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完本

良陈美锦

作者:沉香灰烬 | 军事历史 | 围观:19290

收藏

  未到三十她便百病麻烦缠身,死的时候儿子正婚娶。锦朝会觉得这一生再无眷念,谁知醒过来之时青春年少,风华正茂。当初我痴心不改;而如今我硬冷如刀。——————————本书已简体出版,当当网、京东、亚马逊 皆可定购,评论交流定购!锦朝坐在临窗大炕上,透过窗棂,神情木然的看着院内的青石小径,小径两侧的梅树恣意伸展枝桠,红透满园。远处的青砖碧瓦皆落了白雪,阳光照在雪地上,湿冷的气息穿进屋子里,十分冷清。。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她鼻头一酸:“夫人可是在盼望七少爷……千万莫想了,七少爷他陪着十三少爷在前厅待客呢。”

    甚良缘,把青春抛的远。俺的睡情谁见

    锦朝坐在了妆镜之前,困惑地看着镜中的少女。这块镜子是三舅行商从江苏带回来的,周缘雕刻牡丹鸟兽,极为精致。外祖母送给了她。

    倒是陈玄青还是风顾正茂,年岁长了更显得沉稳。他处在男子最好的阶段,她却已经衰老了。

    因为嫉妒,她苛待俞晚雪,顾锦朝是正经婆婆,婆婆的嘱咐,俞晚雪不能反抗。

    拾叶说:“十三少爷娶妻,是宝坻柳家的嫡女。七少爷宠弟弟,排场摆得大。”

    锦朝直直看着采芙,这丫头比白芸聪明,她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锦朝几不可闻轻叹一口,抬头望着阳光,突然想起多年前,她第一次看见陈玄青的情景。

    “夫人?”拾叶见她没有出声,又迟疑着问了一句,她也抬头看窗。

    锦朝摆摆手:“去把这炉香倒了去,平时若是不必要,屋子里就不要燃香了。”

    或者是上天念她一生困苦,想让她再回来看看?

    迁延,这衷怀哪处言

    采芙的手一紧,见小姐面色如水,平静从容。她却不知为什么心底有些发寒,连忙笑道:“小姐想多了,奴婢只是与白芸姐姐说这雪水该怎么贮藏。”

    顾锦朝在祖母死的那天,恸哭倒在灵前,从此后人失去了生机,迅速消瘦。

    白芸有些神色不安,外头下着大雪,天气又冷,若是去收集雪水,她这纤纤玉手肯定是要生冻疮的,但是她也不能违逆小姐,道了一声是才退出屋子去。

    锦朝没有继续问下去。手指拢过披风的带子,看到自己的手素长莹白,根根纤细。“替我更衣,我们去母亲那里。”锦朝吩咐采芙。不知道母亲现在如何了?她病了这么些日子也没去见见,而且……她还想去见见宋姨娘。想到此人,锦朝心中一紧。如果不是宋姨娘,她和母亲也不会落到后来那般田地。

    她嫁过来后,每次见到陈玄青与俞晚雪的亲密,心中噬骨剧痛。她见不得陈玄青与俞晚雪的亲密,她见不得夕阳下他挽着她手轻轻低头的模样,她更见不得**明媚,他作画时,画着她的眉目时笑容温和的模样。

    “香灰倒好了吗?”

    信中的内容虽然隐晦,却无不暗示她对陈玄青的一番情意,锦朝看着信的内容脸色一片煞白,这些词句,只是稍微变动,意思就全然不同了。

    看到白芸回来,那微胖一些婆子停下手中动作,抬头对她笑道:“姑娘回来啦,这风雪下得如此重,跑这一趟是辛苦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