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已完成

蛊鼠

作者:梧桐阅读 | 短篇美文 | 围观:29604

收藏

精彩情节:

    我一看,这下可坏了。就八婶那暴脾气,还不得吃了我?

    它凭空消失了。

    我无奈,只得硬着头皮过去。把在地下躺着的八婶扶起来。八婶先是叫苦连天得喊了一会痛,接着指着我的鼻子痛骂起来:“你个小兔崽子,啊?吃我的喝我的,啊?今天这是要算计你八婶了,啊?我岁数大了,禁得起你这么撞吗?啊?”八婶本来就嗓门大,这时候怒气冲冲更是超常发挥。我耳边只觉得一个炸雷一个炸雷得响。听了一会就觉得头皮发麻。

    我想,如果我能活下来,我一定要听听桃花的笛声,给人听的笛声,而不是给蛇听的。那一定是美妙的仙乐。

    我马上明白过来。转头再看白鼠,发现现在的战局又为之一变。

    它冲我龇牙咧嘴,想跳过来咬一口。

    不对,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地回头看去。

    桃花点点头,笑着说:“简直是如雷贯耳啊。大家都知道你过的跟要饭的似的。所以那天我一听让我和你相亲。就满脸的不高兴。我那时候就想啊,要是真嫁了你,丢人也丢死了。所以我妈让我掀帘子出来,我死活不愿意。只是露出个脸来,怒气冲冲瞪了你一眼就回屋坐着去了。不过后来发现,你还挺聪明的。干的事也好玩。最重要的是,我觉得你挺真,不像别的男孩,每天脸上都是假惺惺的笑。”

    小白鼠趴在地上,再没有躲闪的余地。铁锹瞬间落地,此时哪怕它动作再快也不可能逃开了。我心里激动,我要打死它了?它要被我打死了?

    桃花说:“其实我应该叫姑姑为大姨。她是我妈的亲姐姐。我妈是老三。不过嫁出去的人叫姑姑,这个称呼随便啦。

    八婶冷笑一声:“好啊。那你就在这吧。反正老婆子我每天也寂寞得很。”

    我奇怪:“别的人什么印象?”

    它们尾部缠在一起,三颗蛇头对应着三个方向,形成一个周密的防护圈,把脆弱的身体牢牢保护在内部。

    我几乎被吓傻了。完全不知道躲闪。实际上也根本躲闪不开。

    “于是两家约定了婚期,交换了聘定文书,只等着好日子把姑姑娶过去。

    “不料,姑姑却不愿意。始终找各种借口推辞。后来经过奶奶再三逼问,才知道实情。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手中的半截铁锹。用力向它喉咙里刺去。

    等它明白过来那只是几颗蛇牙的时候已经晚了。一条蛇正在前边等着它。见它慌慌张张得蹿过来,大嘴一张把它叼住了。

    我打算加入战团。时机稍纵即逝,再不出手恐怕会追悔莫及。

    八婶正掰着手指头数落我的几大罪状,听见我说了这么一句。突然不骂我了。脸上阴晴不定。盯了我几秒钟,怒气冲冲得说:“他相不相亲,关我屁事。我去做饭。”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