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已完成

前方也在下雨,何必匆忙赶路

作者:阅读王 | 短篇美文 | 围观:19220

收藏

精彩情节:

    我的一位朋友在听完我的上述论调之后,竟然鼓起掌来,他说他很赞同我的说法。于是,他说了一段自己的经历。我的朋友在一家时尚杂志社工作,原本负责栏目策划。他八面玲珑,深谙时尚圈的各种道道,人脉也广,许多时尚圈的人都买他的账,因此他的栏目策划每次都很成功,杂志订阅量一路飙升。就这样,我的朋友带着杂志社从穷困潦倒得发不出工资,到月发行量破百万册,站在了时尚圈的潮头浪尖。

    我的朋友说,刚开始他有一种被别人窃取“革命果实”的失落感,辛辛苦苦打下“江山”,却被领导“贬职、流放”。而后,他在新的岗位上找到了新的定位、新的价值。他负责迎接“春天”,而“热闹”则属于他们的,他无怨无悔。就像杏花一样,他脱去了叫人艳羡的粉红色,披上了素雅的白,演绎一场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春天”,也不见得是什么坏事。

    春天,以不可阻挡之势到来了。南方的春天总是来得那么突然,叫人猝不及防,昨天还穿着棉衣,今天便得换上衬衫。忽然,春雨淅淅沥沥而来,又不得不重新翻出那刚刚折好放进衣柜的大衣和围巾。于是,春天就像一个调皮的孩子,如此这般地折磨着大家,可你又不能恼,更不能反抗,否则你得感冒,而错过美好的花期,错过和煦的阳光。

    先讲一个小故事:有一个年轻书生,自小就怀着一个美丽而远大的梦想:他想成为一名伟大的作家,创作出一部可以与以往任何作品相媲美的鸿篇巨著。

    杏花是春天的先驱,有种“我花开后百花开”的意思,她们屹立枝头的那场狂欢,是美丽的“热场”,是春天的“彩排”。宋祁可谓是杏花的“知己”,因此,杏花成就了“红杏尚书”,宋祁也把杏花推向了世人的视野。

    红杏小说名字叫做《前方也在下雨,何必匆忙赶路》,这里提供红杏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前方也在下雨,何必匆忙赶路小说精选:有一些时光是可以用来肆意挥霍的,比如,杏花,烟雨,江南,午后。 这是人世间最美的一幅画卷,静谧安详,一切都笼罩在一片迷蒙之中,如梦似幻,真真假假。静坐窗前,关闭一切电子设备,捧一本自己心仪的诗词,就这淡淡的茉莉茶香,听雨,赏花,消磨时光。 在白纸上任意涂鸦,把平时无从宣泄的情感,诉诸笔端。伸出手去,去接那精灵般的雨雾,然后揉碎,随风飘洒。盯着杏花看,只看得她羞红了脸,低下了头。 春天,以不可阻挡之势到来了。南方的春天总是来得那么…

    早已过了“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龄,却总是无端升起各种各样的愁绪。曾经年少轻狂,本来是“少年不知愁滋味”,可为了装深沉,为了表现得跟一般人不大一样,便总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好像心里装着一片海,谁也无法泅渡。如今,想要摆脱愁绪,却始终挥之不去。国恨家仇,或许离我们这代人太过遥远。让我们执迷不悟的只是一条条小小的死胡同,我们怎么也不肯掉头看看,其实另外一头已是灯火辉煌。

    因此,愁就愁吧!莫要辜负青春,莫要枉费春光!只是,你必须醒来,在合适的时候,在合适的地方,以一种合适的方式。

    汉民族传统吉祥图案中有一幅“红杏尚书图”,画的是一位慈爱可亲的老头——宋代著名词人、工部尚书宋祁。宋祁有一首流传很广的词作《玉楼春》,其中有一名句:“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就因为这一句,就因为他笔下的“红杏闹春”,宋祁得了一个叫人羡慕的雅号——“红杏尚书”。

