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完结

风骚在大宋

作者:桃花颠颠 | 军事历史 | 围观:16421

收藏

  我本一狂人,放声高歌笑红尘。  才下栖凤楼,又登太白阁。  手拿绿玉萧,对月引娇龙。  由来是一梦,缥缈游太清。  元符元年,再次穿越千百年的曹安,在大宋就了浪漫的之旅。舞文弄墨,与文人士子对醉放声高歌。舞枪弄棒,与英雄豪杰弹剑作歌。总而言之,怀着着美好的的理街道两边热闹非凡,酒楼、茶馆、客栈、青楼,以及布店染坊、粮店油坊、打铁的、卖豆腐的、卖花的、卖水果的等等,形形色色的大商小贩塞满了大街小巷,这里没有你买不到的,只有你想不到的。沿街叫卖声,讨价还价声,人声鼎沸,抬望眼,景色繁华,人物风流,好一片盛世风光。。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好——”本来稍微安静的人群猛然爆发出一声喝彩。我看看壮汉,再看看站在一边不动声色的高俅,忍不住心里盘算了起来。这少年如果真的是高俅,那么这打人的壮汉很可能就是王进。

      高俅见我不答话,脸上却又凸显笑容,还以为自己衣衫不整惹人笑话,忙又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讪讪笑道:“惭愧,惭愧!在下高俅,敢问小兄弟名讳?”

      北宋哲宗时期,元符元年七月下旬的一天,汴京城南大街。

      那壮汉闻言冷笑道:“我当是什么来头,竟敢当街打人。哼!”那壮汉说完,把长袍的下摆往腰里一系,走上前喝道:“住手!”

      我淡淡一笑,拱手道:“在下曹安!”

      曹安先前在大街上出手救高俅是有自己的打算的,要想活的好,要想不见人就下跪,当然是背靠大树好乘凉,而高俅就是他投资的第一个人。至于接下来的人生道路该走向何方,现在的曹安真的不知道。

      曹安起身开门,客栈小二躬身道:“两位客官,不是我要来打扰,是有人前来拜访两位,烦我通报一声。”

      带着些落寞,带着些洒脱,背上重重的行囊,我独自上路。我的目的地是西南山区XX县偏远地方一处废弃的神庙。XX县本就靠近神农架,偏远的地方全是深山大泽。我下了长途汽车,按着当地人的介绍,一个人向那废弃的神庙前进。走走歇歇,独自站在山头,望着山下风光无限好的原野,我淡淡的笑。我为什么来这座神庙,是因为这是一座白虎庙,中国各种各样的庙宇不少,但是白虎庙确实很少见的,而我,生肖属虎,今年正好是二十四岁的本命虎年。

      嘭——,咣——,啊——,哇——,壮汉噼里哗啦三拳两脚就把这群少年打的满地乱爬、鼻青脸肿、眼歪鼻斜,更有几个已经吐出血来。那叫高俅的少年见此情形,脸上变了颜色,见事不对,脚下抹油便想开溜。

      好在我的运气不错,正在我寂寞如水的时候,曹安的舅舅从远方来了,说是要带我出去见见世面。这可是来之不易的机会啊,我再也不用忍受这寂静的有些吓人的山野生活了。离别时,曹安的父亲没多说什么话,只是默默的送了一程又一程,我很感动,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亲,唉,希望亲爱的弟弟能够好好照顾那个世界的父母,既然回不去了,以后就把曹安的父母当做自己的父母吧。在我产生这个想法的时候,只觉得心血上涌,脑海中一热,眼中的世界似乎突然变化了一下。到底有什么变化,又说不上来,我想这应该是我的思想和曹安原本的思想发生了共鸣带来的深度融合吧。

      “多谢兄长援手,小弟感激不尽。”高俅见那壮汉走了,很麻利的站起身整了整衣衫,一面对我抱拳行礼,一面细细的打量我。舅舅见高俅上前,便停住了话语。

      至于我怎么到的这个世界,这事有些奇怪,我到现在也没搞懂。

      “虎子,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该找家客栈休息了!”舅舅李固似乎很不爱见高俅,站在一边皱眉道。

      “好了,你们都去打听下刚才打我们的人叫什么名字,是做什么的,住在哪儿?都给我打听清楚了!”

      话未说完,天空骤然一亮,映照的白虎神像有些狰狞,卡擦——,随后一声惊天的雷响吓的我汗毛倒竖、心跳如鼓。我愣愣的看着火光前的神像,这是个巧合吧,有本事你再打一个雷看看。刚生起这个念头,天空亮了又黑,接着又是卡擦一声雷响。哗哗哗——,大颗的雨滴砸在树叶上,发出了清脆密集的声响。什么嘛,打雷下雨,正常,别自个儿吓唬自己了。我把火堆向墙角移动了下,避开屋顶的漏雨,从背包中拿出露宿用的东西,躺倒就睡。

      这高俅是汴京城里的地头蛇,只要我人还在汴京,他就一定能找到我。行,你倒是动作蛮快,不枉我出手相助一场。曹安整了整了衣襟,走下楼招呼道:“高兄倒是个有心人!”

      虽然不知道老天为什么让他回到大宋,但是既然来了,就要潇洒的活下去。作为一个曾经的现代人,脑海里装着近千年的历史变幻。沧海桑田,千年后不管是眼下的辽国契丹人,还是即将兴起的金国女真人,以及席卷天下的蒙古人,都会水**融的汇入泱泱华夏之中。辽宋夏金元,跟春秋战国时期又有什么分别?打来打去,打的都是自己人,既然如此,这忠君报国,忠的是什么君,报的是什么国?

      在公元二零一零年的夏天,我拒绝了单位组织的团体旅游,一个人上路。我不喜欢团队旅游,干什么都要一起,自己有点儿啥想法,都要少数服从多数,这很不自在。一个人出发,天高海阔,想去哪儿去哪儿。虽然独自一人难免孤单,但也乐得逍遥自在。

      你小子以后可是个厉害角色,我要想在大宋活得好,还得你多帮忙。既然你送上门来,我能不把握机会?曹安笑道:“高兄的伤势不要紧吗?”

      曹安的资质让顾同甚为爱惜,每日里耳提面命,谆谆教诲。自从知道曹安出生时,其母亲曾经梦见白虎入怀,更是对其如获至宝,除了教授曹安经史子集这些传统的儒家经典,更找来各种兵书教授其兵法。顾同时常对村里人说,曹安他日必定封侯拜相。有人不信,顾同便道:“大唐薛仁贵乃白虎星下凡,一门四元帅,曹安也当如是也。”当然,这曹安的名字也是顾同起的,取其安定天下之意,曹安,字监兵,四方神兽中的白虎神兽又名监兵神君,这名字一看就知道是何意,口气如此之大,不遭雷劈才怪。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