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完本

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作者:五月紫丁香 | 科幻幻想

收藏

  拥用空间和木系双系异能的林心兰被男友好闺蜜双双背叛自己,被他们下毒后送进基地实验研究所当实验体,只为来换一个月的粮食。能承受身心多重精神折磨之下,可以选择自暴,与实验的研究人员同归于尽!一夕醒过来,早已成了不国内知名朝代的另一个林月兰林月兰十八岁,九岁时被一讨水喝的道士断定——克夫!流言非起,从克夫到克双亲,再到克所有亲戚朋友,最后传成了今后会克天下。爷爷奶奶,大伯小叔等等一大堆极品亲戚,怕被克死,毅然决然与九岁的林月兰断亲绝义,把她从族谱上涂掉,让她自已单过,不孝顺父亲遵照,怯懦娘亲哭哭啼啼,弟妹更是豪无办法。九岁另过,一间进2100年,除夕夜,末世终于爆发!。

    林月兰这话一出,无论是受也没受被惊吓人,脸上都是一片吃惊的表情。林月兰再次地说,“我说过,我是从阎王殿我们走过一遭,被阎王爷送回去死过一次的人。那就我死过一次,我就就怕再死第二次,嘛在天命也没完成4之后,阎王爷绝会收我。的话我啊魔头的话,我林月兰继续说道,“我说过,我是从阎王殿走过一遭,被阎王爷送回来死过一次的人。。...

    林月兰这话一出,不管是受没有受到惊吓人,脸上都是一片惊讶的表情。

    林月兰继续说道,“我说过,我是从阎王殿走过一遭,被阎王爷送回来死过一次的人。

    既然我死过一次,我就不怕再死第二次,反正在天命没有完成之前,阎王爷绝不会收我。

    如果我真是妖孽的话,我可以赌命,但是你们自己的命可以拿来赌吗?”

    林月兰句句犀利,字字震耳!

    林月兰的话很简单,如果认定她是妖孽,还想要如三天前一般,喊着要烧死她,那么她不介意大开杀戒!

    林月兰的话音一落下,之前吵闹一直说林月兰是妖孽的人群,再一次沉静下来。

    林月兰停顿了一会儿,犀利的目光了扫视了一下所有人的神情,再继续说道,“我林月兰是带着天命从地狱重回到人间,阎王爷看不过我小小年纪被人欺负到无还手之力,赐于了我神力,赐于了我智慧,也同样赐予了我与动物亲和能力,这些阎王爷赐予的能力,难道是我的错吗?

    你们口口声声的说我是妖孽,试问一下,我可有害过人,可有杀过人,甚至是吃过人?都没有吧!

    说林月兰是克星,说我是扫把星,说我妖孽,说我会害了整个村的人?呵呵,真是可笑至极!

    明明是我林月兰被你们给欺负的生不如死,每天的责骂,次次的拳打脚踢,次次让我痛得不能呼吸时,我都想着,是我的错,是我出生的不对时,我不会怨恨你们。

    这次我被阎王爷开启智慧七窍,我想着,等我知道赚钱的方法,等我富起来,我就带着本村的人一起跟着我富裕起来,那么我就能证明,我虽是克星,但我只克夫,并不克所有人。

    呵呵,只是没等我把这些想法落实,你们却一次又一次认定我是妖孽?真是可笑!”

    林月兰的话,带着犀利,带着无奈,同样的也带着嚣张,带着疯狂,也带着那骇然的嗜血戾气。

    反正在这个异世界,她林月兰无亲无靠,她怕什么。

    如果真被人认定当成了妖孽,要烧死。

    那么她杀了这些人又如何?

    就算是天下人认定她是妖孽,那么她就杀尽天下人,即使孤独的存在,她也愿意就这样孤单平静一世,也不愿意,像末世一样时刻防备着有人对她下黑手。

    末世的异能都遍地都是,即使她有小绿在手,也不能把所有异能者杀尽。

    但现在不一样。

    在这个世界,只有她一个是异能者。

    也只有她一个人手中拥有生命之源,万物之王——小绿。

    小绿可以指挥世界所有的花草树木,可以与所有动植物沟通。

    所以,要她一个意念,就可以杀人于无形,这个世界就有可能瞬间被她摧毁。

    但是,她不愿意。

    她只是想要一个平静的生活。

    但如果过不了,她一点都不介意再创造一个人的平静生活。

    反正她的善良,她的同情心,早已经在末世五年的拼杀和那一对渣男贱女的背叛之中,消失贻尽。 

    林月兰这一袭话,似乎提醒了所有人。 

    他们怎能忘记了,林月兰这丫头可是说过,她是从阎王殿里走过一圈,被阎王爷送回来的人。

    这样的一个人真是妖孽的话,那么就是阎王爷是根本就不可能把她送回来,把她收了不是更好。

    可是为何林月兰这个死丫头的运气会这么好?

