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完本

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作者:五月紫丁香 | 科幻幻想

收藏

  拥用空间和木系双系异能的林心兰被男友好闺蜜双双背叛自己,被他们下毒后送进基地实验研究所当实验体,只为来换一个月的粮食。能承受身心多重精神折磨之下,可以选择自暴,与实验的研究人员同归于尽!一夕醒过来,早已成了不国内知名朝代的另一个林月兰林月兰十八岁,九岁时被一讨水喝的道士断定——克夫!流言非起,从克夫到克双亲,再到克所有亲戚朋友,最后传成了今后会克天下。爷爷奶奶,大伯小叔等等一大堆极品亲戚,怕被克死,毅然决然与九岁的林月兰断亲绝义,把她从族谱上涂掉,让她自已单过,不孝顺父亲遵照,怯懦娘亲哭哭啼啼,弟妹更是豪无办法。九岁另过,一间进2100年,除夕夜,末世终于爆发!。

    林月兰对于自家屋前屋后围在的一波又一波的人,不不知情吗?答案毕竟也不是。从前天那些人围在马车,有些人是羡慕妒忌妒忌,可有些人羡慕妒忌妒忌恨的同时,眼底已发出炽热的光芒,林月兰在末世厮杀三年的人,会不明白他们在打什么主意。不外乎是想从她手中窃走那些她卖大从昨天那些人围着马车,有些人是羡慕嫉妒,可有些人羡慕嫉妒恨的同时,眼底发出炙热的光芒,林月兰在末世拼杀五年的人,会不知道他们在打什么主意。。...

    林月兰对于自家屋前屋后围着的一波又一波的人,不知情吗?

    答案当然不是。

    从昨天那些人围着马车,有些人是羡慕嫉妒,可有些人羡慕嫉妒恨的同时,眼底发出炙热的光芒,林月兰在末世拼杀五年的人,会不知道他们在打什么主意。

    无非就是想要从她手中偷走那些她卖大老虎得来的银两而已。

    只是,这些村民万万都不会想到的是,她的银子压根儿都不会藏在家里的任何一个角落里,也不是埋在地底有多深也能挖出来的。

    她的银子是随身携带的。

    因为,她的银子就是放在空间里,至于那些买来新的生活用品,也只是一小部分放在那个屋子里,大部分也是放在她的空间里。

    那一小部分的东西,也是为了钓鱼而已。

    不然,以后,每每有东西进账,他们还不是每一次来偷啊。

    与其以后的麻烦,还不如一次性解决。

    林月兰坐在山头的一颗大树枝叉上,稚嫩的小脸一平静,但是大大的双眼之中却带着犀利的眸光,看向自已家的方向。

    林月兰摸了摸坐在她胸前,两片绿叶在晃啊晃,尖芽在摇啊摇的小绿,问道,“小绿,现在情况怎么样?”

    她没有千里眼,只能透过小绿与其他植物的交流,来得知小茅屋发生的一切。

    小绿的尖芽弯了弯,然后脆声声的说道,“主人,他们一开始李翠花和刘六娇打起来,而顾三娘则是趁机溜进我们的屋里翻翻动动的。

    之后,顾三娘不小心打碎了我们的一个瓦罐,惊醒了李翠花母子和刘六娇,他们不顾吵口打架,立即进屋也开始翻箱倒柜起来。”

    林月兰稚嫩的脸上浮想一抹冷笑,她说道,“呵呵,这些人,真以为我打了我的东西,不要付出代价的吗?小绿,把小白叫上,我们回、家!”回家二字咬重了一些。

    小绿尖芽一弯,立即应道,“嗯,我去叫小白!”

    说完,它迅速的从林月兰身上下来,然后,以迅雷之速朝着一个方向而去。

    林月兰没有动作,她从坐姿改成了站立在高高的树枝上,面无表情,眼眸远眺前方,目光犀利。

    虽说在这里比在末世安全,但是,这一而再的烦心事,也让她的心头有些恼怒。

    但是,她也知道,要处理这些事情,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的。

    她现在能做的,除了威慑,就是警告!

