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

大明之神级老祖宗

作者:山水布衣 | 军事历史

收藏

  再次穿越明末清初,从朱朱元璋的坟里蹦了出!结果乐子大了,被人误指出是朱朱元璋活回来了!那就做一回大明皇家的老祖宗?老子接掌大明,汉人最后一个王朝能亡了?不不存在,不可能会。提天子剑,荡平不臣。魏忠贤?东林党?皇太极?……通通取肉实张维贤真的要反了啊,否则山西、河北已经来了不少人,那老狐狸为什么还没到?执掌京营,快马有的是,也不是魏忠贤敢拦的,怎么会比别人慢?。

第四章 大明上下震动【求收藏鲜花】_大明之神级老祖宗

    “狗子,据说了吗?太祖皇帝居然活回去了……”“一大清早就明白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毕竟是真的了,上山下乡二蛋刚从南京回去,他说告示上说的都是真的,今日朝廷清明时祭神,突然间龙云布满于太祖皇帝陵寝之上,接着就闻一声巨响,陵寝自开,太祖皇帝走了出因此一夜过来,很多地方都已经贴上了告示。。...

    “狗子,听说了吗?太祖皇帝竟然活过来了……”

    “一大早就知道了,也不知是真是假……”

    “当然是真的了,下乡二蛋刚从南京回来,他说告示上说的都是真的,昨日朝廷清明祭祀,忽然龙云密布于太祖皇帝陵寝之上,然后就闻一声巨响,陵寝自开,太祖皇帝走了出来……魏国公都确认过了,据说已经在召集朝廷上下前去见驾呢!”

    “与你何干,放你的牛去吧!”

    “怎么无关了,告示上说了,太祖皇帝要再为苍生做主,说不定刘员外那杀千刀的会乖乖把我家的田地还回来,那我就不用给他家放牛了!”

    ……

    昨日午饭毕,徐弘基的人就如风般出了南京城,奔赴各地。

    因此一夜过来,很多地方都已经贴上了告示。

    一时间,震惊四起,议论纷纷。

    各地官员也是吃惊不小,都是第一时间确认真伪。

    得知魏国公徐弘基已经确认之后,或是欣喜万分,或是寝食难安。

    身为魏国公,徐弘基显然不会开这种玩笑,否则死后怎么去见中山王?

    那太祖皇帝活过来这事八九不离十。

    眼下活的憋屈的,自然美起来了,阉党把持朝政的局面要被打破了。

    有人立马开始行装去见驾,但多数都如叶风所料,只是暗暗开心,实则观望。

    阉党一伙自然是心惊ròu跳了,还以为终于把魏忠贤这老狗推上去了,他们的好日子来了,哪知太祖皇帝突然死而复活了……

    跟着魏忠贤干过坏事的,当即进京报告,而见风使舵之辈们呢,则是开始收敛,更有甚者开始收集魏忠贤的罪证,先静观其变,要是魏忠贤成功了,就继续拍马屁,要是太祖皇帝赢了,就递罪证立功。

    响午时分,叶风的“太祖皇帝圣谕”还没到京城,东厂的八百里加急文书已经到了。

    魏忠贤的侄子魏良卿拿到文书之后,和他的好基友田尔耕,以及客氏之子侯国兴,当即飞奔进宫报告魏忠贤。

    “何事?”魏忠贤正在咸安宫和客氏快活呢,突然被人打扰,心情不是很好。

    不把这个妖媚的娘们服侍舒服了,他怎么把持朝政?

    虽说眼下已经成功独揽大明,但遇到大事,还得忽悠客氏去gao定朱由校那个二大傻。

    没办法,皇上独爱这个rǔ母啊!

    而客氏每天一大早就得去乾清暖阁服侍皇上,大半夜才回来,他白天忙着整人、捞钱,到了那个点,哪还有力气把她哄好了?

    这不,最近好不容易逮着皇上身子虚,中午要小憩片刻,把她弄回咸安宫,好好“补交一下功课”,这帮不开眼的却来烦他。

    东林党都被他铲平了,现在朝廷上下都是他的人,还有什么事如此紧急?

    “进来说吧!”不等魏良卿回话,里面传来客印月的声音,要多妖有多妖。

    “遵奉圣夫人懿旨!”魏良卿和田尔耕他们跟着魏忠贤进去了,要是平时,魏良卿和田尔耕肯定会借机多看几眼客印月,这娘们能让皇帝小儿和九千岁都神魂颠倒,让人着迷,但是此刻,他们没心思看,一进来就开始说正事,“禀奉圣夫人、九千岁,南京急报,说太祖皇帝死而复活……”

    “什么?”魏忠贤进来之后,一边喝着茶,一边两眼还在客印月身上打转,准备一会继续交功课。

    结果听到这话,当即狂喷一口茶。

    老眼一横,惊叫声尽显本色。

    “此事当真?”客印月也是媚气无存,顾不得穿上丝衣就从帘子后面冲了出来。

    这事可玩笑不得,要出大事的。

    “徐弘基已经昭告天下,并传太祖皇帝圣谕到各地,让文武百官到南京见驾!”田尔耕接话,意思很明白,这不是玩笑,否则徐弘基自己脑袋不要了,连中山王两百多年清誉也要毁掉?

