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九天玄尊

作者:兕九江 | 奇幻玄幻 | 围观:21223

收藏

  九重天玄尊兕九江以及最新章节免费深度阅读,《九重天玄尊》小说是兕九江的原创小说作品。 掌控万界的至尊,意外殒落。谁在背后捣鬼?又有怎样的惊天秘密?一个神界的大家族,所以怀璧其罪,家破人亡。一个刚出生于的婴儿,所以脑海

精彩情节:

    禹剑低‘嗯’一声,缓步走上前去,对禹洪行了一礼之后,目光转向了墙角的几块大石头。他的眼神凌厉冰冷,几乎不带有丝毫地感情。在扫视了这个几块石头的形状体积之后,慢慢地朝最左边地杂色石头走了过去。

    看见禹岩这幅不争气的模样,禹洪就是气不打一处来。他怒气冲冲的走到禹岩的旁边,伸手揪住禹岩的耳朵,在他的耳朵旁边大声喝道:“禹岩。”

    在与禹岩的对话过程中,他时不时的就会伸手抚摸自己的胡子。而且动作格外的小心,生怕有一根胡子因为自己不小心的缘故掉落。

    那些训练的学员看见禹剑直接毫不犹豫地走向杂色花岗石时,都不由得吃了一惊,心中暗呼。女生对于禹剑冷酷帅气的形象更加的倾倒,而男生则是在惊叹之余,也有丝丝妒意。

    “哈哈哈。”禹岩双手捂着自己的肚子,笑得前俯后仰,眼泪都快掉下来了。笑声持续了好一会儿,禹岩才又把右手放到自己的眼前,有点上气不接下气的道:“老头,你就别逗了,凭我这瘦腰细胳臂不可能举起来巨石,难道凭你这蚂蚁大小的身材就能举起来?恐怕举一片树叶都费劲吧。”禹岩说着,又不可遏制的笑了起来。

    禹岩看着老头的脸色反复变换几次,甚至最后还隐隐有些窃笑,脸上的得意神情越来越浓。“我不出来自有我的道理,你一个小屁孩,和你说了你也不懂。”老头把自己的头撇向一边,根本不看禹岩。

    声音虽小,但是没有逃脱这些母狼地耳朵。立马,原本不屑一顾地禹岩就不能保持正常了。只见他附近的女生都望着他,是那种吃人的眼神。

    “既然你这么厉害,你干嘛躲在我的戒指里啊?”禹岩慢慢从震惊之中恢复过来,他思维转了两圈,又觉得有些不对劲。如果老头真有自己说的这么厉害,早已在天地间叱咤风云了,怎么会蜗居在这个微不足道的戒指里。

    老头气极,怒指禹岩,说不出话来。之后,他在光芒之中狠狠地跺了跺脚,右手食指对着禹岩的胸口微微一点,也看见什么奇怪的幻像产生,禹岩就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微微发热,四肢百骸似乎都有用不尽的力量。

    禹岩看着这个老头,不但没有一点害怕,反而哈哈大笑起来。老头被禹岩的动作气得更甚,怒道:“你笑什么笑,给我看着,让你知道我是如何让你举起巨石的。”

    武者一共分为炼身、练气、炼神、破凡、化神、问天、通天、破天,每一个境界又分为九重。但因为普通人可以进行最基本的炼身,所以这个在后来就被人们淡出了武者的境界之分,直接从练气开始。

    “教练,那破凡之后还有吗?”这时候,站在最后面的禹岩却是不像其他人一样幻想。因为他觉得破凡肯定不是这个大陆的最高级别,所以他想问出最高等级,那样即使是幻想也更加的拉风。

    禹剑走到杂色花岗前,身形停住,仔细观看这个石头的构造之后,禹剑探出了自己的双手。他把双手放在石块两处凹进去的部位,微微用力试了试手感,就把双手收了回来。

    看见这情况,已经没有一个人认为禹剑能把这块石头举上去。但正当众人都以为禹剑不行的时候,禹剑却是大吼一声。随着禹剑这声大喝,他的鼻孔里喷出一股雾气,双臂中似再次充满了力量。

    禹洪扫了一眼从幻想中恢复过来的学生,说道:“行了,当下最重要的是刻苦训练,不然那些都是一场空。好了,我们的测试,继续开始,下一个,禹岩。”

    禹洪本人处于炼神三重,对修炼体系之事略之一二。但由于当初地位有限,知道的也不多。就连问天之后还有通天都是他从别人的嘴里听说的,具体有没有这件事他其实也弄不清楚。但跟这帮毛都没长齐的小孩子说他也不怕被揭穿,因为不单是他们,就连族长有时候都没自己知道的多。

    禹剑禹洪小说名字叫做《九天玄尊》,这里提供禹剑禹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九天玄尊小说精选:禹剑低‘嗯’一声,缓步走上前去,对禹洪行了一礼之后,目光转向了墙角的几块大石头。他的眼神凌厉冰冷,几乎不带有丝毫地感情。在扫视了这个几块石头的形状体积之后,慢慢地朝最左边地杂色石头走了过去。看着禹剑地动作,禹洪伸手摸着自己的下巴,很满意的点点头。对于禹剑这个孩子,他是非常满意的。不仅修炼刻苦,天赋也非常不错,更重要的是他不会像禹岩一样,不仅修炼不努力,而且老爱在训练之中惹麻烦。不过有那么一点让禹洪不喜的是,禹剑很冷,…

    禹剑嘴里闷哼一声,双手猛然用力,手臂上结实地肌肉块块隆起,脸色涨得通红,脖子上连青筋都已凸出。石块在禹剑双手的用力下,开始慢慢摇动,而后便开始慢慢地往上,一点点地离开了地面。

    “嗯,没什么事晚上就不要在外边呆的太晚,山上风凉。”禹岩伸出宽大温暖的手掌,摸着禹岩乱糟糟的头发,言辞和蔼的说道。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