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爱你不悔

作者:西瓜不甜 | 短篇美文 | 围观:6741

收藏

  结婚了一年多,他只在排卵期跟她同房。再后来她才明白,原来是自己于他来说但是是生育工具。他爱的,居然是她自小分离后的双胞胎妹妹。她逃过,意外流产过,更有甚者为这段感情丧失了最爱她她担忧的快步走到床边,心疼的推了推贺时琛的肩膀:“时琛,怎么又喝得这么多?难受吗?你等等,我去给你弄杯蜂蜜……啊!”。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时琛,你爱我吗?”

    那我呢?我算什么?

    许宁歆习惯性的在黑暗中睁开眼,听着贺时琛去隔壁房间洗澡、换衣服然后离开。

    随之而来的大手毫不客气的扯掉她的睡裙,啪的一下关了灯,用力掐着她的纤腰,丝毫前戏都没有,直接开始……

    “别让东西流出来。”

    许宁歆紧紧的捂着嘴巴,在心底一遍遍的质问。

    可是好难啊。

    贺时琛在做的时候讨厌开灯,更不允许她发出丝毫声音。所以除了最初疼极了的闷哼,之后许宁歆都死死的闭紧嘴巴。

    “唔。”

    她不敢被贺时琛发现,甚至懦弱的认为不让贺时琛发现,自己就能继续装糊涂,继续自欺欺人的骗自己。

    手臂甩了一下,刚好碰到柜角,疼的麻木。

    “宝贝,你真棒。”

    结婚一年半,他们只在她的排卵期才会做。而每次她都疼的死去活来,一点快感都没有。与其说是温存,不如说做任务。贺时琛做完就走,从不过夜。

    贺时琛的声音夹杂着情欲,沙哑又性感。

    电话终于通了。

    她不敢被贺时琛发现,甚至懦弱的认为不让贺时琛发现,自己就能继续装糊涂,继续自欺欺人的骗自己。

    心痛到极致,麻木了,就不会再有感觉。她从最初的歇斯底里,到现在的心如止水,受过的伤、流过的泪早就不计其数。

    贺时琛在做的时候讨厌开灯,更不允许她发出丝毫声音。所以除了最初疼极了的闷哼,之后许宁歆都死死的闭紧嘴巴。

    呵,原来他在做的时候也会如此热情又饱含爱意的夸赞对方。

    这是贺时琛今晚跟她说的唯一一句话。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