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

一妃动华京

作者:草绿大白 | 科幻幻想 | 围观:20384

收藏

  穆长萦也没想起,“三分克夫”的自己在大婚前夕居然把自己“克”死了!穆长萦也没想起,自己再睁开眼睛眼睛的时候了嫁出去为妻!穆长萦更没想起,自己复活后的夫君居然是自己死后就得嫁却死都不想嫁的奸臣煦王!穆长萦更有甚者没想起,她这一死居然动了某人的棋局!青梅竹马是家中的养子。正牌夫君是朝臣的佞臣权臣。推心置腹是自小一同慢慢长大的生死之交。除了对原主人死心塌地的东宫之主。但是她统统都不想理!她只想明白自己为什么被指婚?又是怎么死的?想明白原来是这具身体的主人是怎么死的?想明白为什么即使复活也有人不放过我她?想明白自己究竟是成了谁的穆长萦,南商吉地定远将军府嫡女,本来无忧无虑的在吉地的军营马厩里喂马,却意外收到了当今皇帝莫帝的指婚圣旨。圣旨上,当朝皇帝的弟弟煦王莫久臣成为了她素未谋面的夫君,而她作为将门之女却只成为了他的小妾。穆长萦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被朝中奸臣看中,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卷入赐婚当中。。

精彩情节:

    一口栗子糕绝对能够噎死人!

    “扶月。”

    怎么又蹦出个东宫?

    一个身影被狠狠的推入湖水!

    穆长萦回过神来,向后看去只见是已经摘掉太医帽的白黎正微笑的看着自己。

    回府后的穆长萦凭借今天早上走出来的记忆来到柳扶月居住的朱雀榭,朱雀榭与莫久臣的主院只有一墙之隔。她发现这里严格说起来并不是一处院子,而是用来欣赏旁边游湖的庭院。只是后来柳扶月从主院搬离,临时的居住之处。

    “就是清楚,才感到可惜啊。”

    “没什么。”她说。

    “头上的伤怎么搞的?”

    空气中沉默了一会儿,只能听见风吹动树枝的声音。莫久臣的贴身侍卫南旧亭出现在树梢处观察不远处湖边的动向。柳扶月站在湖边,在她身后应该是有一人,只可惜此人被挡在树的后面,南旧亭因为要把持距离所以不能向前,自然是看不到王妃身后的人是谁。王爷让他只跟着王妃不要打草惊蛇,故而南旧亭只能隐藏的蹲在树梢处。

    接下来的两天过于风平浪静。莫久臣时常不在王府,府中的下人一个个也都是个嘴巴严实不说话的。穆长萦的活动范围一直都是在朱雀榭,偶尔还会被桃溪带出去在王府里四处逛逛。

    原来柳扶月想要与莫久臣好好相处啊。这么说,以她现在对莫久臣的态度大家都会认为是柳扶月对莫久臣的转变,这样说来,大家虽然会诧异,但也不会怀疑。这还是个很不错的帮忙掩盖自己身份的方法。

    自己嫁到煦王府其实也相当于吉地将军府与煦王府之间的交易,如果自己还活着,说不定哪天父亲就因为与莫久臣的亲家关系一跃龙门。现在,她死了,这个美梦自然就破碎了。不过赐婚圣旨不能毁,她穆长萦名义上还是莫久臣未过门的妾室,有了这层关系,即便父亲不能入京为官,单靠这层关系也足够让他在吉地地位更加稳固了。尤其是,父亲他们根本就不喜欢自己,死了还能换来利益,对他们来说是比好买卖。

    “小姐。”桃溪这时候端着托盘走进来:“今天有栗子糕和枣泥糕。”

    桃溪试探着问:“我家小姐是不是死了?”

    等到天色近黄昏的时候,穆长萦睁开眼睛,在床上伸着懒腰滚了几圈之后才起床,就闻到外面香气四溢的饭香味。不得不说,虽然穆长萦对煦王府没有好印象,可是煦王府的厨子真的是太优秀了,即便是她养伤吃的清淡食物,味道都是极好的。

    男子对脾气硬的柳扶月非常不满:“煦王妃的意思是,你手里的东西会给煦王了?”

    大婚前夜,穆长萦入驻鸿胪寺西院客馆,没想到一场大火烧了鸿胪寺西院客馆,同时也烧死了穿着嫁衣的她。这场大火将房屋连片而燃,火势迅猛,整整烧了一个黑夜。守卫鸿胪寺的禁卫军纷纷传水灭火,也压不住漫天的火光。

    “这里是浣南湖,是殿下与我情定之地。殿下约我想要了却情谊,选在这里又不出面,这种绝情之举,他做不出来。可是先生不同,你是殿下手里的刀,我是殿下皇位之路上危险的隐患,你肯定要与我相谈,告诉我,只有我答应放手殿下,大家都能保命。”

    男子深深叹气:“若是殿下如煦王妃一样通透便好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