家的血,如果我要把孩子留在陆家,你觉得你拦得住么?”

    陆北亭的眼神骤然一冷,脸色十分难看,眉目间都是戾色。

    “季小默长这么大,你对他尽过一点父亲的责任吗?凭什么你想抢走就抢走?!”

    陆北亭的话就像一道道惊雷一样劈在了季瑶的身上,季瑶脸色苍白,有些艰涩地质问陆北亭。

    “你偷了我的种跑到国外生下孩子,我怎么尽责?”

    陆北亭眸中泛寒,顿了顿,他又转身在椅子上重新坐下,“不过,我现在尽责,也来得及。”嗓音,冷得彻骨。

    说白了,陆北亭这意思就是要和季瑶抢夺季小默。

    “陆北亭,你……”季瑶像是受了极大的打击似的,后退时踉跄了一步,连唇瓣都失了血色:“你混蛋!”

    她怒喝一声,眼眶瞬间红了一圈,转身就夺门而出。

    一出门,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大颗大颗地涌出然后坠落,季瑶狼狈地抹去泪水,直冲回自己的办公室,连桌上的东西都没有收拾,提起包就往外跑去。

    她要离开这里!

    这个念头越来越强烈,季瑶一刻都呆不住了,打了辆车以后就往家而去。

    路上,她给陈总监请了个假,表示自己身体不适,需要休息一天,陈总监很爽快地就给她批准了。

    季瑶赶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直奔季小默,紧紧地搂住他不放。

    看着突然回来的妈咪神色慌张不安地抱着自己,季小默张了张嘴,关切地问:“妈咪,怎么了吗?”

    他还是第一次见妈咪这么失态的模样。

    “没事,妈咪没事,妈咪就是很想你。”季瑶努力憋住汹涌的情绪,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正常。

    小奶包抬起肉嘟嘟的手,一下一下地摸在季瑶的发丝上,试图安慰季瑶:“妈咪,我看电视里的男人安慰女人都是这样子的,现在我来安慰妈咪,妈咪要开心。”

    季小默人小鬼大的模样让季瑶有些想笑,苦涩的心情终于被撒上了那么丝甜。

    可很快转念一想,陆北亭那个混蛋居然要和她抢这么乖这么宝贝的小奶包,季瑶的心又如同针扎。

    她重重地点着头,抱着季小默无声地流眼泪。

    母子二人就这么相拥了一会儿,直到季瑶的情绪终于稳定下来以后,季小默才拉着他的妈咪把她推进了房间里。

    “妈咪,那你就在家里好好休息好了,刚好乐乐阿姨还没有过来,我告诉她不要过来吧,我在家里照看妈咪。”

    季小默替季瑶盖上被子,看着自家妈咪有些红肿的眼睛,他察觉到事情也许不像妈咪说得那样简单。

    “好,让妈咪睡一觉吧。”

    精疲力竭的她也该好好睡一觉了。

    那个恶魔一样的男人,像梦魇一样突然闯入了她的世界,也许睡一觉,在梦里她就能安详了。

    季小默小心地退出了房间,让季瑶好好休息。

    等到离开房间之后,季小默的脸上才露出一抹浓浓的不忿。

    他的妈咪眼睛都是红肿的!肯定是受什么委屈了!

    直觉告诉季小默,这件事情也许和陆北亭脱不了干系。

    季小默握了握小拳头,找出了他的小水枪,还特地装满了水,装在他的小蜜蜂形状的书包里,背上书包气势汹汹地离开家里。

    他打了辆车,直接杀去众诚集团。

    而还坐在办公室里的陆北亭此时可不知道,他的儿子正准备来公司找他兴师问罪。

    跟季瑶争吵一番,陆北亭的周身此刻都笼罩着一股低气压,手指在沙发上轻轻敲击,那双锐利的眸子里浮现出一抹冷芒。

    那个女人居然敢骂他。

    想起上次同学聚会时他在酒店门口听到季瑶问季小默的那个问题,陆北亭的脸色就又沉了一分,他倒要看看,如果他执意要留下季小默,季瑶能怎么办。

    “去拟一份讨要季小默的协议,我要把陆家的孩子留下。”

    于是,陆北亭叫来韩瞿直接吩咐道。

    韩瞿似是没想到陆北亭会让他办这件事,试探性地询问:“总裁,您真的要这样吗?”

    他是除了陈乐乐以外,唯一知晓这件事的人了。

    作为陆北亭身边的心腹,韩瞿表示,如果他的上司真的怎么做了,极有可能会产生不可逆的后果。

    而陆北亭警告性地盯了一眼韩瞿,冷冷说道:“韩瞿,你逾越了。”

    韩瞿立刻颔首:“对不起,总裁,我这就下去办。”

    说完,韩瞿自觉地退下去,去做这件事情了。

    而这个时候,小奶包也到达众诚集团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