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

病弱权臣被悍妻喊去种田

作者:三面镜 | 言情小说 | 围观:7591

收藏

  【甜宠+双洁+双强】轻松文+搞笑有趣+搞事业+萌娃+团宠一朝穿越,酷爱极限运动的美飒医学生秒变农家小可怜!双亲懦弱不争!幼弟嗷嗷待哺!极品亲戚虎视眈眈!眼看要将她嫁给傻子做填房? 白芷轻蔑一笑,翻手间扭转乾坤! 祖爷自私,祖母刻薄、大伯谋算、堂妹欺人?这都不是事儿! 还有空间金手指,自带极品酒方、种田秘笈、本草纲木、美食秘方,分分钟发家致富!白芷从此沉迷搞事业!万万没想到却在半路上捡回个伯爵府的矜贵公子,还发展成了自家相公!相公颜好腿长身材棒,千依百顺超体贴,天天黏着娘子求宠爱!白芷轻佻眉眼,嘴角微勾,宠秦岭山脉,山脉连绵,几座大山相接,巍峨耸立。抬眼望去,只见重重叠叠的远山次第向天边延伸过去,气势磅礴,树林茂盛。。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残月如勾,白雾茫茫,肃肃秋风吹动了一地的枯枝残叶,一片深秋凄凉之景。

    秦岭山脉,山脉连绵,几座大山相接,巍峨耸立。抬眼望去,只见重重叠叠的远山次第向天边延伸过去,气势磅礴,树林茂盛。

    此时,深山里,一名身着男装的清秀小娘子,凭空拿出一床新棉被,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倦缩在大树根凹底下。

    小娘子伸出苍白纤细的手掌,厚厚的茧子布满掌心和指腹,缓缓的卷了卷手掌,感受秋风瑟瑟;许久,指尖发颤,双手猛措了两下。

    接着凭空拿出一个面包,借着月色微光,定神看了好一会儿,眼神中疑虑、不安、欣喜、悲伤……不断交错,终于平静,又将面包塞回空中。

    又凭空拿出一个硬馍馍,用力的咬扯着,一阵喉间发紧,强忍泪水扭曲着面庞,泪如走珠掉落,如开闸的洪水不受控制般无声的流下,泪水混着馍馍在小娘子嘴里吞咽。

    此时,月湖村村西,一座半青砖半土房天井内,崔家二房一家四口跪在正房门前。

    崔家二房夫妇看着约四十岁出头,然,实际才三十出头,两人均脸色蜡黄,瘦得颧骨凸起,眼窝深陷,明显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中年妇人一脸凄苦泪流不止,旁边还跪着两名幼童,稍大些幼童一脸愤狠的,双手拽的紧紧的。

    此事说来,还得从五天前的傍晚。

    崔家长子,崔大强一身伤痕的回到家,跪抱着李婆子大哭:

    “娘,我不孝呀,我对不起你呀。这回犯大错了。娘呀,爹呀,你们一定要救我,不然,我会被打死的!”

    李氏手里头刚摘的一盆菜四处散落,惚然不知间踩着颗颗鲜嫩的青菜,惊慌失措的连忙扶起崔大强,关切问道:

    “谁要打死你!你这鼻青脸肿的,怎么回事?谁打的!要死了,那个动的手?”

    崔老汉瞅着好好一个读书人,眼泪鼻涕混在衣裳,满身脏兮兮,不满道:

    “那有一点读书人的风骨,像什么话,怎么回事,站直了好好说话!”

    原来,崔大强日常也好赌些小钱,最多小几两银子,因着李婆子宠爱,崔老汉偏庝,家里人到也不曾说他。

    但今天,被人带到县里大赌场,手气不错,一开始赢了三十多两,可把崔大强喜的乐不开支,直呼,这是财运来了!

    在众人起哄下,加码!