    “而且徐弘基还当场参了您一本,太祖皇帝大怒,我们在南京的人都被……斩了!”魏良卿跟着说到,不但是真的,而且冲着阉党来了,怎么办?

    “坏了坏了……哼,一定是徐弘基捏造此事,图谋造反,传圣上旨意,让崔呈秀督师南直隶,领左右和前府兵马,火速讨贼。魏良卿,你为监军,跟着去……对了,带上许显纯,此事务必要干净利索!告诉他们,这事要是办不好,我们都得完蛋!”魏忠贤扔了茶杯,开始在屋里来回窜,看来是真的,这行事作风很老朱。

    但他现在大权在握,只要迅速干掉老朱,是真的太祖皇帝也可以是假的,随即咬牙下令。

    假传圣旨这种事他是驾轻就熟,更何况兵部尚书崔呈秀还是他的头号马仔。

    但他了解崔呈秀,滑着呢,所以让侄子跟过去。

    他也了解魏良卿,办事能力太一般,那就让许显纯也跟过去,这货心狠手辣,办事绝对利索。

    田尔耕和侯国兴不能派出去,免得锦衣卫失控,没了保命符。

    虽说他们应该都懂其中利害,但他还得再提醒一下,别人可以骑墙看热闹,但他们绝对不可以,否则他完蛋了,他们也都得死。

    “是……”魏良卿拱手,快步出去了。

    “田尔耕,让锦衣卫和东厂的人都给咱家活动起来,谁敢在这个时候依附乱党,一律杀无赦!”魏忠贤继续下令。

    “是……”田尔耕领命出去了。

    “最主要的还是皇上这边,切不可让皇上知道此事!”魏忠贤这才转过身来,对客印月yinyin笑到。

    他能大权在握,就是因为皇上在他手中,其他人见不到,然后皇命难违,不得不为他摆布。

    但要是让皇帝小儿知道这事,戏就唱不下去了。

    皇权在手,没谁愿意交出来,但忤逆祖上,容易被天下反,皇帝小儿太单纯,根本没这个胆子,到时候吵着要召集qun臣去见驾,他这边就没的玩了。

    “本宫明白了,这就去暖阁!”客印月扭动着并不好看但却很妖的身子,快步出去了。

    而他自己也没闲着,起身去京营,找ying国公张维贤……

    信王府

    “哈哈哈,此事既是魏国公昭告天下,那绝对错不了,真是天佑我大明,太祖爷爷竟然活过来了,太好了……”听完王承恩的汇报,速来低调、谨言慎行的朱由检不禁狂笑出声。

    实在是太意外了,还以为要提心吊胆过一辈子,没想到突来惊喜。

    身为当今皇上唯一的兄弟,他明白自己是阉党的严密监视对象。

    皇上无德,阉党横.行,理论上他是唯一一个可能会被拥立,然后拨乱反正之人。

    所以他得处处装孙子,否则魏忠贤老狗随便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就能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不料太祖爷爷突然活过来了,那魏忠贤还能猖狂?太祖爷爷最恨阉人干政。

    不但如此,眼下魏忠贤肯定会行谋逆之举,皇兄朱由校宠信阉人就算了,阉人还敢谋逆,那等魏忠贤被干掉之后,朱由校还能继续当皇帝?小命能不能保住都是问题。

    到时候他就是太祖爷爷唯一一个十二世皇孙了,美滋滋!

    这感觉,瞬间从十八层地狱蹦到九霄云外。

    再腹黑的人也忍不住笑出声。

    “是啊,信王殿下,那我们是不是赶紧去南京见驾?”王承恩跟着开心。

    “不,现在出城必死……本王写一份信,你派亲信之人悄悄出城送去即可……不,不能写信,让他代本王见驾禀明情况即可……”朱由检情商不高,但打小经历宫中种种算计,对这些事太清楚了。

    现在魏忠贤肯定已经动手了,谁敢去见驾谁死。

    所以他再想去见驾,也不能头脑发热。

    派人去表一下忠心就好,就说不是他不想去,是阉党猖獗,他出不了城。

    不能gao太多花样,他又怼不过魏忠贤,那万一太祖皇帝打不赢呢?

    毕竟于他而言,表个忠心就够了,一旦魏忠贤gao事,太祖爷爷杀到京城,皇兄必死,他就成独苗了。

    所以表完忠心之后,接下来他要做的是,关门在家烧香礼佛,求上天保佑太祖爷爷必胜。

    “大明有救了……来啊,给我准备快马!”朱由检高兴不作为,但有人是高兴又准备行动的,比如说此时的北直隶保定高阳,刚刚被魏忠贤诬陷弹劾、愤愤辞官在家不久的孙承宗,看完南京送来的诏令之后,本是终日苦闷、壮志难酬的他,连午饭都顾不上吃,就狂奔出发去见驾了。

    与他情况相似的,山西代县的孙传庭和松江府的徐光启,更是已经出发在半路了。

    大名知府卢象升,不但出发了,还招募了一批兵马带上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