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已完成

重生之林以宣

作者:梧桐阅读 | 奇幻玄幻 | 围观:4676

收藏

  《复活之林以宣》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林以宣,杜鹏,龙虾,杜老师,林以薇,林以涛之间的故事。复活之林以宣约96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望向黑漆漆的天空,耳边传来父亲大声出题声,让人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她不是回答不出来,而是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其实他出的题目无非就是一加一等于几,难一点也就二十几三十几这样的数加在一起等于多少,被连着捶打两下之后,林以宣下意识地把答案说了出来。有了答案,拳头没有继续落在她的身上,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稍稍动一动身子,背上立马传来一阵痛楚,真实的不容忽视的痛楚让她脑里突然闪现小时候父亲林顶天带他们回老家吃喜酒后哥哥姐姐先行跟妈妈回家,而她倒霉地跟她爸一起回家时的一幕。

    现在的这一幕跟那个时候情形似乎非常相像,只是区别在于现在父亲问的问题她都回答上了,而记忆里的自己好像除了一些简单的问题,其他的都没回答上来,然后她就无限悲催地被自家老爹用拳头招呼了一路,直到回家还被吼了两嗓子。

    这是怎么回事?

    做梦?

    不会啊,做梦怎么还会感觉到痛呢?

    “二十乘以四十五等于多少?”林顶天的声音又自身后传来了。

    “等于九百。”林以宣叹了一口气,一边回答问题,一边从她父亲的名字联想到《倚天屠龙记》里的魔教教主,想到那个被妻子和奸夫害死的倒霉蛋,她觉得自家老爹林顶天才像真正的魔头,好面子超过所有,当然也包括他们三兄妹和他们的母亲。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这一切林以宣深有体会,甚至不只一次地亲身体会过。

    林以宣原本应该是一个二十七岁的大姑娘,从事酒店服务管理行业,隶属于美国一家国际游轮公司,在‘皇家公主号’当任公关部经理助理,工作不错,待遇也好,凭着自己的本事一路从客房部的服务员走到现在这个位置也算是事业初步有成。

    上司欣赏,表现良好,升迁也不是什么太遥远的事,说来一切都很光明,只是现在……

    目光扫过黑漆漆的四周,夜风拂面,带着‘沙沙’的树叶声,因着已经接近夏天,身穿衬衫和外套的她到不觉得有多冷,只是脑子里更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好像真的回到了小时候的事。

    这种事情若非亲身经历,她也许会当成小说和一个笑话,看过或者听过就算了。

    可现在算什么?

    记得她还没有回来之前,她人生的前二十四年由父亲一手安排,她没有吱声的权利,待到大学毕业,在社会上漂了一年,每次表现良好,眼看就到了升迁的时候,不是没钱送红包就是有空降部队。按说她心气不高,单纯地守着一份简单的工作和差不多的收入过日子完全没问题,即使很多时候她都会遇到一些糟心的事。这些事都不是主要的原因,主要的原因是她老爸不懂外面的变化,隔着那么远的距离依然插手安排她的人生了,这让她觉得很累的同时更加想要逃离。

    孩子需要鼓励,特别是来自于父母的。

    林以宣也不例外,只是父亲从未当着她的面夸过她一句,而母亲每次只是站在她身后安慰她,父亲曾经用什么样的话去夸奖过她。

    不是当面说的,即使是经过母亲的转述也让林以宣觉得不可尽信,甚至是失望。

    有了这种想法,再加上每次打电话回家的时候,父亲不是说谁谁谁在外面混得多好,就是谁谁谁工资多少,跟他们一比,她似乎就是那个怎么比怎么没有能力、没出息的人,一来二去的,她开始觉得父亲的举动不闹得她郁闷加抑郁似乎是绝不打算罢休的。

    人的承受能力很限,她长大了,想要属于自己的生活,没有关系、没有钱当后盾,又不让她平凡度日,林以宣在一次又一次地反抗无效后,因意外在阴差阳错下接触到了海员这个工作后,想着远离家乡不能摆脱父亲的拘束,那么远离祖国是不是就能过上自由自在的日子?

