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完本

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作者:五月紫丁香 | 科幻幻想

收藏

  拥用空间和木系双系异能的林心兰被男友好闺蜜双双背叛自己,被他们下毒后送进基地实验研究所当实验体,只为来换一个月的粮食。能承受身心多重精神折磨之下,可以选择自暴,与实验的研究人员同归于尽!一夕醒过来,早已成了不国内知名朝代的另一个林月兰林月兰十八岁,九岁时被一讨水喝的道士断定——克夫!流言非起,从克夫到克双亲,再到克所有亲戚朋友,最后传成了今后会克天下。爷爷奶奶,大伯小叔等等一大堆极品亲戚,怕被克死,毅然决然与九岁的林月兰断亲绝义,把她从族谱上涂掉,让她自已单过,不孝顺父亲遵照,怯懦娘亲哭哭啼啼,弟妹更是豪无办法。九岁另过,一间进2100年,除夕夜,末世终于爆发!。

    林月兰前晚上卖大虫可以得到了几百两银子,再在让很多人亲眼见到瞅见了,林月兰选择购买的那些崭新的锅瓦瓢盆,油盐酱醋,像像的从马车上拿下去。让这些一辈子面朝黄天背向天都攒积不来的财富,对着这些东西是有太大的诱惑力。因而,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旗号林月兰这笔钱让这些一辈子面朝黄天背向天都积攒不来的财富,对着这些东西是有多大的诱惑力。。...

    林月兰前一天卖大虫得到了几百两银子,再在让很多人亲眼瞧见了,林月兰购买的那些崭新的锅瓦瓢盆,油盐酱醋,一样一样的从马车上拿下来。

    让这些一辈子面朝黄天背向天都积攒不来的财富,对着这些东西是有多大的诱惑力。

    因此,也不知有多少人在打着林月兰这笔钱和这些东西的主意。

    明面上,他们现在忌惮于林月兰的身手和神力,一只大虫都能打下来的孩子,你千万别小觑她。

    暗地里,却从天黑之后,时刻在观察林月兰的举动,只待她一离开,他们就行动,从她屋子里偷走那些钱和东西。

    她那个破烂的小屋子,能藏到什么东西?

    即使她把银子银票藏到地底六尺以下,他们也能把它给挖出来。

    至于那些新买的锅瓦瓢盆,那更好拿了。

    所以,天还根本就没有亮,就有一波波的人,守在林月兰这破烂小茅屋的周围。

    只是因为天太黑,他们彼此之间根本就看不清楚,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和他们一样,打着偷钱的主意呢。

    当在小茅屋门口时,三四个人彼此都面面相觑起来。

    李翠花指着刘六娇和顾三娘他们,异常愤怒的喝道,“你们怎么也会在这?”

    明明林月兰那死丫头的那些钱应该是归她这个奶奶所得,可这些人竟然明目张胆的也来这里找银子。

    真是太可恶了!

    被人抓包,顾三娘倒是有点不好意思讪讪的找着借口说道,“李大娘,我这不是一大早起茅厕,然后,看到你们在这,好奇之下就过来了吗?”

    “放屁!”李翠花脸上带着恼怒,厉声呵斥道,“明明你家的茅厕方向是那边,怎么能看到这里,你这是完全是胡扯!你们是不是来偷这死丫头的银子的?”

    李翠花还用手指了一下顾三娘家茅厕的方向。

    被李翠花揭穿了目的,顾三娘也没有于掩饰自已的目的了。

    她说道,“林月兰这死丫头卖一只大虫,得了这么多银子,我家这么缺钱,找来借用一下,有何不可?”

    这个态度看起来,很理所当然,似乎真是来林月兰家借钱一样。

    李翠花和林大牛自认为林月兰的银子是他们林家的,就是林月兰本人都不能用那些银子,更别说,其他人了。

    林大牛一想到这些钱,可能要落入到别人的手中,心中就压抑不住自已的愤怒。

    林大牛厉声的对着顾三娘和刘六娇,愤怒的喝道,“顾三娘,刘六娇,你们竟然敢来偷林家的钱,我要上族老们那里去告你们!”

