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完本

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作者:五月紫丁香 | 科幻幻想

收藏

  拥用空间和木系双系异能的林心兰被男友好闺蜜双双背叛自己,被他们下毒后送进基地实验研究所当实验体,只为来换一个月的粮食。能承受身心多重精神折磨之下,可以选择自暴,与实验的研究人员同归于尽!一夕醒过来,早已成了不国内知名朝代的另一个林月兰林月兰十八岁,九岁时被一讨水喝的道士断定——克夫!流言非起,从克夫到克双亲,再到克所有亲戚朋友,最后传成了今后会克天下。爷爷奶奶,大伯小叔等等一大堆极品亲戚,怕被克死,毅然决然与九岁的林月兰断亲绝义,把她从族谱上涂掉,让她自已单过,不孝顺父亲遵照,怯懦娘亲哭哭啼啼,弟妹更是豪无办法。九岁另过,一间进2100年,除夕夜,末世终于爆发!。

    刘齐再一次把妹妹刘佳滢接回马车中。而已耳中始终响了了林月兰对他说的一句话:愚不可及之人轻信愚不可及之话,很聪明之人,会干很聪明之事!刘齐自指出是个很聪明人,但听见林月兰这话后,他心底是在产生怀疑自已,究竟是个愚不可及之人但是个很聪明人?针对林月兰那些流言蜚语只是耳中一直响起了林月兰对他说的一句话:。...

    刘齐再一次把妹妹刘佳滢接回到马车中。

    只是耳中一直响起了林月兰对他说的一句话:

    愚蠢之人听信愚蠢之话,聪明之人,会干聪明之事!

    刘齐自认为是个聪明人,但听到林月兰这话之后,他心底也是在怀疑自已,到底是个愚蠢之人还是个聪明人?

    针对林月兰那些流言蜚语,他也不想相信,但是,整个村子里的人都在排斥她,厌恶她,他不得不信啊。

    但是,林月兰的话,却给了他深深的震撼!

    他现在倒要好好的想清楚,林月兰这个有克星扫把星之名的女孩子,倒底能不能沾惹的上?

    万一林月兰真克到了他们,那后果……

    可如果林秀才之事只是林家村的巧合,然后推到了林月兰,让林月兰背这个黑锅,这就证实林月兰克星之名的话,那这三年之中,为何林家村却无事关任何林家村的事故了呢?

    看来这林月兰克星和扫把星之名,另有隐情,或许真需要调查清楚,才能与林月兰这个人是否相交下去。

    刘齐打定主意,等回去之后,就派人调查林月兰克星之名的起因。

    刘齐如何去做,又怎么做,实际上林月兰并不是放在心上。

    不过,她很分得清楚,刘家是刘家,刘齐是刘齐,刘佳滢就是刘佳滢。

    她一开始所要交的朋友就是刘佳滢,至于刘齐是有顺带利用的成分在里面。

    因为她是刘家大公子,而她需要后台。

    不过,现在刘齐既然不愿意做她的后台,她也不想强人所难。

    反正以她现在的能力,也不是非得靠后台不可。

    大不了,以后自已再制造一个更大强大的后台出来。

    刘齐殊不知,如果他的选择有一丝的偏差和犹豫,那么未来以后刘家只能对着林月兰仰望,而不是合作伙伴。

    刘家之于林月兰,就只是芸芸众生之中的其中之一而已。

    刘齐到底如何选择,他的心里也是在疑惑和犹豫!

    林月兰再刘家兄妹再次离去之后,微微蹙了蹙秀眉。

    刘佳滢这个孩子,无论如何她都会护住的,至于刘齐和刘家,就要看刘齐自已的选择了。

    如果,他聪明的话,选择与她继续深交,那么她也会把当他成朋友,以后,她吃肉,肯定也少不了他的肉汤。

    只是,他选择的是如林家村民那些愚昧的疏离举动的话吧,那么,很遗憾,她林月兰可没有这么下贱,别人都不待见她了,她还舔着脸皮上门去。

    第二天,林月兰依旧上山去了。

    这次上山的目的,主要是踩药!