    死了能被阎王爷送回来,还被赐一生神力,开启智慧七窍,现在还能与指挥这些动物?

    难道这丫头的克夫命就真的是天命,而不是普通的命格吗?

    所以,在她天命未完之际,她有一个又一个自保能力。

    他们瞪大眼睛,再次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盯着他们面前,这个才半大成人高的孩子,她小脸上严肃认真又带着凌厉的神情,告诉所有人,她所说的话,绝不是在开玩笑。

    所有人的心里一颤!

    这个孩子真是太可怕了!

    竟然想着撕碎整个林家村的人,只是因为他们想要烧死她。

    这样的结果,根本就不是他们所想要的。

    如果真是妖孽还好说一点,但事实真如她自已的说,她这又是被阎王爷赐予的另一种能力,那么只怕,林月兰还是林月兰,林月兰又不是林月兰,这样的事实可又矛盾的存在。

    现在他们才真正的意识到,不管面前这个有半个成人高的孩子,是不是林月兰本人,或者是不是妖孽,但都不是一句“赶出林家村”或者“烧死”就能对付的了的。

    因为,她能指挥那些凶猛的动物,来攻击他们,甚至撕裂他们。

    不过,林月兰也说了,这前提则是村里不把她赶出村,或者是不烧死她。

    对啊,只要不提烧死她,林月兰也就不会出现这些过激的举动吧。

    想通了一些村民,眼神猛的一亮,面色有苍白变得有些激动红晕之色。

    林月兰瞧着他们变幻的神情,嘴角勾勒了一抹满意的弧度。

    她突然轻松轻笑着说道,“当然了,只要各位叔叔伯伯,大婶大娘,大哥大姐们,只要让我林月兰好好的继续呆在林家村,那么那些动物下山吃人的恐怖现象,只要有我林月兰在林家村的一天,我就能保证,那种事不会发生,大家以为如何?”

    实际上,林月兰根本就不是在征求村民的意见,而是释放一种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一种态度。

    因此,这些村民们答应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所以,刹时,那些本身害怕之人,眼睛立即变得亮亮的,脑袋极力的点头。

    不一会,整个林家村的人,七七八八的都点头,表示同意,让林月兰继续呆在林家村。

    当然,林月兰有些需要警告的,还是要先警告。

    她这次语气虽说较淡,但却仍然听出她语气中的严厉和浓浓的警告。

    她又道,“当然了,如果万一有人冒犯我,或者是冒犯我的家,那么被我的小白给咬伤,或者咬死,那就叫怪不得我了!”

    说着,转过身,犀利的眼神先是扫过那还瘫在地上的四个贼,然后,再瞧向此刻,褶皱的脸上,一阵铁青,又一阵灰白,林家村最德高望重的林七爷身上。

    “你说是吧,七太爷爷!”小小稚嫩的声音带着悦耳清脆之感,如有心听,这声音宛如黄莺啼鸣,这样的动听。

    然,这声音听在林七爷的耳中,却宛如恶魔。

    林月兰之前给他提的结发之妻,让他一阵心惊胆颤。

    他妻子之死,对外公开的是意外。

    然而,只有他自已清楚。

    他的结发妻子,是被他给亲手害死的。

    所以,林月兰是在提醒他,他妻子之死真相。

    如果他再一味固执下去,那么,最后的结果是,他可能会身败名裂,晚节不保!

    他也明白林月兰的意思,她要的无非就是要他亲自出现惩罚这几个偷摸之人。

    但是,这样一个大把柄落在林月兰手心里,心始终是不安稳的。

    不过,目前,他只能顺着这人丫头去做。

    林七爷立即点头附和道,“不错。林家村是个风气淳朴,诚实善良,团结友好的一个村庄,怎么能允许那么偷鸡摸狗之事发生?一旦发现,必定严惩不贷!”

    随后,犀利的眼神紧紧的盯着瘫坐在林月兰家门口的四个人严肃威严的说道,“李翠花,林大牛,顾三娘,刘六娇,四人上门做贼偷摸,证据确凿,而且偷盗的数额巨大,必须严惩不贷,本来这事必须上告衙内。

    只是,考虑到把他们上衙门之后,对林家村的影响,我认为还是不把他们送衙门了。不过,这四人要接受怎么样的处罚,有你来决定,这样子处理,可以吗,丫头?”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