    接下来只略赢了一两回,皆是二三两银子。

    可一局输,就一直输不见低,一而再,再而三,把把输,不仅把赢的三十多两银子输掉,还输了十多两本钱。

    崔大强已赌红了眼,一心想着把原本属于自己蘘中之物,赢回来的银子和身上的本钱,合四十多两,挚要赢回来。

    又抱着想赢大钱的期待。

    此时,已无本钱的崔大强开口向朋友借钱,一众朋友不敢借出。

    赌场小管事听闻,说可以赊账。

    就这样晕晕乎乎,如杀红了眼般,入了魔,浑然不知间,崔大强已赊了近一百五十两。

    直到赌场拒赊时,才警绝。

    扯些脖子直骂赌场,“骗人!骗子!”

    赌场那容他放肆,二三个打手立马上前把崔大强凑的鼻青脸肿,签字画押,限六日内把钱还上!

    晴天霹雳的一声闷雷,把一屋子人震得久久缓不过神,一百五十两!

    一百五十两!整个崔家都没这些家当。

    崔家老三崔山子一脚把椅子踢掉,气急败坏道:

    “大哥,你赌钱输了一百五十两?怎么不把你自己给输掉!你这是向天借的胆子,敢欠赌场的银子?你欠的银钱你自己还,不要连累我们一大家子。”

    赵氏自小生活在县里,也见惯赌徒们,赌红了眼,丧尽天良,卖妻卖女,闹得一大家支离破碎。

    自此,赌徒们,有流落成乞丐,有被人卖去挖矿……

    总之,家破人亡,命运悲惨!

    一百五十两,卖了大哥也得不到这些个银子!

    赵氏内心“突”的一下,不会盯着自己的嫁妆银子吧,不行!自己口袋可得捂紧了。

    看公爹和婆婆历来的行事和偏爱,不管如何,这公中是要出银子填这窟窿,公中可也有三房的一份。

    无端端的替大房担事,大房一大家只进不出的,花起公中银子来,一点都不手软。

    赵氏冷眼嘲笑道:

    “是呀,大哥读书本事好,却不知赌钱也有这般好本事,老老实实的庄户耕地人家,谁敢进大赌场,不要命了?敢欠赌场的钱。”

    要是平时,老三两口子敢怼自家相公,陈氏也不是省油的灯,可这次。

    事太大了,一百五十两,相公怎么敢!只恨相公不争气,无法子,坐一边低头垂泪,不敢言语。

    崔大强被老三两口子挤兑着不敢还嘴,可这银子,想了一路,还得指着弟妹家,眼神躲闪,竟显狼狈之意。

    李婆子看着老三两口子一致说道老大,没好气道:

    “你们两,一人少说两句。没看你大哥,被打的脸上没一块好地方。”

    崔老二两口子一向没存在感,站在角落里,目目相对,又惊又怕,一百五十两!

    那赌场一向是吃人不吐骨头,崔老汉气得不轻,脸色铁青。

    缓过神来,把桌后的棍子一拨,怒打道:

    “你平日里小赌,都不知收敛,现在是胆大破天,敢跑去大堵场,一百五十两!把家里卖了,也拿不出这许些银钱。”

    崔大强眼见自己家爹棍子挥舞过来,连忙躲在李婆子身后,求饶道:

    “娘,你劝劝爹爹,我也是被人骗了,我真的被人骗了……”

    混乱中,崔大强到是挨了几棍子。

    待崔老汉怒火渐消。

    李婆子转一圈,看着缩在角落中的老二两口子,正有气没地儿出,指着老二两口子破口大骂:

    “作死了,站在那干什么!没点眼色的东西,还不去请郎中给你大哥看看。

    沈氏,杵在这里像个鬼一样,还不去烧水做饭去。”

    崔田柱弱弱的反应道:“啊,对对,给大哥叫郎中去。我去……”

    白芷不满的扯了扯娘的衣角,奶奶一惯如此,有气只往自己家撒,轻声说:

    “娘,今天是大伯娘和水绣做饭。”

    沈氏摇摇头,劝慰:

    “今天发生这般大事,也不好计较。天色不早了,得赶着时间把晚饭做出来”