    有了这样的想法,敢作敢为的林以宣看看存折,又跟姐姐凑了点钱就毅然辞了工作, 一声不吭地跑到广州考海员证去了。

    说来,她虽然有哥哥和姐姐,可是真正在她有困难的时候能出手帮忙的只有她双胞胎的姐姐林以薇,至于哥哥林以涛,不反过来找她要钱就很对得起她了。

    对于家人,林以宣真的不想过多的评价什么,她父亲林顶天在很多人眼里是好人代表,大方有义气又有财,算得上人见人爱吧!在家里,父亲林顶天就是一独裁主义,对他自己的兄弟姐妹霸道归霸道,钱财上面却相当的大方,只要他们开口,他就是饿死妻儿也会把钱凑给他们的。至于他们母子母女四人,他给一千块钱就恨不得他们永远不再找他要生活费。

    林以宣记忆最深的就是他们兄妹三人每次要钱都会被父亲当着很多人的面骂得狗血淋头,自尊全无,小一点的时候,她还觉得父亲可能是把他们当成孩子,没注意,可是到了大学的时候,那一通电话让林以宣脸面全无,闹得她自此宁可勒紧裤腰带靠自己的双手和姐姐的接济过日子,也不肯再找他开口。

    后来,她去了美国一年后回来,说到她手里的钱,她还债本想打发父亲,谁知他竟责怪她为什么有困难不找他帮忙,当时林以宣除了觉得鼻酸之外,就是无言以对。

    她怎么可能不想靠自己的父亲,而是每次那种场面让她觉得自己很廉价、很难堪,仿佛令人厌恶的苍蝇一般,挥手就能被打死。小时候想得少,过了也就过了,等长大后,她要立足于社会,要自己的交际圈,可父亲依然没有意识到她也是需要尊重的,她能怎么样,她能对着她怒吼、教训么?

    她不能,她只能感叹这个世上怎么会有人爱面子爱到宁可委屈身边最亲的人,而这个现身说法的就是她的父亲。

    说不清心里到底什么滋味,林以宣只知道长大后她的想法就是宁做父亲朋友的儿女也不要做他的儿女,起码做他朋友的女儿还能得到他的夸奖和笑容,甚至拥抱。

    也许她这个想法有些偏执,甚至不孝,但她阻止不了自己,好在她也只是想想。另外她的母亲是个很有本事的传统女人,除了没念过书,样样都好,为了让他们过得更好,起早贪黑就做早餐生意,可能就是太好了,才会事事都委屈自己。

    小时候她不懂得心疼母亲,时不时地还会埋怨母亲为什么不事事都护着他们,却没有体谅她的难处,直到长大,才发现母亲的无奈和委屈其实都只是想要给他们一个完整的家。

    说到她唯一的哥哥,自她有记忆开始,还真没多少好事,到是她的耳边有无数的人夸赞他的聪明,可惜这些都是别人说的,她看到却是他哥哥天天逃学,跑到游戏室里玩游戏,然后引得母亲一次又一次地放下手中的活去寻找,再者就是看着他一次又一次地丢了书包被父亲教训,有时还连累他们一起挨打。等大一点,就是他在外面跟人家打架,特别是高中的时候,那叫一个精彩,把市里的高中换了一个遍,而且每次出问题都是打架,她本以为高中是个多么可怕的地方,等真的去了之后才发现原来不是不能平平静静地念书,而是他自己不想念书。

    最后一个说到她姐姐林以薇,他们两个关系不错,用母亲的话说,他们两个就是不能拢堆,在一起时天天吵嘴,不在一起的时候又想得慌。

    他们对未来的命运没有那么多的想法,当时的他们那有这么多的心思,简单没有什么自主意见的他们只知道遵从父亲的意思在初中毕业后,一个进了高中,一个进了卫校,然后独自面对未知的一切。她姐姐林以薇选学的是西医,最后因着学历不够高,在父亲的打理下进了一家医院当护士,这一做就是八年。她记得在自己还没回来这里之前,林以薇的身体因着做护士,黑天白夜的弄得身体不好,却不得不为了她爸所谓的面子继续留下来苦熬。至于她自己,就更不用说了,反正两个字——不顺。

    明明快要闯出名堂了,却被这莫名其妙地送到了小时候,真是讽刺。但是后背隐隐传来的痛楚一次又一次地提醒她,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并非梦境。

    “以宣,五十乘以一百一十二又等于多少?”林顶天的声音再次响起,打乱了林以宣的思绪,让她不得不回神回答他的问题。

    “等于五千六。”在父亲看不到地方翻了个白眼,林以宣不用回头也能想到他父亲脸上的得意劲。

    “很好,以宣这段时间学习的很不错,想来你姐姐也不差。这个学期后,你和姐姐就也该上一年级,到时要认真学习。”