    比如人参,灵芝,等等那些珍贵的药材。

    这次的药材不是卖,而是植入到空间里种植。

    林月兰离开之后,她的小茅屋里立即就闯进了一批又一批的人。

    这间小茅屋因为是枯草做的门,根本就无法上锁,不过,退一步说,就算这门能上锁,也无济于事。

    因为这个屋子真是太烂了,只要微微下大一些力气,就能捅开一个洞,然后就可以进去。

    因此,现在也算是省事,根本就用不着花力气去捅个洞进去。

    李翠花和林大牛天还没有亮,就鬼鬼祟祟的靠近林月兰住的小茅屋,藏在一处一堆草丛的的后面,眼睛放着光芒一动不动的盯向小茅屋,似乎想要透过厚厚的枯草墙壁,看到里面之人的一举一动。

    林大牛小声的对着李翠花略带着些激动说道,“娘,你说这个扫把星会把银子藏在什么地方?”

    他可是听说了,林月兰那死丫头,把那只大虫散卖,还得了三百八十两银子呢,那张完好漂亮的虎皮,他昨天也看到她从马车上拿下来。

    所以,一会,他不仅要把那些银子拿走,他还要带走那张虎皮。

    听说,那么漂亮无损的虎皮,卖到大户人家里去,至少也能卖到一百两银子。

    更是听说,如果卖到京城那些更大户人家里去,这银子至少翻个两三倍,卖个三四百两呢。

    林大牛一想到屋子里的那三百多两的银子,及那张虎皮将来可能得到两三百两银子,心里就压抑不住自已的激动。

    他现在恨不得立即捧着那些银两离开,然后带着这些银两潇洒转身离开。

    有了些银两,不管是镇上的李寡妇银叉,还是刘员外的千金金步摇,他都能摊开手买下送去。

    而且有这些银两,更多的是让他在外面花天酒地睡美人。

    想想未来这些滋润的日子,林大牛就按耐不住自已蠢蠢欲动的心,想要离开去屋子里,把那些钱都抢在手中。

    为何会说抢?

    因为他知道,他老娘虽说口中疼他,但却绝不允许他带走太多银两。

    知母莫若子!

    李翠花确实如林大牛如想的那般。

    她根本就不可能让林大牛把全部银子拿走。

    一是,因为这个家是她在掌家,所有的钱,都必须过了她的手。

    二是,一大家的开支,也是需要钱的。

    三是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她的三孙子林大荣是将来的秀才老爷,在再将来还是要做大官的人,不过,在这一切前提之下,还需要银两买纸砚笔墨,需要给林大荣一个体面,这些都需要一大笔钱。

    因此,为了林老三一家的将来的光耀荣门,李翠花是必须要把钱握在手中的。

    至于两人为何天还没有亮就过来守着?

    不就是想要趁着无人之际,好闯进林月兰的屋子里,偷出那些银两呢?

    当然,他们知道林月兰现在有一生神力,他们也不会笨到跟她硬碰硬去。

    况且,他们也知道,林月兰这个扫把星,过了阎王殿一趟,变得冷厉心狠了,能掌掴她的小叔,还折断他的腿。

    好在,只是折骨错筋,只要让大夫移回去就行了。

    不过,这也让林四牛受了好大一通痛苦,使得他更怨恨上了林月兰。

    天微微亮时,林月兰出门了。

    “娘,娘,那死丫头出门了,我们偷偷溜进去吧!”林大牛很是激动的拉着她娘的衣袖说道。

    李翠花也是带着兴奋之色,说道,“嗯,我们进去吧!”

    等他们靠近小茅屋门口,看到另一波的几个人影时,李翠花很是失态的尖声大叫道,“你们怎么也在这?”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