    说罢往厨房洗米、生火……

    平日里没啥大事,大伯娘总是肚子痛、头痛的,让娘亲帮忙,可从不见大伯娘帮一回。

    看着忙前忙后的娘亲,暗恼。

    转眼一看,大伯家水绣一脸得意的站在廊下,大约感受到白芷的目光,理直气丈般说道:

    “你还不去帮着你娘做饭,天快黑了,还能不能吃上晚饭!饭做饭了,看奶奶骂不骂你娘。小心,你晚饭都没得吃。”

    又是这样,明明是大房的活,明明都闲着,干好了是大房的功,干错成了三房的不是。

    白芷最讨厌水绣,总是心安理得的告壮、挑拨是非,惹着奶奶打自己,她在一旁偷笑。

    奶奶总说我不孝,水绣堂妹从不把我娘当她婶婶,更不会当自己是长姐。

    今天大伯犯这么大错,敢去赌场欠一百五十两银子!

    水绣还欺负自己,白芷内心一丝丝愤怒油然而生,回瞪水绣。

    刚巧,李婆子走出堂屋,眼尖的冷眼看过来,白芷本能的一抖,神情怯怯的,很瑟缩。

    到底不敢与水绣争执,每回争执,奶奶必打骂自己。

    跺了跺脚,还是走进了厨房,不忍心娘亲一个人忙进忙去。

    灌着一肚子气,帮着沈氏一起摘菜、洗菜、生火,要烧一大家子饭菜,可得忙活好一阵。

    饭后。

    李婆子环顾众人,老二这是一惯的蔫了吧唧,老三只顾着逗赵氏怀里的小孙子。

    老大脸上青紫相交,面色浮肿,多瞧两眼都心痛的不得了,恨不得这伤长在老三,不,老二脸上。

    老头子在一旁眼神阴郁,这次着实生气了,老大桶的搂子太大了。

    老头子不言语,还得自己先起个话头,清了清嗓子,抽泣两声说道:

    “这事,你们也知,不怪你们大哥,人家势大力大,盯着你大哥设局,逃也逃不脱。

    我细细盘算了下,全部家当凑一块,也才不到五十两。你们都说说看,如何凑齐一百五十两银子?”

    崔山子气鼓鼓反驳道:

    “怎么才五十两银子?怎么算家里有八九十两?还有三四十两银子呢?”

    李婆子闪过一丝不自然,强撑道:

    “一大家不用花钱啊,你个大男人懂什么,我这一个铜板都记着账呢。”

    赵氏内心嗤笑,就二哥和自己家相公是个傻子,还用说,肯定是被大房花消掉了。

    都是婆婆给惯的,肩不能挑,手不劳作,一天到晚拿着本书也没读出个名堂,估着还比不上他自己儿子,花消的银子那来的?

    还不是婆婆偷摸着给的。

    无所事事,可不就是整日里与好赌之人待一块,不盯你盯谁,还自栩读书?!

    我呸!

    陈氏见着婆婆开口,这定是婆婆与公公商议过了,这一家人筹钱,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一半。

    三弟说起银子的事,也不能在深究下去,她心理有盘明白账,都是自己家相公花掉了。

    陈氏忙叉开话题,卖乖的表态说:

    “娘,你放心,明天一大早我去娘家借,不管如何,我一定多借些银两回来,把我们崔家这难关给抗过去。”

    陈氏是个懂事的,李婆子满意的点点头。

    又看向众人,只见其它人均不作声,娘家有钱的就数老三媳妇。此时老三媳妇赵氏在一旁事不关已抱着小孙子坐一边继续逗笑。

    无奈,只得看着崔老汉,赵氏那里还得崔老汉发话。

    李婆子双手来回的措,眼神一个劲的朝崔老汉示意。

    这厢,崔大强焦急的那张猪脸似要长在崔老汉身上,眼巴巴的看着崔老汉。

    崔老汉斜眼冷看了几眼,瞧这没出息的样,遇点事没一丁点读书人的风骨,怎么立起崔家重担。

    思及,崔老汉又一阵胸闷,双眼如寒潭般盯着崔大强。

    崔大强眼神“嗖”的一下往里缩,立马正襟危坐,端的是一个读书人仪态。

    不得不说崔大强深谙崔老汉。

    崔老汉暗自点头,这才像点读书人的风骨,还算有救,闷了一口气,吐出,长叹道:

    “大事临头,我们一家人要想办法把这难关给趟过去,兄弟间得守望相助,才是长盛之家。

    老二、老三,你们两说说,凑多少?”

