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完结

三国之蝎龙太尉

作者:黑文凰 | 军事历史 | 围观:14035

收藏

  汉末!便如一汪将要滚烫的深潭,黄巾祸乱天下、内侍靡烂宫闱、军阀割据四方,更更有甚者,无数掩藏在历史幽暗深处的门派宗室蠢蠢欲动,为名仙人之名到处盅惑天下。  千万人中所出唯一的英豪,方能冠上‘龙’之名,而这个时代,却诞生了出了华夏千百年中最少的龙!鳞这是一伙不知从什么地方流窜过来的黄巾贼,自从天公将军张角病死之后,黄巾起义就彻底失败了,余下的部众支派都已经成了彻彻底底的流寇野盗,大汉对这些几乎乱臣贼子持以了绝对的清扫政策,几乎每个州县都有关于黄巾贼寇的明码赏银,至于其中有没有心思恶毒之人杀良冒功的事情,就不是大汉统治者所在意的事情了。。

精彩情节:

      夏燹横枪立马打量着眼前的黑脸汉子,看起来是个标准的关中汉子,黑色的脸膛因为流了许多汗而看起来格外肮脏,一袭黑色的紧身快衣似乎有点像是刀客,但是从那双镇定和惊慌相夹杂的眼睛可以看出来,这并不是个刀头舔血为生的武夫。

      双臂伏在地面上,夏燹探着脑袋死死盯着曹操的双眼,继而一字一字地说:“若你们口中的汉帝乃是明君,他怎么会把自己的子民治理成这幅模样?呀哈哈哈哈~!!!”

      黑脸汉子狼狈不堪地花了好大力气才控制住几欲失控的马匹,而赤魃则是轻蔑地打了个响鼻,对眼前这匹看起来是马,但对它而言就是一堆肉的同类持以最不屑的鄙夷。

      “我不聋!听到他们说‘放箭’了!”

      夏燹阴着脸走到赤魃旁边,一巴掌抽在它的大头上,被打疼的赤魃狂暴地嘶鸣了一声,但还是吐掉了嘴里的人脚。夏燹不许它吃人肉,这是对于一匹血脉异化的驳马的最后限制,但是这在一人一马都已经好几天没吃饱饭的时候就显得有些苛刻。

      (嗯~~强大、诡异、狂傲、任性的夏贪婪一条~~大家看看怎么样~~有没有人能猜得到目前夏贪婪的身体秘密??求票求推求收藏啦~~~(≧▽≦)/~)

      所以,曹操便格外注重结交寒门子弟,遇到新奇事物更是会有见猎心喜之意,而目前不知从那个犄角旮旯蹦出来的夏燹,很显然就完全符合这种‘新奇事物’的标准。

      喜的是夏燹年纪如此之小,却能有这种冲锋陷阵之能,就算是心高气傲也属人之常情,更兼似乎属于那种隐世不出此刻刚刚出山的人,还没有效忠对象。这对于急于报国的曹操而言,简直是天赐的武将,而已经膝下有子的曹操对招揽到夏燹可谓信心十足。

      这时是东汉年末,轰轰烈烈的黄巾起义在坚持了不到一年之后便彻底失败了,转而化作了骚乱和叛贼的代名词,而入京的董卓残暴专权之下,原本已经耗空了底子的大汉王朝正在迅速地咽下最后一口气。

      逃命的人停了下来,不是他想停下来,而是他坐下的塞外良马突然停了下来,高大的健马人立而起,几乎将那个握剑的黑脸汉子摔下马去,作为一匹吃草的动物,它本能地觉察到了对面那一人一马身上恐怖的猎食者气息。

      认真地看向脸上变色的曹操,夏燹的瞳仁泛着微微的红色光芒:“会...变得很吓人呐,我劝你还是千万别试。”

      硬武器和软武器的结合,光明正大与毒辣阴鸷同在,威严酷烈和诡异狡诈并存,这造就的便是防不胜防的杀招!

      “这位壮士,曹某如今大祸临头,不知可否借道一行?”

      一直呆在后方的曹操不由得疾声示警,他已经完全不怀疑夏燹的身手了,事实上在看到夏燹使用的枪法后他就明白了这件事情。战场之上,硬武器自然是战场利器,就如大刀长矛,讲究的就是坚硬锋利,这样子的武器使用方法也十分简单,无非就是劈砍刺戳扫等几种,只要能判断**迹就不难招架躲闪,属于光明正大的兵器,除非是偷袭,否则很难建立奇功。

      夏燹的杀戮本领显然远高于这队飞熊军士,一丈二的乌金蝎龙枪仿佛出云的毒龙,每次挥出都会带起鲜艳的红色浪花,即便是这群飞熊军士竭力操纵着疲乏的坐骑试图将单枪匹马的敌人撞翻。

      而夏燹手中的乌金蝎龙枪,枪头和枪身坚硬无比,所施展的枪法也如同巨龙探爪一般刚猛正大,但枪尾却是一道彷如毒蝎尾钩的链刃,在枪头上的刚猛力道消退时,这道致命的尾钩就会以防不胜防的角度陡然刺出,仿佛一条正面威严酷烈,尾部却如同毒蝎一般刺人立死的蝎龙!

      夏燹一枪隔开一柄劈来的弯刀,顺势一摆枪尾,如果是一般的长枪,这最多只是一记沉重的钝击,但是夏燹的蝎龙枪却赋予了这种摆尾以额外且恐怖的杀伤力!一条长约二尺的铁链系在枪尾,而末端则是一道呈现出蝎子毒针形状的链刃,在枪尾抽向敌人时,被赋予动能的链刃仿佛毒蝎出尾一般扫向那名擦身而过的飞熊军士,锐利的刃口轻而易举地切进飞熊军士惊恐的眼珠,继而从他的颅骨后方切出,将他的半个头颅冲天抛飞!

      血腥味越来越浓郁,即便是特制的铁面具似乎也开始无法隔绝这种味道,夏燹努力克制自己想要舔舐眼前鲜血的冲动,继而倒转枪锋,将最后一个扑过来的汉子横扫得飞了起来,这一枪杆已经击碎了他的内脏,但是却还一时半会不会死掉。

      夏燹不屑地向地面上吐了一口唾沫,一边斜着眼看着曹操吃力地将道路两边的死尸拖进树林,即便是逃跑那些飞熊军士也没有成功,赤魃恐怖的速度和耐力赋予了它绝对的速度掌控权,而那些打又打不过逃又逃不掉的飞熊军士们,在目前不需要俘虏和奴隶的夏燹和曹操两人面前,只有死。

      大汉断断续续地吐出了这样子的几个字,从已经涣散的瞳孔可以知道,他已经活不过一刻钟。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