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完结

综影视苏神的定义

作者:安然陌 | 校园小说 | 围观:27378

收藏

  作为一缕幽魂的苏倾,意外就一段段相同的再次穿越人生,重新开启女票男神之路[正直善良脸.jpg]本文节奏超快的请下床拉开窗帘,感受着窗外温暖的阳光,不觉享受地眯起了眼睛。。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一听这结果的夫妻俩内心后怕,蒋颜看着女儿乖巧的面容忍不住掉了泪,苏琛一个大男人也忍不住红了眼眶。陪完苏倾挂完水,一家三口回到家,苏琛将早已熟睡的苏倾放在她的床上,轻轻关上门,和蒋颜一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回想着今天苏倾的话。“妈妈,昨天保姆姐姐不开心,倾倾好怕。”

        竹楼内部不像外面看上去的小巧,反而有着很大的空间,除了主卧,二楼还有炼丹房,炼器房,藏书屋,藏宝室。主楼后还有一潭温泉,一潭灵泉,据传承温泉有着排毒养颜塑体的功效,在里面修炼事半功倍,灵泉同样有着排毒的功效,还能渐渐增强人的体质。

        “你好,我叫许弋,需要帮忙吗?”

        苏倾一抬头便看见美少年湿漉漉的可怜眼神,抽出书架上的一本书,递给许弋。“你先看会儿书,我把东西理理,等会儿吃饭和许阿姨一起留下,尝尝我的手艺。”

        这是许弋眼中的一切,出来帮母亲买东西回来的他才看到树下的人便移不开了眼,心里似小鹿般乱撞着,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已经站到她的身旁,盛满星光的双眸泛起笑意,与他对视着,嘴角不自觉上扬的弧度与耳尖的红晕出卖了他看似淡定的表面实则忐忑的心。周围仿佛只剩下面前精致女孩那甜甜的、清脆的嗓音。

        “这个月的工资已经打到你的卡上,以后也不要来上班了。”看着似乎不想放弃这份高薪又轻松的工作,那保姆还想在争取一下,被苏琛嘲讽地打断:“连自己私事产生的情绪都带到工作上来,没有发现倾倾发烧,不舒服的异样,没有扣你工资你都该感谢了,你居然还想在这工作!从现在开始你不用出现在这里。”

        苏倾不高兴地撅了撅嘴:“怎么,你不相信吗?那等会儿就饿着吧。”

        “妈妈的倾倾宝贝,怎么哭了?是不是起来没有看见妈妈?妈妈和爸爸最近公司拓展业务有点忙,没有和我们的小宝贝一起去游乐园玩了,妈妈答应你,等过两星期,我和爸爸就陪你一起玩好吗?”说完便将身前软软的小女孩抱进怀里,轻轻拍打着她的背,软声细语地哄着。

        苏倾无奈越长越跳脱的母亲,只好拉着许弋让他带着她去附近的图书馆。

        许弋吃着苏倾做的菜,赞叹着她的手艺,不禁加快手上的动作。

        苏倾听着厨房外的话,顿时笑了笑,端着最后一碗汤放在餐桌上,脱下围裙,坐在许弋一旁,笑道:“阿姨,许弋,别客气,多吃些。”

        九年过去,十七岁的继承了父母美貌再加上空间滋养的苏倾,一举一动夺人眼球,少女清纯的魅力扑面而来,微笑时弯起的桃花眼勾人心魄,又带有一丝妩媚,让人恨不得散尽千金只为保持她动人的微笑。而与美貌并肩的是她的才智,每次考试位居第一,试卷上几乎找不出错误的她在校园里是出名的女神。苏倾在这几年里除了空间的知识,又报了许多才艺班,但苏倾并没有过于出风头,除了小提琴,钢琴和芭蕾,其他的都藏拙,她知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只是像一块海绵不停地吸取着各种知识。

        苏倾一瞬间惊醒,转身望向从门口进来的女人,一头大波浪的卷发,满是成熟韵味的美丽脸庞,身上穿着昂贵的手工女士职业装,带着笑容看向苏倾。可看到苏倾红红的眼睛,又蹙起她的秀眉,一双勾人的桃花眼里满满是对眼前孩子的担忧。

        许弋渐渐沉浸在书中,过了一个多小时,被门缝处飘进来的香味勾起,摸了摸有些饿意的肚子,放下书,朝门外走去。打开门便看到刚刚还像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孩此刻身上却围了条围裙,桌上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全出于她纤细白皙的双手,餐桌旁早就坐着他和她的母亲。他渐渐走近,听着自家妈妈对苏倾的称赞。

        她踮起脚打开玉盒,拿起中间盒里的玉简像小说中描述的那样贴在额头,玉简顿时化作一缕白光钻进苏倾的脑海里,过了几秒,苏倾睁开眼,消化着玉简里的内容。

        “妈妈,我没事的,你再请一个负责的保姆阿姨就好啦,妈妈和爸爸的公司很忙,倾倾知道,不想给爸爸妈妈负担。”

        这是许弋眼中的一切,出来帮母亲买东西回来的他才看到树下的人便移不开了眼,心里似小鹿般乱撞着,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已经站到她的身旁,盛满星光的双眸泛起笑意,与他对视着,嘴角不自觉上扬的弧度与耳尖的红晕出卖了他看似淡定的表面实则忐忑的心。周围仿佛只剩下面前精致女孩那甜甜的、清脆的嗓音。

        第一次进女生房间的许弋紧张地四肢僵硬,坐在苏倾的书桌前,有些无措地看着苏倾。

        本来淡定的男子一听这话焦急地站起,快步上前摸了摸苏倾的额头,皱起了眉:“老婆,先让倾倾喝两口粥垫垫胃,我去开车。”匆忙赶到医院的一家三口挂号看病,被国外金发碧眼的医生数落着:“再晚个几个小时孩子脑子都要烧坏了,39度高烧,怎么照顾孩子的。”

        母亲蒋颜,父亲苏琛是一家跨国电子科技公司的老板,小姑娘今年8岁,性格腼腆,刚来美国一个月,父母虽然爱她,但是最近因为公司刚在美国上市,业务繁多,无法分心照顾唯一的宝贝女儿,便请了一个中国临时保姆。这个临时保姆是个中国女留学生,昨天刚和前男友分手,心情不好的她没有留意到小姑娘泛红的脸蛋,昨晚发烧导致这个年幼的女孩在世间消失,随后便是苏倾的到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