    崔田柱不明所以:“啊啊,爹,我……我的银钱都给娘了,我……我没银钱。”

    李氏看着一幅没出息的样:

    “你没银钱,沈氏没有呀,沈氏不是还有一个银手镯、一根银钗子。”

    就知道婆婆一直眼馋余下的这点子念想,沈氏一脸悲苦道:

    “那是我娘留给我的嫁妆,我是要传给我们白芷嫁人用的。”

    李氏“啪”的把鞋底子打在桌上,骂道:

    “要死了,说一句顶一句,不尊重婆母的东西。那丫头嫁出去是人家的,那里值得用这些个手饰。”

    沈氏急白的趟出泪水:

    “姑子嫁人,娘不也给备了许多嫁妆。何况,这是我娘家给的。”

    李氏怒骂道:“那死丫头能跟我家梅花比吗?梅花嫁的是什么人家?那死丫头有人看得上吗?”

    崔老汉看着越说越偏,重重的“咳”一声,转头看向老三。

    崔山子可跟赵氏商量过,最多借三两银子,多了没有。

    谁家的银不是大风刮来的,何况刚刚才知,公中少了三四十两银子,蒙谁呢,准是大哥花掉了。

    “日常赚的银子可都交给娘放在公中了,我可是一个铜板都没有。

    别说兄弟不帮忙,我这是厚着脸皮跟我媳妇拿了三两嫁妆银子,帮大哥凑个数,尽份心意。”

    赵氏手里可是握着五十多两现银子,崔老汉因着赵家得势,对这个媳妇多有宽厚,老头子都发话了,赵氏就出个零头?!

    李婆子脸红筋暴,对着崔老三就是暴喝:

    “才三两银子,打发谁呢?兄弟有难这会子不帮,留着那几十两银子干什么,长霉呀。没点良心的东西。”

    赵氏哼的一声,我可不是二嫂,当软柿子捏,冷笑道:

    “我们有二儿一女的,念书穿衣,将来嫁娶,那样不要银钱?

    他们可都是老崔家的子孙,将来念书要是出息了,可是给崔家带来荣光。

    “在说了,那户婆家天天眼红着媳妇手里的嫁妆,还有没有说理的地。”

    李婆子到底不敢像骂沈氏一样骂赵氏,赵氏娘家有钱有势,而且是个不让人的,骂一句回三句的主,这事还得指着赵氏。

    气弱的呐呐说:

    “你大哥这会儿是真的遭罪了,就先借用着,过个几年在还。

    孩子们还小,我们一点一点凑,都是崔家的子孙,都是一样照应,老三,你说呢?”

    崔山子自己还指望着媳妇过好日子,本来大哥读书都花了家里不少银子,这会儿还得帮他擦屁股,可不干。

    一幅死猪不怕热水烫的说道:

    “我有银子肯定借呀,我的银子不都给娘,你都收到公中了。

    我一个大男人,有手有脚能干活,能赚吃用的,那好意思动用媳妇的嫁妆。”

    李婆子气的七窍生烟,自己平日里有点子好的东西,除了老大,可都给了老三,这会儿出了事,让他表个态,都撇了个干净。

    暗自骂道,都是赵氏这个祸精,有点银子,天天显摆着,哄着山子连娘都不认。

    听着相公的话,赵氏满意的点点头:

    “借用我的银子,何时还,谁打借条?。

    爹、娘打了借条,不是有我们三房一份?左右掏右手,竟哄骗我的银子?

    我们崔家可是个讲究人家,是耕读世家!”

    众人不欢而散。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