    之所以不是上衙门,而是上族老那边去,因为,他也害怕衙门。

    因为作贼心虚嘛。

    去族老那边告,一是因为他是林大荣的爹,村里将来的秀才老爷,族老们肯定得看重,肯定会偏向于他;二是,林月兰家毕竟是出自于林家,即使她被除名断亲,但是,却不代表林月兰不可以敬孝,所以,这些钱,林月兰理所当然的是拿来孝敬林老三一家的。

    所以,族老们只会偏向他们一家,因此,对于同样来偷银子的顾三娘和刘六娇肯定会给以严厉的惩罚。

    听到林大牛说要到族老们那里去告她们,刘六娇也是怒了。

    她同样的怒喝道,“林大牛,你们还要不要脸。把兰丫头的钱,说成是你们林家的钱。谁不知道兰丫头那扫把星与你们半个铜板的关系都没有,现在你们还有脸说是你们林家的钱。

    看你们这鬼鬼祟祟的模样,还不是像个贼一般的来偷兰丫头的钱。

    现在还指着我们大骂。真是贼喊捉贼!”刘六娇这是承认自已来偷林月兰家的钱了。

    刘六娇是村里出名的大嘴巴。

    既然是大嘴巴,当然也是个能说会道,颠倒黑白是非的主儿。

    林大牛一开口就说要上族老们那儿去告她们,她当然不会善罢甘休了。

    李翠花一听到刘六娇说那死丫头的钱,跟他们半个铜钱也没有关系,也顿时恼了。

    她立即怒骂道,“刘六娇,你这个大嘴巴,谁说那死克星的钱,跟林家没有一点关关系的。我告诉你们,这死丫头的钱,就是我林家的钱,你们识趣的话,给我立即离开。否则,我就大喊着全村的人过来看看,你刘六娇和顾三娘,一大早就过来偷这死丫头的钱。”

    刘六娇一点都不害怕挑衅般的说道,“你叫啊,你叫啊!让所有村民们过来看看,是我刘六娇来这里比较丢脸,还是你李翠花和林大牛,这个作为曾经兰丫头奶奶和大伯的人,来偷孙女和侄女的钱,比较丢脸!”

    顾三娘看着他们越吵越激烈,眼珠子一转,然后,趁着三人不注意,自个人偷偷的先溜进不林月兰的屋子里。

    李翠花说不过刘六娇,气得脸色一会青一会白,一下子就上前要要挠刘六娇的脸。

    刘六娇是个四十多岁的胖妇人,而李翠花是个五十岁多岁,体态上想较于刘六娇较瘦弱些。

    因此,体态和年龄上的差距,造成了李翠花的弱势。

    两人扭打在一起。

    只是,李翠花要挠刘六娇不成,反被刘六娇给抓了几下脸,脸上被指甲划过的地方,立即浮现一道道红痕。

    李翠花看挠不到刘六娇的脸,气得就伸手要抓刘六娇那长发。

    可谁知,刘六娇同样的眼明手快,反手又抓了李翠花的那银白的头发。

    李翠花一下子占了下风,恼羞成怒的对着刘六娇喝道,“刘六娇,你这个丧门星,你竟然敢打我!”

    随即她又对着林大牛怒喝起来,“老大,你是个死人吗?没有看到你老娘被这个丧门星给打了,你还不赶紧过来帮忙,把这个臭女人给我拉开!”

    林大牛被两个女人打起来时,就有些傻眼了。

    现在听到才老娘的震喝,猛然醒起来,立即上前帮着老娘把人给拉开。

    林大牛就算再弱,也是个男人,比刘六娇的力气大多了,再加上李翠花的不断挣扎,因此,林大牛算是很轻松的就把李翠花从刘六娇的手中解救出来。

    李翠花一从刘六娇手中解脱出来,很是不服气,占着优势,她立即说道,“老大,我们先给这个丧门星一个教训!”

    林大牛也是有这样的打算。

    但是,刘六娇哪是个坐以待毙的主儿。

    在李翠花要再次动作之际,她立即迅速的又挠了一个李翠花脸花,再次抓着她的头发,痛得李翠花嗷嗷直叫。

    林大牛也上前要抓刘六娇的头发时,“吭当”一个声响从屋子里传出来。

    打架的几个人,先是一愣,随即立即反应过来。

    然后,很快放开了彼此,迅速朝屋子里跑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