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完本

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作者:五月紫丁香 | 科幻幻想

收藏

  拥用空间和木系双系异能的林心兰被男友好闺蜜双双背叛自己,被他们下毒后送进基地实验研究所当实验体,只为来换一个月的粮食。能承受身心多重精神折磨之下,可以选择自暴,与实验的研究人员同归于尽!一夕醒过来,早已成了不国内知名朝代的另一个林月兰林月兰十八岁,九岁时被一讨水喝的道士断定——克夫!流言非起,从克夫到克双亲,再到克所有亲戚朋友,最后传成了今后会克天下。爷爷奶奶,大伯小叔等等一大堆极品亲戚,怕被克死,毅然决然与九岁的林月兰断亲绝义,把她从族谱上涂掉,让她自已单过,不孝顺父亲遵照,怯懦娘亲哭哭啼啼,弟妹更是豪无办法。九岁另过,一间进2100年,除夕夜,末世终于爆发!。

    一颗大松树上,一个仅有六七岁高,绑着马尾辫子的女孩子,坐在一根较高的枝上,悬在空中的两只脚在无聊的般的划啊划的。 她的手一只握着粗枝,一只手拿着成人手指粗的卷了几圈除了两片绿叶子的藤条。 一又又圆又大又亮的眼睛,瞧着树下正忙绿的人,她的手一只握着粗枝,一只手拿着成人手指粗的卷了几圈还有两片绿叶子的藤条。。...

    一颗大松树上,一个只有七八岁高,绑着马尾辫子的女孩子,坐在一根较高的枝上,悬空的两只脚在无聊般的划啊划的。

    她的手一只握着粗枝,一只手拿着成人手指粗的卷了几圈还有两片绿叶子的藤条。

    一又又圆又大又亮的眼睛,瞧着树下正在忙碌的人,嘴里一个劲的说道,

    “那里,那里有一个大的,还有那个最高的铁狼萁的旁边又一个,啊,那一个有毒的不能吃的,我刚跟你说了多少次了,颜色鲜艳,或者严肃暗黑和紫黑的蘑菇,都是有毒,能毒死人,不要捡,你怎么又捡了一个,把它给丢了……”

    下面的蒋振南从十岁上了战场之后,就是以凶狠毒辣的存活方式,在战场上一次次的活了下来。

    被战友从后面推出来当挡箭牌,他就毫无犹豫的反手一推,把他那个战友当成了他的挡箭牌。

    既然你不让我活,还不如我不让你活!

    当一众士兵嘲笑他力气不大,没有功夫,到了战场就是找死,还不如现在就自杀,省得到了战场连个全尸都找不到。

    他很是愤怒的把在的所有士兵,都放倒了,还逮着嘲笑他最厉害的人,凶狠的往死里揍。

    从此以后,军队里再也不没有敢嘲笑他的弱小。

    从十岁到十八岁,他一步一步的凭着自已的实力和战略才能,走上了将军的位置。

    十八岁,对于所有人来说,还是个稚嫩的毛头少年。

    所以,对于十八岁就当了将军的他,军队里自以为有战赫功绩,完全比他更适合当将军的那些属下,当然不服气了。

    不服气的过程,就是对蒋振南的命令阴奉阳违,执意不执行任何一道所下达的命令。

    蒋振南随即抓住作为最明显的职位最高的副将军,以不服军令,延误战事,造成重大后果为由,在全军队的面前,下令斩首,斩下来的头不仅在军营里游威示众三天三夜,还挂在军营门口三天三夜。

    夏季三伏天的日子,天气炙热,蚊虫多,因此,这头被蚊虫叮咬,蛆虫满蛀,看着过往的不管是军官还是士兵,头皮都分外发麻。

    蒋振南这招杀鸡敬猴,手段毒辣凶狠,真正的威慑到了每个军兵。

    笑话,一个只比他低一级的副将军,他说斩首就斩首,还落得个首级示众,蚊虫叮咬的凄惨下场。他们这些小喽喽要被斩,更不在话下,还是好好的听他的话为好。

    就此,蒋振南在十几万军队里立下了威信。

    至于,那些还有心思,想要蠢蠢欲动的军官,一时之间,吓得面色发白,全身颤抖,心有余悸。

    因此,此后至少能在表面上是服务于蒋振南,至于暗地里那些小动作,只要不影响战事计划,蒋振南也就睁一眼,闭一眼。

    从蒋振南任将军指挥战事以来,每次战无不胜,全军欢舞,慢慢的就成了战神的传说。

    此刻,这个传说中的战神,正弯着腰,一手拿着林月兰所给的一个布袋,一手拔开繁茂的草丛,一个一个去找那个所谓的蘑菇。

    只是,这蘑菇也太难找吧。

    简直和泥土的颜色一样,就算他的眼神再好,他耐不住它们长得太低,隐藏的太好,让他一个大男人,一处一处往外拨。

    不过,此刻的蒋振南却显得分外有耐心,林兰月指哪,他就往哪捡,捡得那个开心。

    当然,这个开心他自已并没有发觉。

    “诶,大叔,现在捡了多少个蘑菇了?”坐在树枝上的林月兰问道。

    蒋振南捡蘑菇的手一顿,他捡蘑菇捡得太高兴了 她完全没有想到她只过问一下捡到多少蘑菇了,这人竟然一下子变得像小孩子做错事一般,无措的看着她。

    有不有搞错,她才是一个孩子吧。

    林月兰片刻之后,就摆了摆手,说道,“算了,多余的,给忘记数蘑菇个数了。

    随即,他抬着布袋,抬起头,面具两孔里透出的目光,似乎有点无措。

    林月兰微微愣了愣,随即嘴角不由的抽了抽。

    蘑菇,我就免费送给你了,就当作蘑菇的这些酬劳吧。”

    说完,她就从三米高的树干就跳了下来,在下面的蒋振南看着林月兰的动作,猛然的一缩,然后,动作比大脑快的把手中的东西一扔,立即伸出双手就把林月兰接在了怀里。

    林月兰简直是懵了。

    她在蒋振南的怀里,有点不明所以的瞧着带着面具的男人。

    她只不过从树下跳下来而已,这个男人到底在紧张什么?

    对于身怀异能,在末世拼杀五年的她来说,这点高度也只是小case,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的害怕和紧张。

    林月兰疑惑的看着蒋振南,问道,“大叔,你这是在干吗?”

    蒋振南从小就被定为天煞孤星,家人厌恶仇恨,完全视他为不详之人,外人对他更是畏惧和恐怕,到了军队里之后,更是以凶狠毒辣如修罗阎王称号著称。

    从一个普通士兵,一步步走到将军,更多人对他的是敬畏与害怕,可却无一人亲近他,直到遇见郭兵等这些属下,对他并没有疏远,但也只是介以对他这个上级开开玩笑。

    总得说来,蒋振南从小就孤单,从没有近距离过任何一个人。

    从被毁容成为战神以来,他就变成是女人口中的恶魔,制止小孩子啼哭的恶鬼。

    从没有拥有过温软香玉的女人,也从没有抱过软绵绵香喷喷的小孩。

    此刻,是他平生第一次抱着一个人。

    在抱进怀里的那一刹那,他的心尖不由的振动了一下。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