    “哦。”

    谈话结束,林以宣也不知道父亲到底在想什么,不过照她的记忆,她未来的一年级班主任跟他们家有点亲戚关系,找过她爸帮忙。不知道是不是抹不开面子,她没怎么了解他们姐妹俩就直接摆出一副很不看好她和她姐姐的样子,上学不过两个星期就以他们两人基础不好,不能按时到,上课不认真听讲,跟不上学习进度等等理由将他们打发回了幼儿园大班。等父亲知道这个消息后,很不客气地对着他们一阵狮子吼,亲自找到这位极品老师,人家态度不错,但口是一点都不松,坚持说什么再读一年幼儿园,打好基础云云的在上一年级是对他们好,最后是她省事了,她和她姐姐可被她们的老爹揍得不轻。

    想到当时的情景,林以宣不禁咬牙切齿地想扑上去咬她一口,若说她前世最大的杯具是什么,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说没怎么会投胎,又没什么运气,要不然怎么在她前世二十七年的日子里,遇上的大部分老师都是牲口。

    现在上天既然给了她重来一次的机会,她心里虽然不安,却也想利用这个机会改变自己和家人的人生。让上一世发生的那些伤心事就此被杜绝,然后大家都过得幸福。

    林以宣龙虾小说名字叫做《重生之林以宣》,这里提供林以宣龙虾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重生之林以宣小说精选:对于兴致勃勃的林以宣来说,这满田地里龙虾就是宝啊,原本只想捉上一桶就回家的他们被她硬拖着又捉了一个篮子,这才满足地回到家里。晚上,外婆不嫌麻烦地找出林以宣所说的所有能用上的调味品,虽然还差几样,却不算什么大事。林以宣本人能做几道可口的小菜,大餐什么的她多半都是跟着食谱学的,油焖大虾就是其中一种。她先以一种背诵的方式将做法背出来,然后看着外婆自然而和谐地将一切安排好,她不禁感慨自己没有厨艺这方面的天赋,要知道当…

    林以宣小说名字叫做《重生之林以宣》,这里提供林以宣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重生之林以宣小说精选:望向黑漆漆的天空,耳边传来父亲大声出题声,让人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她不是回答不出来,而是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其实他出的题目无非就是一加一等于几,难一点也就二十几三十几这样的数加在一起等于多少,被连着捶打两下之后,林以宣下意识地把答案说了出来。有了答案,拳头没有继续落在她的身上,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稍稍动一动身子,背上立马传来一阵痛楚,真实的不容忽视的痛楚让她脑里突然闪现小时候父亲林顶天带他们回老家吃喜…

    对于兴致勃勃的林以宣来说,这满田地里龙虾就是宝啊,原本只想捉上一桶就回家的他们被她硬拖着又捉了一个篮子,这才满足地回到家里。

    晚上,外婆不嫌麻烦地找出林以宣所说的所有能用上的调味品,虽然还差几样,却不算什么大事。林以宣本人能做几道可口的小菜,大餐什么的她多半都是跟着食谱学的,油焖大虾就是其中一种。她先以一种背诵的方式将做法背出来,然后看着外婆自然而和谐地将一切安排好,她不禁感慨自己没有厨艺这方面的天赋,要知道当初她记了不少菜谱,为的就是在异国他乡能自己做饭,结果却是方法都记下了,但做出来的效果却差强人意。不仅如此,有时还弄得手忙脚乱,现在一看,才发现不是方法出了错,而是她自己就没有这方面的才华,没有领悟到正确的做法。

    要知道当初的她做的准备工作可比现在齐全多了,真是汗颜啊!

    因着他们拿回来的龙虾多,分别装在两个大盆里用刷子洗,外婆一人忙不过来,舅妈和阿姨也在厨房里帮忙。

    “哇,做好了,做好了,真香。“看着做好的龙虾,闻着这熟悉的香味,这一瞬间林以宣才像一个真正的五岁孩童一般又笑又叫。“外婆,你的手艺真棒。”

    “喜欢就多吃一点。”外婆听到夸奖,微笑地用抹布擦擦手,准备把饭菜端到桌上去。

    如林以宣所想,这油焖大虾虽然少了几样材料,却不影响它的美味和受欢迎,这不,要不是她硬要多捉一些、多做一些,今天晚上还真不够分。当然吃完之后,他们可是个个都说没过瘾,嚷着明天再去捉。

    “相信我的话了吧!这个很好吃吧!“

    “恩,很好吃。“已经吃得满嘴是油的杜丽娜哪里还顾得上自己之前说过什么,现在的她可是手脚并用,抢着多吃一点呢!