    起初,我的朋友三天两头义愤填膺,甚至背地里说老总不仗义,过河拆桥,卸磨杀驴。但是,冷静下来之后,他知道,杂志已经有了一定的读者基础,即便栏目突然出现重大调整,对订阅量也不会太大的影响,所以老总有资本让杂志按着他自己的意愿走。于是,我的朋友安静了下来。他开始认认真真地作采访提纲,反反复复地修改稿子,一丝不苟地处理照片。他在孤单的角落里,找到了心灵的另一个出口,他发现,其实那里也有一片晴朗的天空,也有一湾蓝蓝的湖水。

    梦想崩塌,是成长的必经之路。不为那些远在天边的东西而发愁,是成长的标志。经历了蛇蜕皮一般的蜕变之后,青春远去,人成长。不过,青春正式散场,新的愁绪也马上粉墨登场,还有很多很多的愁绪在等着我们。只是那样的愁绪是现实的,是接地气,是不可逃避的。比如早上一睁开眼睛,就有几百块钱的房贷在等着自己去偿还,这几百块钱上哪赚去?比如想起老家的父母了,想回去看看,可是工作忙走不开,怎么办?

    朋友开通了个人微信公众号,在他的精心打理下,粉丝一下子超过了杂志社的官方公众号。杂志社老总对此假装不知道,他也不曾在人前显摆。杂志社的电话被打爆了,时尚人士主动找到我的朋友,要做专访;时尚产品代理商指定要我的朋友给他们策划营销宣传方案。

    微风里,桃花占尽了无数春光,千娇百媚。然而,我喜欢杏花,喜欢她由红而白时的淡然与安静,喜欢她在喧嚣到来时的坦然与平和。第一缕春风吹起时,杏花便开始吐露花蕾,此时,她是粉红色的,这是区别白茫茫的冬天的一道亮丽的风景。春江水暖,河里的冰破了,树上的花也开得正烂漫。于是,一夜之间,杏花改头换面,竟出落成耀眼的白雪,轻柔得如绵绵的白云。“变色”了的杏花容易被人所遗忘,因为看了一整个冬天的白色,人们的眼睛已经产生视觉疲劳了,对于白色,有着天然的排斥感。

    十七八岁的少男少女,在成人的门槛内外徘徊。以各种各样另类的方式,掩盖着内心的狂躁和不安,肆意挥霍着时间和精力,以“发愁”的名义,与自己死磕,与成人世界对抗。台湾著名歌手郑智化的歌曲《年轻时代》中,这样唱道:“……总以为自己已经长大,抽烟的样子要故作潇洒;总以为地球就踩在脚下,年纪轻轻要浪迹天涯……总以为自己已经长大,受伤的时候不需要回家;总以为地球就踩在脚下,年纪轻轻讲我都不怕……”平白通俗的歌词,是否让你想起年轻时候的种种笑话?又深深想起那些让你刻骨铭心的记忆,继而嘴角微微上扬?

    在白纸上任意涂鸦,把平时无从宣泄的情感,诉诸笔端。伸出手去,去接那精灵般的雨雾,然后揉碎,随风飘洒。盯着杏花看,只看得她羞红了脸,低下了头。

    找寻了很久,终于在历史上找到一个额头愁云密布的人,他就是李煜。“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只要春水长流,人的愁绪就断不了。屈原是伤春鼻祖,李煜是伤春天子,他们把春天写得这般不堪,因为他们心里很苦。而你我呢?苦从何来?

    是的,杏花总是如此低调,低调得落入了尘埃,淹没在花海。如此“好欺负”的杏花,又因为一句“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而背负着女人出轨的骂名。女人感情出轨,叫“红杏出墙”,想要看看墙外春色的红杏,简直冤屈死了。她们成了耐不住寂寞的妇人的代名词,而且这骂名一背就是近千年。

    为了实现理想,年轻书生拒绝参加科举考试,独自一人在深山搭了一个草庐,与一座寺庙比邻而居。年轻书生切断了与外界的一切来往,在草庐旁开垦了半亩水田,白天在田里劳作,晚上专心读书、构思,只是偶尔才到寺庙找方丈师父聊聊天。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