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

大明之神级老祖宗

作者:山水布衣 | 军事历史

收藏

  再次穿越明末清初,从朱朱元璋的坟里蹦了出!结果乐子大了,被人误指出是朱朱元璋活回来了!那就做一回大明皇家的老祖宗?老子接掌大明,汉人最后一个王朝能亡了?不不存在,不可能会。提天子剑,荡平不臣。魏忠贤?东林党?皇太极?……通通取肉实张维贤真的要反了啊,否则山西、河北已经来了不少人,那老狐狸为什么还没到?执掌京营,快马有的是,也不是魏忠贤敢拦的,怎么会比别人慢?。

第六章 太祖皇帝真乃神人_大明之神级老祖宗

    “遵旨……”半响,徐弘基意外发现自己失言了,这才又一施礼。“怎么,你会觉得三千死士足矣?这么说吧,你会觉得魏忠贤敢乱臣贼子否?有何想法但说不妨事,恕你有罪!”叶风笑到。心里欢笑,方不方?太祖皇帝神不神?这才刚就,更神的在后面。这下更我相信他是太祖“怎么,你觉得三千死士足矣?这么说吧,你觉得魏忠贤敢犯上作乱否?有何想法但说无妨,恕你无罪!”叶风笑到。。...

    “遵旨……”半响,徐弘基发现自己失态了,这才又一躬身。

    “怎么,你觉得三千死士足矣?这么说吧,你觉得魏忠贤敢犯上作乱否?有何想法但说无妨,恕你无罪!”叶风笑到。

    心里欢乐,方不方?太祖皇帝神不神?

    这才刚开始,更神的在后面。

    这下更相信他就是太祖皇帝了吧,一般少年郎有这个眼力劲?

    不过他知道,徐弘基一脸懵逼,不光是这事,还有募兵的事情。

    这家伙一脸得意的进来,显然是觉得这些兵马足够办事了。

    “微臣愚钝,但觉得魏忠贤必定贼心不死!”徐弘基说的比较客气,他在朝中多年,能不知道魏忠贤是什么东西?

    眼下更是大权在握,岂会轻易束手就擒?

    “那依你之见,他若作乱,会如何做?”叶风继续慢悠悠的喝茶。

    “微臣斗胆,他定会假传圣旨,诬太祖陛下为贼,调左右府和前府兵马前来行大逆不道……不过太祖陛下神威,岂是区区阉贼能犯?左右府和前府兵马到此皆需一些时日,到时候ying国公张维贤早已来见驾,太祖陛下只需一道旨意,就能出动京营,拿下魏忠贤,一举剪灭阉党。而在此之前,微臣倚太祖陛下威仪,高居南京城,左右府和前府的逆贼掀不起浪花来……”徐弘基以为太祖皇帝还没完全gao清楚情况呢,毕竟他才简单跟太祖陛下说过一次当下形势,而且还没说完。

    不过没关系,有他在,妥妥的。

    中山王徐达之后,岂是等闲?

    他觉得魏忠贤肯定会gao事情,而且只有一招。

    那就是尽快调集左右府和前府兵马来打南京。

    一旦拿下南京,太祖皇帝号召力再强也没用,真的也可以诬成是假的。

    这是完全有机会的,因为执掌京营的ying国公张维贤要来南京见驾,到时候再回去调动京营是需要时间的。

    因此他都已经想好对策了。

    关门守城!

    的确,现在大明精锐多在山海关,地方府军十中有六是渣渣,还有三是吃空饷的,也就是不存在这人。

    因此他的中府兵马号称三万多,实则能战者不过三千。

    魏忠贤调集三府兵马过来,能战者起码八九千,号称八九万。

    但是那又如何?

    他只需守住南京几日,待张维贤赶回京城,拿下魏忠贤,南京之围也就不攻自破。

    以南京城之坚固,他人少点,守个几天毫无问题。

    更何况他知道,孙承宗肯定会来。

    孙阁老坐镇,别说几天了,守个一年半载都没问题。

    孙阁老坐镇辽东四年,努尔哈赤都不敢来,这帮府兵渣渣在他老人家面前能泛起浪花来?

    所以他这话的意思很明白,太祖陛下多虑了,招募什么新兵,完全没这个必要。

    南京之战就在眼前,新兵没时间训练,派不上用场就算了,还要花钱准备粮草和军备。

    “那要是张维贤也反了呢?”叶风放下茶杯,啪的一声打开山水宝扇,尽显帝王风采。

    “不会,ying国公素来不满阉贼……”徐弘基摇头,但很快就愣住了。

    他虽然看张维贤很不爽,他祖上是大明第一开国大将徐达,张维贤祖上是张玉,跟着蓝玉大将军混起来的,而蓝玉呢,是开平王常遇春妻弟,可谓是开平王一手带出来的。

    而即便是开平王,也不过是开国第二大将。

    结果张维贤现在是位高权重,而他呢,坐着冷板凳。

    对,要靠本事吃饭,但张维贤跟他一样,都是半桶水啊,靠祖上功勋吃饭。

    一切皆因靖难,气人又无奈。

    可他还是了解张维贤的,尽管执掌京营,捞的是金满钵满,但拥戴皇家,且不买魏忠贤的账。

    但经太祖皇帝这么一句,他不禁冷汗一冒。

    ying国公是怎么来的,正是靖难。

    ying国公并非是张玉的封号,而是其子张辅。

    张辅也是靖难功臣,后征服安南,被成祖朱棣封为ying国公,但谁都知道,不只是因为张辅战功卓著,还有张玉的因素。

    成祖朱棣非常喜欢张玉,曾说张玉善谋、朱能善用,视为左右手,而张玉又在靖难之中,救成祖而死,这还了得?