    林以宣手里的筷子拿得稳稳的,抢虾的速度一点都不慢,这顿饭一直吃到天黑才算结束。过后,大家一起跑到河边由大人照看着洗完澡,然后闹着笑着玩了一会儿才各自去睡了。

    龙虾的美味让林以宣他们这些孩子喜欢,也让小舅他们这些大人欢迎。所谓有一就有二,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捉龙虾成了林以宣他们每天的任务,而油焖大虾也成了家里不得不上的一道菜。

    乡里人家的思想都很纯朴,有好吃的,隔壁三家自然都会分到一些,杜家现在有做出这么一道菜,自然也不会小气,东家给一碗,西家给一盘,一时之间这道美味可是征服了不少人的味觉。自此跟在林以宣他们身后捉龙虾的大人小孩子那是一大片一大片的。

    只是这味道按他们说的,怎么都没有外婆做得好吃。

    对此,林以宣表示理解,她提供的是后世经过无数验证的做法,而其他人只不过是吃过了按自己的想法在摸索,这一对比,自然是他们这一方胜利了。

    “小舅,这些虾本来就是现成的,要不,你到街上去开个小饭店,专门卖这个油焖大虾,生意一定很好,到时还能给我们买很多很多的冰棒。“林以宣装小孩子也是有套路的,她不认为自己以一个成年人的语气谈生意会引来什么另眼相看,相反地她怕自己吓到家人,最后还被送到医院。

    林以涛现年八岁,他聪明好动,长得也好,很讨人喜欢,但做为一个孩子,他同五岁的林以宣他们一样,喜欢在夏天里吃冰棒、喝汽水,虽然小舅他们没少给他们吃,可家境到底一般,能力也有限,再加上为了他们的身体好,受到限制的他们自然觉得怎么都没有吃够。现在说可以赚钱买很多很多的冰棒吃,他也不禁来劲了,跟在一旁窜梭道:“小舅,你就开店吧,我保证领着妹妹他们天天捉很多的虾给你送去卖。“

    “是啊,是啊,小舅(小叔),我们一定不会偷懒的,你就开店吧!”一旁的林以薇和杜丽娜为了美味的牛奶冰棍和红豆冰棍也跟在一旁帮腔。

    “叔,吃冰棍……”拿着一块红薯,小不点似的杜磊也不管懂不懂,也跟着他们凑热闹。

    林以宣看着如此努力的兄弟姐妹们,心想冰棒这东西在这个时候对于孩子而言,诱惑力还真大。

    此时的小舅自然也有些想法,不像后来一心只想窝在村里过一生,再加上有他们这些小的时不时地在旁边‘骚扰’,没有犹豫多久他就打定了主意。首先小舅和舅妈找了阿姨和大舅商量了一番,两家人达成了共识之后,小舅和阿姨他们就代表两家骑车去找妈妈杜秀影商量。林以宣旁敲侧击打听了不少,虽然她不是主事者,可是看到小舅和妈妈他们之间的姐弟情深,有什么事都分享,心里除了高兴之外,更觉得感动。

    前世的小舅和阿姨都没有走出这个小村子,一辈子都是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到不是这有什么不好,而是这里太过于偏僻,以至于一些用于农业的机械都用不上,全部都靠人力。现在,她虽然只是提前将一个菜推了出来,借此却能让小舅他们踏出迈向新生活的第一步,那么未来也许就不会像前世那样,永远窝在这个小村子里,甚至于他们的儿女也没有什么好发展,一个个初中毕业就出门去打工了。

    “宣姐姐,快点,我们要去捉龙虾,你去不去?“杜丽娜提着小桶,心急地扯扯林以宣的袖子,现在的她对于吃龙虾和捉龙虾那是非常的积极呢!