    没有过多久,林月兰就听到一阵着震耳欲聋的虎啸吼声。

    林月兰嘴角一勾,面上也是明显的愉悦笑容。

    身材高大凶猛威风凛凛的小白,背上驮着小绿,正一步一晃的朝着林月兰所站的大树下而来。

    等到了小绿所说的地点之后,小白就站定,白色的大脑袋往大树顶上看去。

    当看到那一抹小小的黑色影子时,它的大大圆圆的眼睛猛然一亮,然后,朝着上面一个小吼,似乎在对着树上的人打招呼。

    小绿从小白的背上,跳到树枝上,然后再溜回到了林月兰的身边。

    林月兰轻抚了一下小绿的两片绿叶,再望着树底带着一些纯真眼神的小白,无声的笑了笑。

    随后,她就带着小绿树上爬下来,快到树底时,一个跳跃就跳到了小白的背上。

    小白稳稳当当的把林月兰给接住了。

    跳到小白背上之后,林月兰抓着小白的颈脖上的白毛,然后,轻轻拍了拍,开心的“咯咯”的大笑了几声,大声的表扬,说道,“小白,好样的!”

    小绿从林月兰的肩膀上滑下,跳跃到她的手腕上,然后又绕成几个圈,成了像碧绿玉镯似的东西。

    林月兰一只手再次抚了抚小绿露出的一点小尖芽,然后,另一只手拍着小白的那厚实的背,说道,“小白,我们出发喽!”

    一人一虎,就这样大摇大摆的从山里走向村里。

    ……

    “叮当”的一声响,惊醒了三个打架的人。

    这是碗罐碎裂的声音。

    三人猛然醒悟。

    他们三人在这打架,顾三娘却已经悄无声息的在屋里,开始找起银子来了。

    太卑鄙了!

    三个暗骂了一声。

    但为防顾三娘先于他们把银子打到,他们三人哪有什么心情再打架了。

    赶紧放开,也立刻快速溜进屋去。

    干吗去?

    当然是找银子去了。

    三个女人,一个男人,在整个屋里翻箱倒柜,连灶火里的黑灰里,也不曾放过。

    “奇怪?”林大牛紧紧的皱着眉头自言自语的说捣,“就这么点地儿,那死丫头,到底把那么多钱藏到哪里去了?”

    说着,他一只手还使力拨开作围墙的枯草。

    本是不严实,透风漏雨的小屋,一下变得更加的破烂与不结实,这一处,那一处的小孔,透光到屋子里的。

    林三牛以为林月兰会把钱藏在墙壁上呢,就像有些普通人家,会在自家的墙壁上挖出一下孔,然后,把贵重的东西藏在里头,再用砖头给封住洞孔就行,也很难让人找到。

    林月兰的房子不是青砖房,但也有可能把钱藏在这枯草的墙壁上,不是吗?

    李翠花一进屋子,就看到那床素净,带着兰花的新被子,脸上立即浮现一些恼怒,嘴里骂咧咧的说道,“那个败家子,竟然拿着我们林家的钱,去买这么好的被子,真是个扫把星,败家子。”

    手上的动作却未停下,走向那床边,拿起被子,就抖动猛甩了几下,但却没有出现她预料的那样,钱藏在这床被子里。

    她随即又用力的撕开被单,但是,被被单裹着的棉花里,除了棉花和棉线,没人隐藏任何东西了,别说银子,就连一个铜板的影子都没有见到。

    李翠花把这些东西一甩,然后,在再床上乱翻动起来,一无所获。

    李翠花不甘心,又跳下床,溜到床底下找去了。

    顾三娘先进来,她是按着她自已藏钱的方式,在林月兰的屋子里找。

    她一看到那些瓶瓶罐罐,就开始一个扒拉,就倒出来。

    很快,林月兰装在瓶罐里的一些东西调料,都给倒了出来。

    刘六娇则是一进门,就朝着灶房里去找。

    灶房里的每一个角落,就连灶灰里都给扒个干净,连钱的影子都没有见着。

    眼看着这天越来越亮了,他们别说银子银票,就是连一个铜板都没有找着。

    四人很不甘心。

    可是,却不能找下去了。

    因为,一会就会有过来过往的人群了。

    突然四个人的动作很是默契起来。

    看到林月兰这屋子里这崭新的东西,立马分头抢了起来。

    然后,他们就各自拿着东西,准备回家去了。

    可是,当他们一出门口,看到门口所站的人影人,四人立即大惊失色起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