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完本

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作者:五月紫丁香 | 科幻幻想

收藏

  拥用空间和木系双系异能的林心兰被男友好闺蜜双双背叛自己,被他们下毒后送进基地实验研究所当实验体,只为来换一个月的粮食。能承受身心多重精神折磨之下,可以选择自暴,与实验的研究人员同归于尽!一夕醒过来,早已成了不国内知名朝代的另一个林月兰林月兰十八岁,九岁时被一讨水喝的道士断定——克夫!流言非起,从克夫到克双亲,再到克所有亲戚朋友,最后传成了今后会克天下。爷爷奶奶,大伯小叔等等一大堆极品亲戚,怕被克死,毅然决然与九岁的林月兰断亲绝义,把她从族谱上涂掉,让她自已单过,不孝顺父亲遵照,怯懦娘亲哭哭啼啼,弟妹更是豪无办法。九岁另过,一间进2100年,除夕夜,末世终于爆发!。

    实质上更本就也没接着。 接着是,“大叔,我们赶快跑啊!” 林月兰对着蒋振南一阵大叫后,就拉着蒋振南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虽然林月兰人小,步子并不大,但慢跑的速度,蒋振南也是需一路小跑才能跟进。 因而,这副画面就成了这样。然后就是,“大叔,我们赶紧跑啊!”。...

    实质上根本就没有然后。

    然后就是,“大叔,我们赶紧跑啊!”

    林月兰对着蒋振南一阵大叫之后,就拉着蒋振南匆匆忙忙的离开。

    虽说林月兰人小,步子不大,但跑步的速度,蒋振南也是需要小跑才能跟上。

    因此,这副画面就成了这样。

    林月兰一只手拉着蒋振南在前跑,而蒋振南则一只手被林月兰拉住,另一只手则是拿着那个黑蓝色上小跑着跟上林月兰的脚步。

    当他们到回到刚开始出的地时……

    林月兰就看到,吃兔肉的,吃兔腿的,吃蘑菇的,哦,还有吃草的,瞬间兔肉兔腿蘑菇和草从口中掉落,眼睛睁得大大的,表情除了震惊就是震惊,好像有什么不可置信,不可思议,时间仿佛静止,把他们给定格了样。

    林月兰微微皱着小眉头,瞧了瞧那些定格动作的人群和那匹威风凛凛的骏马,再用疑惑的表情看着蒋振南,只见他露出的下巴,有微微上抬趋势,虽看不到他全部的表情,但林月兰能猜测到,他那面具之下的神情,肯定是笑容。

    林月兰不解的瞅着蒋振南,问道,“他们怎么了?难道是被江湖高手点了穴,不能动弹了?”

    可是点穴,不能连着那匹马的穴也点了吧?如果真是这样,那才江湖中高手的高手,值得崇拜!

    蒋振南瞄了一眼被林月兰小小手拉住的那只自已粗厚的大手,再瞧了瞧一无所知,对她毫不设防满脸疑惑的小孩儿,蒋振南嘴角微微上扬,似是激动,似是愉快,也似感受到从那两人手掌心接触过来的温暖。

    他低沉着声音,带着一些浑厚磁性的嗓音,对着林月兰说道,“没什么!他们只是太过震惊而已,也没有什么江湖高手之类把他们穴给点了什么的。”

    他们太过震惊惊讶的,只是因为此刻的他,毫不戒备恐惧被人拉着手而已。

    长到二十四岁,除了奶娘,而奶娘在他三岁时就因故死去,此后,他再也没有从肢体上接触过任何一个人,而此时此刻,他已经是第二次了。

    第一次是把小孩儿抱在怀中时,第二就是被小孩儿拉在手中!

    两次的感觉,非常的微妙。

    像是火山喷发出那炙热的岩浆,把他的心,把他整个人的世界,给灼烧的异常火热。

    他感觉到自已,已经不在孤单!

    至少在他的生命,有那么一个人对着他笑,会对着发脾气,会对着他大喊大叔;

    至少有一个人,曾经牵着他的手,在这深山野林之中奔跑过,体会到与人相伴的炙热澎湃的感觉。

    听到蒋振南的话,林月兰轻轻的点头,既然不是被江湖高手点了不动穴,那就说明这几个看到让他们分外惊讶或是震惊之事。

    可是,他们一路跑回来,除了那只大虫的咆哮声,似乎也没有发生什么惊讶之事吧。

    林月兰可能是忘记放开蒋振南的手,她就这样牵着蒋振南的手,先是走到手上拿着蘑菇的郭兵面前,然后在他面前,拨拉划了几下。

    呃,就是被钉住了一般,一动不动。

    郭兵一只手拿着蘑菇进嘴的姿势,另一只手同样拿着小棍签的另一头,看样子正吃的巴巴香,但此刻,能看到的就是张大的嘴巴,瞪圆的眼睛。

    其他人也是和郭兵一样的姿势动作,不过,他们是用手拿着兔肉兔腿之类的,除了一两上张着嘴巴,还能看到嘴巴里的食物,其他人的吃东西都掉了在地。

    但他们同一的表情如郭兵一样,张大了嘴巴,瞪圆了眼睛,看着前方。

    林月兰微微皱着眉头,随后又回头瞧了一下蒋振南,可没有再问什么。

    她又走向那只很人性化,有表情动作的棕红色的那匹看起威风凛凛的骏马。

    这匹骏马看样子在吃草,而且这草像是这些人刚刚在附近人给打过来的,都是很鲜嫩。

    现在这骏马吃草的动作,就是张大了嘴巴,透过他这双大大黑黑的眼睛带着一些迷惑不解之色的盯着他的主人——蒋振南。

    林月兰真是好奇死了,瞬间也对这匹骏马好感万分。

    这么人性化,这么有灵性的骏马,简直就是自已生活中的好小伙伴啊。

    林月兰不自觉得放开蒋振南的手,轻轻的来到骏马前,似乎想要摸一摸它身上那发亮的发。

    “它叫烈风,是我的好伙伴。”蒋振南亦步亦趋的跟上林月兰。

    看到林月兰对他的骏马如此喜欢,嘴里就不自觉的介绍起烈风来。

    “他是我十岁那年,在屠宰场把它给救下来的,我给它取名烈风,从此我和它就相依为命至今!”

    林月兰疑惑的道,“面具大叔,你今年多老了?”

    蒋振南的嘴角抽了抽。

    这孩子,他看起来真的很老么。

    不然,别人问年龄,不是问多大的吗?

    她却问有多老了。

    难道,他给人的感觉真的很老了吗?

    蒋振南现在很是怀疑自已是不是给人的感觉太过老成啊?

    呵呵,如果被林月兰听到这话,肯定会嘲笑两声,都没有让人看到你的真容,谁知道你是不是老成啊?

    蒋振南虽有怀疑,但还是很诚实的回答了林月兰的话,他道,“二十四岁了!”

    “二十四岁了啊,”林月兰点了点头,“确实很老了!”

    喂喂林月兰小姐,你现在想起自已是小孩身子了,可你别忘记,你现在心理年龄可是已经超过了二十四岁,有三十二岁了好不好。你这不是更老了吗?

    林月兰说了句很老之后,蒋振南刹时如胸口中箭了一般,不住的哀怨,只有一句话:她嫌弃我老,她嫌弃我老,可她还会把我当朋友,叫我大叔吗?

    不过,他哀怨没有多长时间,面具下双瞳猛然剧烈收缩,整个人是明显的绷紧和紧张。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