    “去,怎么不去,今天我们要捉很多很多的龙虾,然后让小舅他们拿去卖,等赚了钱我们就可以买很多很多的冰棒吃了。“对孩子自然要说孩子话了。

    “恩。“

    其实这个时候的冰棒不过就是一些糖水制成的,跟后世那些巧乐滋之类的冰淇淋根本没法比。只是这些东西在这个时候对于他们而言却是非常美味的零食,要知道前世第一次吃到雪糕那还是上二年级的事呢!

    店面什么的林以宣没有心思去管,只要得到小店能开起来的消息,她就已经很高兴了。再者这个虾的配方也藏不了多久,占个先机,能赚多少就先赚多少。她要的是改善家人的生活,并非一步登天,借机发什么大财。

    如林以宣所料,母亲杜秀影没多考虑就同意了这个方案,反正开早餐店是开,开油焖大虾的小店也是开,与其像卖早餐那样起早贪黑,没个休息的时候,还不如兄弟姐妹几个一起努力一番,大不了失败了就再继续开早餐店。

    有了杜秀影领路,店面什么的没费多少力就盘下来了,这个时候不讲究什么装修,打扫干净,放下桌椅,挂上招牌,就开业了。

    刚开的时候的确没几个人光顾,毕竟大家都不了解这个东西,但是等父亲林顶天带着一帮子朋友来吃过一次后,油焖大虾好吃的消息那是一传十,十传百,立马生意就彻底火爆起来了,那场面简直就是供不应求、水泄不通啊!

    另外龙虾的运输成了问题,这个时候的人可没什么歪心思,特别是林以宣的大舅小舅他们都是实诚人,做生意都讲究诚信,价钱不低,他们自然要给别人最好的。

    如此,龙虾要新鲜,外公为了怕龙虾运到小镇上死掉,或者头天没卖不出去,放着就死了,还想了不少方法保护这些龙虾,谁知这龙虾一运过去就成了大餐,除了路上要注意,其他的压根就没有存放的时间。而且就货源也出现问题,主要是他们几个小的加上家里剩余的两老(大舅和小舅两家的大人都去小镇上忙生意了)再怎么积极能干,捉得多架不住人家吃得多啊!面对龙虾不够用的问题,最后还是外公这个见识多的人拿了主意,让村里的人帮着一起捉,他们则负责收购。

    有了这个办法,再加上村里多半的人都一起行动了,这龙虾自然就多了。至于收龙虾的价钱,乡里乡亲的,大家只当多一个收入,也没人跟他们要价,如此算得上皆大欢喜了。

    等到暑假结束,林以宣三兄妹回家的时候,关于油焖大虾的生意已经走上了正式的轨道,算是上小镇第一家。因着妈妈他们诚信对人,份量给得足,味道又特别好,再加上货源又稳定,随到随吃,短短一个多月里就挣了不少钱,具体多少,林以宣是不可能知道的,不过看着妈妈、大舅和小舅他们脸上的笑容,她想这钱肯定不少。

    有了第一桶金,他们几家的家庭状况都有了相应的改善。

    以前除了必要的学习用品,基本上三兄妹都是没有零花钱的,在这里大多数孩子都这样,而且就算有也不过一毛两毛的,除非是中晚餐要在学校解决,才会有一块钱。现在不一样了,因着这个生意也有他们孩子的功劳在,再加上家庭条件的确好了不少,大人自然不会在钱这方面苛刻自己的孩子,所以他们也开始有了属于自己的零用钱。

    林以宣是成年人,对于零用钱,她可能不会像哥哥他们那样觉得激动,却也感觉开心,毕竟这曾是她没有得到过的,现在能够得到,她自然会觉得开心。另外她有自己的想法,也许这些零用钱全都存起来也没有多少,可她毕竟不是孩子了,不可能像小时候一样一拿到几角钱的零用钱就跑去买自己想吃的零食。

    不想花,自然就要存着,她把家里那个年代久远的老铁盒找出来当成了存钱罐,慢慢地存起了自己的零用钱。至于哥哥和姐姐的零用钱,她管不着,有的时候会稍微劝上几句,能听见去是最好,若是不听,她也不想在这个年纪为了不该是他们做的事去和哥哥姐姐争吵。

    本来嘛,他们的学习任务不多,却因着她的介入变得有些紧凑,甚至有的时候学习任务还重得很,这些哥哥和姐姐都没有拒绝。现在拿了零用钱,让他们适当地放松一下也没有什么不好。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