    靖难论功,张玉直接荣国公,后来儿子又那么能干,再封一个,ying国公。

    但现在的问题是,于成祖而言,那是靖难功臣,但在太祖皇帝这里,就是乱臣贼子。

    那就算太祖皇帝立马下旨说这事过去就过去了,张维贤恐怕也是坐立难安。

    万一太祖皇帝归朝之后,反悔追究这事,咋办?太祖皇帝可是出了名的眼里容不得沙子。

    说好听点是拥戴皇家,不买魏忠贤的账,实际上就是保自己的权势,ying国公实际上是当下大明第一权贵,那还需要买一个阉人的账?跟皇帝关系好就行了。

    但眼下,不敢说张维贤不会和那个阉人走在一起,为了各自的权势。

    “屋里很热?”见徐弘基这下是真的傻了,叶风不禁蹙眉一笑。

    对于张维贤,他岂会不清楚?明末三大案以及崇祯继位,都有这家伙的身影。

    看上去不是一个坏人,但绝对是一只老狐狸。

    只说一点,天启帝挂掉之后,他急忙出来辅佐崇祯登基,和魏忠贤对着干,可之前魏忠贤把持朝政、胡作非为的时候,他怎么不出来?

    他执掌JinWei军,完全可以跟魏忠贤叫板的。

    原因很简单,没人动得了他的蛋糕,他没必要出来拼命。

    天启帝死了,他不得不出来了,皇家的人认可他,要是让魏忠贤随便扶一个傀儡上位,不鸟他,他的蛋糕就没了。

    所以叶风很明白,他这个太祖皇帝蹦出来之后,身为靖难功臣之后,张维贤必定要gao事。

    而且魏忠贤那么贼的人,肯定也看的清这一点,绝对会去煽风点火。

    这就是为什么他要分而破之。

    直接去京城,瞬间就被围了,不保险。

    分而破之就容易多了,京营不会轻易离京,而且他们肯定觉得,即便有孙承宗在,集三府之兵,也足可以拿下南京。

    “微臣失态,罪该万死……太祖陛下容禀,眼下是否再传一道旨意给孙承宗孙阁老,让他不必来见驾了,即刻前往山海关,调辽东兵马直取京城?”徐弘基擦了擦汗,也顾不上胆敢教太祖皇帝做事之罪了,紧张的说到。

    尽管心中吃惊,太祖皇帝真乃神人,这些人他只跟他老人家说过一遍,他老人家就看的这么深。

    但他更关心的是,接下来怎么办?

    本来成败就看张维贤,结果现在张维贤有可能靠不住。

    那就只能靠孙承宗了!

    其它兵马如秦良玉的白杆兵,且不说正在川贵讨贼,分身乏术,就算接到诏令就来,路途遥远,到了仗也打完了。

    毕竟既然京营也靠不住,那就算有孙阁老坐镇,破城也是很快的。

    府兵gao不定,京营可以立马抽调兵马过来帮忙。

    比较能战的还有登莱兵,三朝元老袁可立一手带出来的,虽说袁可立已被整回家,但只要他回去,还是能一呼百应的。

    但登莱多是水师,开船过来?仗也打完了。弃船走过来?没啥战斗力。

    所以最好是让孙承宗去辽东调兵直取京城,速度快,成功率高。

    现任蓟辽总督高第没啥根基,孙阁老去了也是一呼百应,袁崇焕、祖大寿、赵率教……哪个不是孙阁老带出来的?

    而且都是手握精锐,京营绝非对手。

    总之,太祖陛下看上去这么悠闲,该不会是指望他力挽狂澜吧,他是徐达十四世孙,不是徐达,哪有这个本事。

    “辽东兵马不可轻动,包括登莱……怎么做,朕自有安排,你只管奉旨招兵即可!”叶风执笔,使出“一挥而就”技能,写了四个字递给徐弘基。

    调辽东兵马入关勤王?是好办法,但也是在给努尔哈赤送大礼。

    登莱兵马也是,封锁野猪皮的海路很重要,丢了也是送大礼。

    叶风怎么会做这种事?

    再说了,他也没必要这么做。

    眼下世人只知孙承宗,不知道其他人,但他知道,并且知道他们会来见驾。

    因此根本不需要辽东精锐入关,杀入京城很简单。

    而且募兵是为了更保险一点,否则单凭徐弘基手上的兵马就足够办事了。

    跟徐弘基这么说,是让这家伙别嘚瑟,看清形势,然后努力招兵去。

    “遵旨……还田于民?太祖陛下英明!微臣即刻去办,然后抓紧练兵……”徐弘基恭敬的接过纸条,太祖陛下不是指望他就好,但愿太祖皇帝自由安排吧,反正他是没回头路了,只能一条路走到黑,罢了,就算战死,也是不辱祖上徐达声名,值了。

    还田于民的意思他懂,就是清查霸占民田的事情,此举可得民心,而且为了保住田地,老百姓也会踊跃投军护驾。

    妙计,而且还可以解决军需问题。

    清查的时候肯定会杀几个人,顺道抄家的。

    “练兵一事朕自有安排……行了,就议到这里吧,朕出去走走,有人来见驾,即刻来报!”叶风起身,宫女们服侍换衣,准备出去浪。

    到了南京,必然要去秦淮河畔转转啊!

    徐弘基这厮忒不懂事,居然不安排一条龙项目,那只能他自己出去找了。

    ps:初来乍到,不知道飞卢的读者大大们都喜欢什么样的历史文,写的不好的地方,还请大大们见谅。布衣会很努力,写出自己的风格,做到各种爽,也请大大们多多支持,收藏鲜花鼓励,拜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