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魂兮梦兮之贺雨竺

作者:水木知 | 军事历史 | 围观:13257

收藏

精彩情节:

    三梳疏通知书,但愿惟才惟德有情义

    自木兰习花家剑法来,她日夜苦练,不觉间又过了十日,由于心系店内事宜,便以男子装束,自后门而出。

    自从来到古代,最亲近之人也就是这荣姨,只见荣姨拍了拍木兰的手说:“真快呀,刚见到你的时候还是个小女娃儿,整天哇哇大哭,一转眼,我怀里的小不点已经成人了,成了亭亭玉立、落落大方的闺秀,看着你一天天长大,而且夺了诗魁,荣姨不知道有多欢喜。”

    高堂公主齐相贺,贵妇临门夫妻行,

    街上热闹非凡,各种饰品、饭馆琳琅满目,不多会儿便离家了半个时辰,街道还是以前的街道,可就是有一点莫名其妙的感觉。木兰靠近一个面具摊前,讨了一张狐狸面具,言笑间猛然回头,只见隔不远处有三四个布衣男子紧盯不放,看木兰回头,他们慌不择处地现场自乱,有的询问老板价格,有的低头不语,有的瞪眼一吼:“快走快走。”有的扑哧笑了一下。虽然他们故作镇定,但木兰的直觉告诉她,她被盯梢了,而且被围住了。

    接着,木兰随乳娘来到正厅,自从穿越而来,好几个月了,唯有今天方见正厅模样,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比想象中要宽敞明亮一些,上有一款横匾,上书“谦和忍让”匾下有一对联,一团和气明事理,两袖清风鉴日月。

    自从结识陌生人之后,木兰习惯了他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做派,木兰也不争辩,只是依旧依约碰面,习武、下棋、品茗、填诗、修习内力,日子若流水而去,两人有相见恨晚之感,好不自在。

    只见胡夫人端庄上前,木兰温施一礼,她稍一点头,道:

    眼见荣姨在前厅指挥,丝毫不乱,屋内正对方处山墙边各放两张太师椅,中间有八仙桌案,案上有瓜子,水果几样,中间一炉熏香,清气袅袅,不一会儿屋内一片清幽之气。

    四周渐渐涌上一层薄雾,木兰浅白身影似流水一般酣畅自若,剑气所指之处,若开天辟地地劈开一层薄雾,木兰一喜,难道我的内力又增了一层吗?喜不自胜,更舞得随心所欲,与花家剑法融会贯通之后,居然将远在百步之外的花儿用剑气聚来,刹那间,花随剑舞,剑气如虹,好似一团团蝴蝶围着木兰旋转,在一团薄雾之下,翩翩若天女散花,百媚丛生。

    “喜气连连,秀气连连,花二千金,喜逢及笄,盼得天助,贵气盈门,有才德者,惠及此女,有请正宾,赐福与尔......”

    “夫人,是时候出去迎宾了。”、

    诸如此类的话语絮絮说了一篇,木兰从小未受母爱,虽然有师傅,但总归不是娘亲,撒开手臂,一把抱住,“娘亲,让我抱一会儿就好。”华夫人也不搭话,轻拍木兰,眼神飘向正厅。

    “诸位,今日乃小女木兰及笄之礼,各位莅临寒舍,蓬荜生辉,不胜欢喜,此乃珍酿十六年的女儿红,以敬天地,感念赐我女儿,令吾涕零——”言辞恳切的说了一段,只听荣姨喊了一声:“有请小姐。”木兰慢慢走出耳房,来至正厅,对着满屋的来宾,到了一个万福,走到中间的席子端坐,正欲行拜礼——

    “兰儿——到娘这里来。”“是——”木兰略一施礼,随娘亲转身进到隔壁耳房之内。

    木兰重新对父母拜了三拜,又恭请三位(正宾,有司、观者)享用,真可谓:

    “哦?”谁不知道侍郎夫人乃是当今长公主?花老爷甚是惊讶,忙疾步迎接,哪知胡夫人已至正厅,朗声而语:“我来迟了,今日特地参加花二小姐及笄之礼。”说罢,丫鬟一流展开覆在礼物之上的红布,众人循目望去,藕粉色轻衣若云霞一般浮光露秀,众人正暗自惊羡之时,一枚粉红色的桃花簪熠熠生辉,粉色水晶格外水润透亮,三朵桃花布局清秀,花蕊乃藕色水晶珠儿,再加上五颗流苏吊坠,更增加了,玉簪的晶美与雅致。而后望去鞋子、玉梳一应俱全,竟全全准备。

    冰莲还是以前的冰莲,百花仍是以前的百花,不同之处在于林荫小道出现在眼前,曲曲折折的小路向远方蜿蜒而行,似乎招呼木兰前行。木兰略一沉吟,慢慢向前靠拢,可谓“柳暗花明,又出奇景”。刚一至此,微风吹来,看湖光水色,杨柳依依,珠帘铃铛余音袅袅,若流珠落盘清脆入耳,尚有清香清神,妙不可言。木兰四处巡视,此处清幽,只有一座阁楼,上书“清梦居”。

    木兰起身对着正宾道了个万福,早有荣姨引着她向小厨房而去,大约一盏茶的时间,几个小丫鬟托盘而出,再细看桌上是一鱼、一素、一汤加清酒一壶。

评论
评论内容: